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七十四章 千尺洗炼
    却说祁云接连听闻了明右之、祖君子、萧斯、白远行四位前辈,对后面的留名也不怎么在意了。正像骄傲如白远行前辈所言,不能第一个留名,留了何用?

    不过这么一想,自己要留的话,不也很没有意思么?

    但要不留的话,更没意思。千百年后,大家只会记得第一位不留的,谁还会记得第二个不留的?

    祁云无语啊所以说,那个白远行,其实是很阴险的!

    祁云在那里权衡不决,旁边站着的高勘长老倒是没有多想,他很是感慨地望着祁云,没想到,他居然真的能够见证,一位能够堪比他们白凤宗的开山祖师明右之、能够堪比青州第一祖的祖君子的天才出现!

    虽然,天才不一定能够成长起来,但至少说明,祁云已经有了比肩那些传奇人物的潜力!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荣耀?

    哪怕是高勘长老能够带着祁云下来,亲眼目睹了这一幕,都已经是可以荣耀一生的传奇经历了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在这里感叹激动,哪里能想到,祁云还在留与不留之间犹豫?

    终于,祁云决定了,留!

    于是他在第六个名字的下面,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当然,已经到第七个了,其实受到的关注已经很少了特别是,前面还有一个阴险如白远行不留名比如第五个第六个,祁云虽然也听高勘长老说了一番,却压根没记到心里去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激动地看着祁云抽出灵鹤枪,枪走游龙,在石碑上刻画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满脸激动!

    不过,却只见祁云在龙飞凤舞般刻下“祁云”二字之后,又在后面刻上了一个向下的箭头。哦,倒也刻画的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祁云毕竟是有在祁家的传法古塔留下传承的功底在身。

    但这是何意?

    高勘长老一脸的惊奇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祁云收枪,上下打量自己所留的刻痕,还不错,比当初最开始刻画传承的时候,要漂亮的多了,不至于丢了他们祁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激动地看着祁云留下传承,平静下心神,道:“好了,既然你潜入到了这里,便在这里洗炼吧。”

    祁云却笑着曳道:“不忙不忙。”

    高勘长老惊讶,“嗯?”

    祁云搓搓手,“我觉得,我还能再往下潜的更深一些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高勘长老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,“不可能b里已经是前辈所留下的最后一处平台了T然,在诸多前辈大能的眼中,九百尺,基本就是你们这些后天境弟子完成洗炼的时候的最深的程度了。再往下,逼近水池之底,寒气更重,你一个后天境弟子,怎么可能承受得住?”

    祁云却是跃跃欲试,“我觉得我还有潜力!”

    高勘长老连连劝阻他,“不可能,你不要冒险尝试\在池下九百尺完成洗炼,你已经是我青州数千年来的第一人,已经超过了无数天才。哪怕去年的祁风,灵光动云霄,也只是在池下六百尺完成的洗炼而已!”

    祁云却撇嘴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是第七个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还有六个人,都排在他前面呢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又苦劝一番,怎奈祁云心意已定,高勘长老无奈,也只得由他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继续下潜。

    此番越发深入,寒气更重,哪怕是祁云肉身修炼强横,早已经是炼体后天境后期不说,周身已有超过13懂力。但哪怕如此,下潜也开始变得艰难了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再劝他,“不要勉强了,随我上去,到九百尺的地方,完成洗炼吧。”

    祁云却咬牙不说话,继续向下!

    他的识海之中,早已经观想出了太清八景图的四幅图案,周身真气滚滚流转,不住抵御着侵骨寒气。

    好一番辛苦,祁云才终于下潜到了最深处,整个洗炼池的最深处!

    高勘长老望着祁云,后者明显已经寒气侵体,话都说不出来了,但却仍在咬牙坚持着,高勘长老也不由叹道:“这里已经深逾一千尺是整个洗炼池的最深之处,而且,无数年来,你是第一个抵达这里的后天境弟子。”

    祁云竟然真的下来了!

    祁云连欣喜都顾不得了,连忙盘膝坐下,真气周天搬运,努力地抵御着寒气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佩服地道:“就在这里洗炼吧,我为你护法!”

    虽然祁云不是他们白凤宗的弟子,但高勘长老素来为人正直。他奉命护送这些弟子进来洗炼池,本就有保护他们周全的意思,并不存在门户之见。

    人魔之战,每一个人类修士的火种,都是对抗腻的重要棋子!

    却见祁云真气搬运三个周天,稍稍缓解了寒气,就挣扎着重新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勘长老惊讶,连忙扶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都已经到这里了,已经是寒池的最深处了,不是眷开始完成洗炼,还要在这里折腾个什么?

    却听祁云哆哆嗦嗦地道:“刻刻画”

    高勘长老:“”

    最终,在祁云的坚持下,高勘长老也只能无语地看着他取出灵鹤枪,在池底一块平整如镜的石壁上,留下了一行文字:

    “祁山祁云池下千尺洗炼!”

    高勘长老也是又好气又好笑,没好气地道:“还不快开始洗炼?”

    在池底深处,抵御着这寒气刻画可也不容易,祁云刻画完这几个潇洒飘逸的大字,本还待再多留些文字,表表自己丰功伟绩什么的,怎奈寒气入体,周身冰冷,直入经脉,他自付再写字只怕难以完整美观,只得惋惜的罢了。

    坐下开始修炼!

    千尺洗炼!

    这是青州无数年以来,从来未曾有人做到过的!

    寒气几乎已经凝若实质,不断从祁云的周身窍穴侵入体内,几乎让他周身的灵气失去着生机。

    祁云所能做的,便是不断运转真气,对抗寒气,同时用无上功法,去炼化这些寒气!让它们在自己体内,不断地洗炼着他的真气。

    祁云的真气也是在这样的过程中,不断变得更加精粹,精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