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九十九章 画风不对
    却说两只幽魂逃遁,祁云从后面紧追,而其他弟子也都紧随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,丹鹰、龙泊君速度都不慢,却还是渐渐被祁云甩开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!”众人都惊。

    一众人紧追之中,已经在这庞大的通道之中越行越远之时,忽然只见前方光华陡然大盛,光亮的突然,众人不由都是微微侧脸。

    而等他们急掠过去搜寻时,只见前方的通道蜿蜒处已经变得空空荡荡,哪里还有那两只幽魂的踪迹?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却是众人在愕然之后,紧跟着发觉,一直在他们最前方的祁云,竟然也不见了!

    “祁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莫非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是被这里的什么禁制给困住了?”

    众人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然而,等他们仔仔细细将周遭搜索一番,甚至顺着各个方向的通道找去,都没有一丁点儿的痕迹,就仿佛真的是从原地消失了一般,也没有那幽魂的踪迹。

    他们找了良久都没有收获,无奈之下,只好暂时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但等他们退出来之后,却又惊讶的发现,第四宫前的这一处禁制,竟然已经破解了!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,众人无奈,只好动身,继续进入了第四宫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祁云,原本一直在紧追着那两只幽魂,而在进入了通道深处的时候,忽然只见通道蜿蜒之处,隐蔽的角落中,竟忽的有阵法的光华出现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手中的那令牌也开始绽放起光华。一股莫可抵御的力量从脚下透来,竟是牵扯着他向下拉去。

    祁云只来得及略作护身,就已经被拖拽着离开了那处通道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祁云感觉身子一重,已经出现在了另一处所在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他像是来到了一个军营似的地方,但觉一阵阵肃杀之气,从身前的那连绵的建筑之中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储物袋中的那块令牌,到此时也能清晰地感觉到,引动变化的,正是从之前的军营中传出的。

    祁云还待谨慎。

    然而,却见那处军营忽的营门大开,马蹄声不住传来,一队队骑兵从中列阵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阵阵整齐划一的大喝声中,杀气冲天!

    又等片刻,那一队队骑兵已经急速冲近了跟前,祁云已经看的清楚,只见这些骑兵各个身穿重甲,几乎全身全部包裹,露出的神色也透着木讷,分明是一具具的傀儡士兵。而那些“战马”,同样披着重铠,马蹄飞扬,踏地轰隆鸣响,赫然也是一具具铁木之马。

    傀儡兵?

    祁云不由心中一动,这令牌,岂非正像是军中所用的令符?莫非……自己机缘巧合下,竟是抢到了什么宝贝了不成?

    祁云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未等他有什么动作,只见那些傀儡士兵已经驱马赶到身前,但是,非独没有丝毫纳头就拜的意思,反而四下里散开,行止有法,将祁云包围在了中间!

    有些不对啊……祁云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当先一个身披青甲的傀儡,像是众傀儡的首领,越众而出,在那里大喝:“此人携带假信物,杀!”

    而后,一队队傀儡士兵已经朝着祁云发起了冲锋!

    这是什么画风?

    假信物?

    这情节发展不对啊!

    祁云万万没能想到,事情居然会有这样的神奇转折,那石家的弟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身上居然带的是假信物?

    这不坑人呢吗?

    但无奈,祁云只好诸般手段齐出,抵御那些傀儡士兵的冲锋。

    好在祁云手段也多,十丈剑法、灵鹤枪……抵御那些傀儡士兵都不大容易,但他立刻改变策略,从怀里取出了五火七禽扇和元阳尺,这两件法器一攻一守,任这些傀儡士兵再多,祁云也不惧他们。

    这些傀儡士兵实力不俗,祁云估量了一番,只怕各个都有着接近姜藤、龙泊君他们那样的实力!

    这可很了不得了!

    这么多傀儡士兵组合在一起的力量,就已经十分恐怖了……恐怕就算是先天境的修士,见了也要发怵。

    也就是祁云的五火七禽扇善攻,元阳尺善守,这才能够勉强支撑。

    元阳尺运转,道道金花紫气盘旋周身,再加上他的步法移动,躲避开傀儡士兵大半的攻击;那些偶尔擦到的攻击,根本无法破开祁云的防御。

    反而是祁云的五火七禽扇,几乎每一扇子扇出,都是陡然间掀起一大团的火光!

    这些傀儡士兵不巧,正好是木属性的,被祁云的扇子克制。

    所以,祁云竟然直接从傀儡士兵中间杀出!

    他是被从上面一层直接穿梭下来的,环顾四周,也根本没有一个可供躲闪、藏身的地方。无奈之下,一咬牙,只有先冲进那军营之中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更是捅了马蜂窝一般,一众傀儡士兵加紧从后面追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杀气越发浓郁,几乎凝成了一片乌云。

    祁云一路飞掠进了军营。

    一进入,祁云才发现,整个军营分作了五处,如同五瓣花瓣一般向着五个方向对称分开。军营的入口处,分别呈白、青、黑、赤、黄五色。祁云暗暗琢磨,恐怕是正合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吧。此番自己也是运气,正好撞到的是“木”。

    眼见后面那些傀儡士兵追上来,祁云可不敢耽搁,连忙直奔着“木”的那个军营掠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傀儡士兵衔尾急追。

    祁云冲入了“木”的军营,一进入之后,却见这里远非他所想象的“军营”的模样,反而是一株巨大的古木,上面无数枝杈横出,遮天蔽日,简直如同走入了浓郁古林之中。

    而这株巨大的古木上,彼此紧挨,结着一个个的“果实”。

    那些“果实”有大有小,其中较大的已经足有丈余高,足以容下一个“人”了。

    似乎感知到祁云进来,古木的枝杈一阵阵晃动,就从上面坠下了好几个最大的那种“果实”,大约是成熟了的。

    果实一落地,顿时从中破开,而后一道人影从里面钻了出来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赫然是一个个的傀儡士兵,骑着铁木之马,落地之后互相组成阵列,朝着祁云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“要命啊。”

    祁云元阳尺护身,五火七禽扇不断扇出,杀出一条通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