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九十一章 炼化精血
    却说石端使用了保命的符箓,这才从祁云的扇子覆盖之下逃得一命,但跑的远了,回想起来时,依然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越是思量,越觉得那扇子的威力恐怖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不敢在这里多耽搁了,径直向着他们石家约好的汇合的地方潜去。

    石家的汇合地点,是在一处残破的水榭之中。

    水榭正中,端坐着一个一身白衣、面如冠玉的男子,周边十数个他们石家的弟子正围在那里,嘴里说着各种阿谀之词。正中那人含笑听着,只有在谀词太过露骨的时候,才微微一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石端正巧此时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二兄!”

    石端进来,叫一声。

    水榭正中的这个男子,不是旁人,正是他们石家三杰之一的石渊。因为石渊在家族他们这一辈中行二,所以石端才以二兄称呼。

    石端很清楚,虽然他们并称石家三杰,但其实,石渊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后天境圆满!只为了这次的仙人遗府的试炼,才一直压制着修为,没有突破。但他的一身真气早已经磨砺的十分精粹,甚至,在后天境就已经有了几分“先天”之意。

    积累到了这一地步,石渊已经是可以随时突破了!

    甚至,因为真气修炼出了先天之意,一旦突破,必然势如破竹,快速精进。

    石端比他差的远了。

    石渊看见石端闯进来,眉头一皱,斥道:“六弟,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?临事不惊,遇事从容,这才是我辈修士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石端不敢反驳,唯唯诺诺着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石端认错,石渊才问道:“遇到了什么事情,变得如此狼狈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石端就有些丧气,“我遇到了一个修士,拿着一把扇子,十分厉害。那扇子一扇,就有无穷火光从上面喷出,简直无物不焚。”

    石渊却不以为意,“呵呵,我石家擅长土系法术,岂会惧怕火系?”

    石端连连道:“二兄不可大意,这小贼的扇子十分厉害,只一下就几乎将我所有防御破去,还是我机警,赶紧用符箓逃得一命。”

    石渊才终于神色凝重了一些,“没有泄露我石家的机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石端连道:“我当然不会泄露。”

    石渊却不敢大意,“信物给我看一下。”这信物便是他们石家之秘,虽然不只一份,但泄露出去,总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好的在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石端不以为然地伸手入怀,想要把自己的储物袋摸出来。但手一伸进去,脸色登时大变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祁云最后用“先天一气大擒拿”手法,从那石家弟子怀中摄走一物。待那弟子逃走之后,祁云才捡出来看,却是把那弟子的储物袋给顺手摄了过来。

    姜藤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同时心底发寒,谁要是得罪了祁云,这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啊!

    要说人家那个石家弟子吧,也就是想从祁云这里抢走一份九天灵乳而已……结果呢?直接被祁云整个连储物袋都给顺过来了!

    太残忍了……

    姜藤都分外同情那个石家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祁云倒是不怎样,不过要说吧,正宗的先天一气大擒拿自然不是用来做这种勾当的……不过祁云曾经经历过“仙剑”世界,从那里借鉴了几分这种大擒拿手印的运用,从一个后天境弟子身上摄取点儿东西,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储物袋都留有主人的印记,不过这哪儿能难得住祁云?

    北冥冰焰一扫,那些禁制早已经被破解开了!

    祁云扒拉着储物袋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首先是黑金,这石家的弟子既然是来试炼的,自然不可能携带太多,里面大约只有70多黑金,祁云扫一眼就丢到了一旁,这也太穷了吧。

    药草、材料等等也有不少,但又不是灵药、天材地宝之类的,祁云同样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穷,穷,真穷。”

    祁云很不满。

    姜藤大汗,其实要说石家的这个弟子,是进来试炼的,又不是要去交易,身上带着70多黑金,还有价值不菲的材料、药草,屈指算算怎么也有二、三百黑金了。一个后天境弟子,一下损失这么多……姜藤都能想象到后者该如何心疼吐血了。

    结果,到了人祁云这里,还在嫌弃起来了?

    姜藤替那弟子默哀……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不过正嫌弃着,忽然祁云从那一堆“垃圾”里面,翻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瓶。小瓶中,就见一道深墨色的液体在那里不住盘旋着,时不时就从漩涡的中心,腾空而起道道墨光,直冲在玉瓶两侧!

    握在手中,都能够感觉到那撞击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是——

    妖兽精血?

    祁云顿时大喜,没想到,这个石家弟子看着这么穷,身上却藏着这么一样宝贝。

    姜藤也是见闻广博的,见状不由羡慕地道:“这应该是某种鱼类妖兽的精血。”

    祁云当然不管它是什么,总之能够辅助修炼就行!

    祁云开瓶就打算直接炼化掉。

    姜藤不由大惊,连连阻止他,“祁云道友不可!这妖兽精血,所蕴藏的灵气太过充裕,直接炼化的话,只怕会立时爆体而亡啊。再说,你修炼的是你们祁家的‘妖凤诀’,炼化这种寒气侵骨的精血,难度无疑又增加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祁云却是不在意,他之前连有着三足金乌血脉的妖兽精血都敢直接炼化,更何况眼前这么一份?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祁云笑一声,已经盘膝坐下,打开玉瓶,那深墨色液体顿时扑出。

    但祁云识海之中早已经观想出了“瀚海苍穹”图案,低喝一声,手中“先天一气大擒拿”出手,瞬间将那道精血摄住,真气一卷,已经是将它收摄进入了瀚海苍穹图卷之中。

    “嗯,比那三足金乌血脉妖兽的精血要差一些,不过比一旁的灵药,修炼效果要好些。”

    至于质性不符?

    这对祁云根本不是问题!

    将那精血收摄进入瀚海苍穹图卷之中后,那深墨色液体顿时幻出万千紫光,向着他识海之中的所有方向射去。

    但祁云早已经催运了北冥冰焰,雪白色的冰焰裹住了那液体。

    精血顿时被冰焰洗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