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四十二章 惊艳剑术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剑法……”明裳的心中都不由掠过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剑光如此惊艳,更是带着一种凄艳的美感。

    居然是木剑斩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明裳感觉到了木剑中所蕴含的恐怖威能,所以她骇然之下,连忙脱手飞出手中的血环,虚空盘旋,无数细碎的血芒不住在血环两侧出没,符文流转。

    这血环也不是普通的物事,其实是白凤宗的明如啼长老早年所用的护身法器,名为“泣血环”,威力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此番也是心疼明裳孤身进入凤巢空间,担心她,才将这法器赐给了她护身。

    明裳虽然还不能完全发挥这泣血环的威力,但单单只是法器本身所透出的恐怖力量,已经很庞大了。

    然而,对面那人却是怡然无惧,甚至招式都未曾变下的一剑斩来!

    一剑横空!

    当——

    木剑正正斩在了泣血环上,陡然爆出无数的璀璨火光,而那木剑在祁云的运使下,力量竟似莫可匹御一般,将泣血环打的滴溜溜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剑法。”明裳骇然急退。

    幸好有泣血环护身,不然单只这一剑,她还真怕接不住!

    嗷呜——

    双翼白虎咆哮着,也从另一边朝着祁云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穷奇能够位列上古四大凶兽之一,自然也是凶威滔天,不输凤凰那等上古神兽。穷奇倒不像是凤凰,周身遍布无数法术,神通非常。但穷奇却先天而有“穷奇九大凶法”,凶戾无比。这双翼白虎只是有着穷奇血脉,也遗传了穷奇的一道古法,而且削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只是不巧的是,祁云当年在“山海经世界”里面历险时,曾经与一头穷奇翻滚着大战三千余里,对穷奇九大凶法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这双翼白虎所掌握的血脉之法,比穷奇九大凶法要逊色很多,祁云哪里会怕它?

    “汝畜生,也敢猖狂?”

    祁云大喝一声,木剑随身而转,一剑斩在了那双翼白虎的肉翼上,后者吃痛之下翻滚退开。

    再抬眼看祁云时,虎目之中也是遍布骇然。

    祁云持剑而立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尚可战否?”

    双翼白虎退回了身旁,明裳收回被震退的泣血环,心底那个吃瘪啊。还没这么狼狈过,这小贼的实力,果然恐怖啊。

    待听他说话,虽然不满,却也只好忍气道:“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再战下去,只怕她也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祁云豪迈地“哈哈”大笑,把木剑重新插回到了背上,义气干云地道:“汝一女子,安是吾之对手?”

    明裳听着他这种半古不古的措辞,很是头大。待见他似乎要转身离开了,忽然心中一动,这小贼虽然实力恐怖,但面目陌生,好似恰恰可以利用啊。

    她此番要去的地方,正愁单只自己一人,有些力量不足,若得这莽人相助,岂不正好?

    所以她连忙道:“道友,不知你出自哪门哪宗?师承何人?”

    祁云大咧咧地道:“吾传承自古族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其实也没假。

    明裳倒也不敢小觑他,这一方世界历史传承悠久,上古之时有着无数大能的传说,只是在后来人魔两界大战之后,很多传说都湮没在历史之中了。但谁敢保证,没有哪一支,遗留下了这么一个古族?

    更何况,眼前此人的剑法着实高明。明裳仔细揣摩,只觉得其中有着很多精妙变化。

    明裳邀请祁云同行的心思就更热了,她连忙道:“道友,这凤巢之内广阔无边,单单一个人,只怕很难会有收获,我们何不联手?”

    祁云却不大愿意与她同行,所以故作鲁莽地道:“要汝何用?”

    明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听着祁云这古怪措词,实在很是头痛。

    她猜测,对方很可能是想说,要她干什么?居然这么被蔑视了……但明裳反而只觉得哭笑不得,也不生气,对方看着就是一个莽人,跟他计较这种事情做什么?

    明裳故意道:“我知道一处地方,可以参悟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但祁云却一脸不屑地道:“以吾之剑法,焉用参悟其他?”

    明裳吐血,就没见过这等狂傲之人!

    但祁云越是这么说,她反而越对祁云没什么戒心,连忙道: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再说,你也可以旁观一下,批评一下其中的错谬之处啊。”

    祁云本来是没打算跟她同行的,只是故意装的鲁莽,好将无意冒犯她的事遮掩过去。不过听她这么一说,心底登时有些心动了。

    就见祁云露出一副深思的神色,然后一脸深以为然地点头:“所言极是,极是。头前带路,待我批判一下去。”

    明裳心底暗暗得意,她觉得,她是找到怎么跟这家伙交流的窍门了!

    望着后者昂首阔步的模样,明裳心中冷笑,“看你这小贼,不被姑娘玩儿弄于股掌之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然,考虑到已经答应了这莽人要“批评”其他剑法,所以明裳琢磨着,也没有先去她真正的目的地,反而是先绕到了她们宗门所标记的一个可以参悟剑法的位置。

    先给他点儿甜头,还愁他不心动?

    明裳便想要坐上双翼白虎,头前带路,却不料,祁云毫不客气地一个纵身,竟是抢先跃上了那白虎。

    那双翼白虎惊怒,连连咆哮,身子不住摆动,想要将祁云甩下来。

    祁云却是一巴掌拍在那白虎的头上,“汝小猫,想试吾剑否?”

    那双翼白虎也吃过祁云的剑的苦头,被后者这么一下,登时不敢太嚣张,只拿委屈的眼神望向明裳……

    明裳显然也没料到,祁云居然来了这么一手,她也很是头痛,这莽人虽然好激好骗,但确实有些时候也很让人头痛啊。明裳只好干笑道:“道友,这白虎是我家从小养大的,有些野,怕它不大听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不料,祁云却是豪气干云地道:“敢不从吾,以剑试之!”

    明裳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货能不能别动不动就以剑试之啊?

    无奈,明裳只好捏着鼻子忍了,左右也不算太远,就由得这小贼在上面骑着吧。

    祁云还反客为主了,“尚有余,来否?”

    明裳看看那双翼白虎狭窄的背部,两翼伸出,留给人骑坐的地方并不多。若自己也再骑上去,少不得要与这小贼肌肤相贴。所以明裳果断连连摇头,“否,否。”

    祁云也不多说,双腿用力,“去!”高喊一声,驱使着那白虎飞起。

    明裳只好苦着脸在下面跟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