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四十一章 汝非吾一合之敌
    却说这凤巢空间内已经自成一方世界,再加上灵气充盈,所以其中也生有无数天材地宝、珍禽稀兽,毫无疑问,这里是一处拥有无穷际遇的宝地,却也是一处险地。

    祁云正遇到了第一个麻烦——

    这里太广阔了!

    祁云已经沿着密林的一个方向飞掠了三个时辰了,却依然没有看到丝毫的景色变化,整个密林好似无穷无尽一般,都没有见到过头顶的阳光。

    不是吧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他进来之前,当然也向曾经进入过这里的祁家其他弟子请教过,而祁楚他们,跟祁云都属祁家,休戚与共,所以这种经验,自然都是毫无保留地分享了出来;甚至祁正族长、祁成周大长老,也把他们当年的一点经验详细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,祁家在这里的底蕴就不如何了,光景好的时候,不过一个两个弟子能够过关,而一旦运气不好,一个都没能抢到凤巢令,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这么些年来,祁家已经有意收集了很多资料,但对这凤巢空间的了解,依然远逊那些真正的大势力。

    比如白凤宗,比如沐王城。

    得找个白凤宗、或者沐王城的弟子才行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个恐怕不比直接找凤巢令容易!

    这里的空间太宽广了,100个凤巢令丢在这里面,也只如同大海寻沙一般,想找到哪里容易?

    所以,一开始前辈大能就已经动用了手段,在凤巢令上刻下了特殊的阵法,每隔一段时间,凤巢令都会自发地发光,光耀数里,无物可遮。

    祁云正想着,忽然眼前的景物一变——祁云反应也快,一个掩身,就躲到了乱木后面。

    祁云已经掐了祁家的“隐凤诀”。

    这虽然也只是祁家的一百零八法之一,不算特别高明,但在这里借着密林的地形,却也不大容易会被旁人所发现。

    却见身前一道小溪,溪水汩汩而流,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而在祁云的警觉中,就只听半空中一阵虎啸之声,就见一只白额猛虎,已经从半空中径直奔着这里扑了下来。祁云看的真切,那白额大虎双目如电,周身遍布白色云纹,符光隐隐,显然不凡。而更不凡的是,那白额大虎背上竟生着一对宽大的肉翅。

    祁云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莫非是上古神兽“穷奇”之后?

    不过,穷奇足乘两龙,号称为上古四大凶兽之一,最是凶残,比只“凤凰”也不相多让。眼前的这只双翼白虎明显神威弱了许多,此时更是托人而行,显然也只是有着穷奇的血脉罢了。

    那双翼白虎背上坐着一个青衣少女,脸上带着一个青色、模样狰狞的怪兽面具,看不出相貌,但身段玲珑,露出的肌肤胜雪,也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修为不入先天境,修士便无法驱使法器御空飞行,这青衣少女有“双翼白虎”辅助,在这凤巢空间内当然颇占便宜。

    祁云大是心动。

    但见那青衣少女驱使着双翼白虎缓缓落在小溪一侧,眸光闪动,显然大为欢喜。

    她从双翼白虎上爬下,到溪水旁试了试水,竟在一旁的岩石上坐下,去下了鞋袜,将一对小巧纤细、如同玉瓷一般的小脚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哗哗!

    那青衣少女将双脚伸入水中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他虽然蛮“见多识广”的,但这般双足戏水的场景,却也少见,忍不住呼吸就稍稍出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那青衣少女却是警觉的很,面具下的双目顿时朝着祁云的方向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好……

    祁云心头一动,双足在地上一弹,身子已经飞掠向了一侧。

    而几乎是他刚刚移动,就见那少女袍袖之中,已经是飞出了一道血光,飞速旋转,切割着空气发出一阵阵呜咽的低鸣。

    却是一只血色的圆环!

    那青衣少女显然也没有料到,这个偷窥的小贼居然有这么敏锐的反应。不过紧跟着,青衣少女手中已经是擎着一根雪白的玉尺了,她挥尺打下,道道银光覆盖,密密布空,隐含阵法,将祁云周身笼罩。

    好厉害!

    祁云心中感慨,脚下已经是踩着飞羽步再退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再追杀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这两件法器,玉尺、血环,都有着不俗的威力,再加上那双翼白虎在一旁的骚扰,将祁云是杀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却说祁云感慨,那青衣少女心中只更震撼——

    随便碰了一个小贼,就有这样的实力?

    她不是旁人,正是白凤宗明如啼长老的座下弟子,也是明如啼长老的嫡亲后代,因为天赋很高,所以自小便被明如啼长老带在身边抚养。

    她叫做明裳,也是白凤宗这一代的弟子之中,可以排入到前十的弟子!

    但现在,接连追击这个小贼,对方居然不断躲闪,她竟然始终无法击中对手?

    这是谁?

    明裳毕竟年纪尚小,见识不广,所以无法从祁云的步法移动中,看出祁家的飞羽步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一直躲什么躲?敢不敢正面较量?”明裳叱道。

    明裳本来也没指望这种弱鸡的话能起什么作用……哪儿有人会这么容易中了激将计?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祁云心中一动,忽的在那里站定,故意装出一副豪迈不羁地模样道:“汝非吾一合之敌!”

    明裳甚至都愣了片刻……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真被激将了?

    至于祁云所说的汝非吾一合之敌什么的古怪的措词……明裳冷笑,她是白凤宗的得意弟子,自信心强大的很,哪里会被祁云这种没营养的话吓住?

    “你出手啊。”明裳故意再激他。

    接着,就见祁云忽然在她的眼前站定,转过身来,脸上露出一种虔诚、庄重、空灵而又超脱的神色,背脊微动,明裳早注意到的他背上的那物事蓦地弹起。

    祁云伸手,木剑落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木剑?

    明裳正自奇怪,忽然就见祁云已经握着木剑出手了!

    无数符光从木剑上绽放开来,那古拙的木质纹路,仿佛每一道都流淌着赤焰灼烧般的气息,整把木剑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后,祁云挥手一剑,朝着明裳斩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