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三十九章 凤巢
    却说祁云随意地四处转着,这些寻常的东西,他着实有些看不入眼。开始他还看一些法器、符箓之类的,结果却都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转而去看各式材料。

    那些材料虽然大都也并不怎么样,但零星总还是能碰到几样可用的。

    忽然,祁云在旁边的一个散修摆的摊上面,看到了一根通体黑色、乌沉沉的不知什么禽鸟的羽毛。

    祁云也没有开“天眼”,所以只看也看不出究竟,但他有了梦中的经历之后,眼光自然远非一些小辈所能比,所以一看之下,他就感觉到了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祁云不动声色地走过去,伸手捡起来,顿时只觉隐隐的火气,不住冲击着手掌心。

    好浓郁的火灵气!

    当然,祁云很清楚,自己能够感觉到,主要还是因为他修炼的“太清八景图”,最为精深,换做是其他的修士,可就不见得能够了。

    祁家的其他人也都在身边,自然看到了祁云在这里停下来,好似对这羽毛颇感兴趣。祁蒙登时道:“这羽毛有什么好用的?也没办法炼成法器。”

    祁楚也道:“对啊,羽毛只能炼成扇子啊、笔啊,或者其他法器的配件,功用很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羽毛看起来品质也不怎么样……”祁舞也道。

    祁云一笑道:“我就是拿来玩玩儿。”祁云脸不变色心不跳,真的就仿佛只是随手拿起来一般,“掌柜的,这东西多少钱?”

    在这里摆摊的修士是个中年汉子,眼藏精明,瞥一眼祁云一行人,将遮脸的帽子向下掩了掩,依然侧躺在那儿,很随意地道:“1300黑金,不还价。如果想要,就拿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?”

    祁云还未开口,祁蒙就忍不住先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1300黑金,这简直是一些上乘的法器的价格了!这根羽毛,本身炼制法器就不大好用,难道还能比得上上乘的法器?

    那中年汉子却扫祁蒙一眼,淡淡地道:“不还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祁蒙气结。

    祁楚也劝祁云,“要这么贵,买来也没什么用,走吧走吧。”

    祁云又试探了两句,但见那中年汉子态度坚决,他也只好无奈放弃。1300黑金,这个价格确实太高了,这根不知什么妖禽的羽毛虽然对他来说作用很大,但本质依然只是一件炼器的材料罢了,值不得1300黑金,他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来。

    同时,祁云也忍不住感慨,果然在这里很难能捡漏啊,这么多修士,真有什么漏可捡,早就被人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哪儿会等到他?

    祁云深深看了那中年汉子一眼,一笑起身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那中年汉子见祁云他们离开,虽然惋惜,不过也并未多说什么。对他来说,此时在这里摆摊出售一些不大用得着的东西,能卖出高价当然好,卖不出,也不影响什么。

    他此番过来,也是要参加凤巢试炼的!

    至于这根羽毛……

    中年汉子反而更重视了些,暗想着,等以后有机会,不妨向一些前辈旁敲侧击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转了一阵,众人也都没有更多的收获了,便也都没了兴趣,联袂而回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,便是凤巢试炼正式开始之时了!

    众多势力一大早便纷纷聚集在了白凤宗的“凤巢”的附近,那是一株参天的古树,足有数十丈粗,从一处深谷中向外伸出,竟一直齐到了半山腰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这一幕的祁蒙、祁舞几个,都是忍不住露出了震撼的神色,古木参天,这是何等宏伟的气象?

    无数年的滋养之下,这“凤巢”古木早已经有了近乎通灵的能力。

    相传,无数年前,那些大能者在将魔族驱逐离开人界之后,也正是借助这株古木的灵异,才建立起了“凤巢空间”。

    在半山腰与凤巢古木齐平的位置,搭建了一座白色平台,青州的大人物已经纷纷登上了平台。

    祁正族长作为祁家的家主,自然也有资格登上平台;但除了他之外,祁家的其他人,自然就只有在平台的下面,山腰位置等候着了。人群熙熙攘攘,众多势力都聚集在了此处。

    祁云他们向着平台上面打量。

    祁成周大长老也趁机为他们介绍平台上的众人,“你们也留着点儿心!平台最中间,那个面白无须、一副文士打扮的,便是白凤宗如今的宗主崔剑游。莫看他好像文气儒雅,但其实一手剑法深不可测,早在十年前,便已经是筑基境界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祁云目力不错,虽然相隔较远,但还是看的清楚,但见祁成周大长老所指的崔剑游宗主,相貌颇为俊秀,只是一双眼睛狭长,总像是在眯着看人。

    祁成周大长老已经接着介绍其他人了:“还有那个一身黑袍的老者,是白凤宗的长老高勘,擅长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一身红袍的女修,名为明如啼,性子最是乖戾护短,你们千万不要得罪她。”

    祁云也看见了那个“明如啼”,但见她就坐在白凤宗宗主崔剑游的身旁,显然在白凤宗内地位颇高。她年轻时候或许是个美女,但如今皮肤干瘪,皱纹遍布,已经只有一些年轻时候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时不时目光就是一转,两道如有实质的寒光投入人群之中,顿时就有惨哼声从那里传来!

    祁成周大长老连连道:“你们不要看她!筑基修士已经修成神识,感应非凡!你们什么水平?直视筑基修士,只怕瞬间就会被对方察觉!”

    若是旁的筑基修士,不大计较这些,还不打紧。

    但这明如啼,显然是性子乖戾的。

    祁成周大长老介绍完了白凤宗的宗主、几个出名的长老外,又把其他比较知名的强者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那是毒蝎门的门主‘毒蝎’。他们这一门很是神秘,都不用本命,而是用的门中代号。其中门主就叫做‘毒蝎’,其他的长老则叫做天蝎、赤蝎等等;门下弟子则叫做天蝎子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门行事最是跋扈,早些年传闻他们曾用活人生祭毒虫,只是没有证据,最后只能作罢。不过,毒蝎门实力仅逊白凤宗、沐王城,你们万万不可招惹他们。”

    众弟子们一面听祁成周大长老说着这些秘闻,一面伸头去打量,但见那毒蝎门门中毒蝎,名字虽恶,却是一身白衣,看起来颇为温和。

    只是,他微微转身的时候,众人才骇然发现,他的白衣的胸前竟是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毒蝎。

    那毒蝎眼泛绿光,众人心头不由生寒,纷纷转开目光。

    祁成周大长老接着介绍其他人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