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三十八章 郡主
    “左时,你什么意思啊?他谁啊?”司徒浩也被左时逼着下了马,心里那叫一个不爽。见祁楚离开,司徒浩才在左时耳边咬牙切齿地低声道。

    李骄心里也很不爽,“你今天若不跟我说个清楚,我定要叫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左时却一点儿也不害怕,大言不惭地道:“我这是救了你们,免得你们以后见了他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就他?”李骄很是不满,“我还用向谁交代?”

    司徒浩跟一旁的杜远互相交换个眼神,然后两人很有默契地将左时包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左时坏笑着连连后退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忽然见他们围在中间的那辆马车,车帘掀起,从里面露出了一张明眸皓齿的俏脸,一对眸子明亮灵动,顾盼生辉地朝着左时一瞥,让一旁的司徒浩、左时、李骄几个都不由停下了争吵。

    然后就见她从马车内走出来,像是一幅不属于人间的水墨画,徐徐地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,喧闹的人群都一下变得安静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发愣中,那少女已经走到了一旁的祁家众人跟前,微微一笑,“祁楚公子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声音如同珠落玉盘,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祁楚彻底傻了……完全说不出一个字来了。

    那少女似是毫不意外祁楚的表现,眼波微转,朝着祁家的人群中盈盈一笑,就转身回去,重新返回了马车中。车帘垂下,将她倾国倾城的容貌遮掩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左时,敢耍老子!”

    司徒浩随着那少女望过去,自然也看到了祁家人群中的祁云,当然明白了左时那么做的目的。

    李骄也登时哑了声。

    当初,他也是跟司徒浩他们一道去了祁山的。

    原来是祁家!

    怪不得!

    当时的祁云,给他们每个人都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司徒浩他们也没有上前跟祁云招呼,他们跟左时的想法相似。于是沐王城的这一行人,向周边众人告一声罪之后,一个个便重新上马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而他们离开了,祁家这里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那是沐王城的萱郡主么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吧,除了她,还有谁有这样倾国倾城之色?果然名不虚传啊。”

    “祁楚,你怎么会认识沐萱郡主的?”

    这一下,却是连祁正族长、祁成周大长老他们都坐不住了,一个个纷纷上前来询问。可怜祁楚自己同样也是一脸的茫然,他自己哪里知道,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啊……

    祁正族长更是欣慰地道:“你们就应该像祁楚一样,看祁楚,能和沐王城的这些公子哥交好,以后修炼会有很多便利。”

    祁正当然主要是对祁云,祁蒙他们这些初次前来的年轻后辈说的。

    祁云却是一脸无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山这里的偶遇,其实也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。虽然消息不胫而走,但其实毕竟是小辈之间的事情,最多让祁家更受关注了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祁家众人倒也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大的变化,众人很快到了安排给他们的住地,一个个安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巢试炼还在明日,今日众人早到了,也没什么事情,所以祁家的小辈们,一个个商量着便打算外出去白凤宗的交易坊市那里,开开眼界,长长见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祁正他们当然不会阻挠,只叮嘱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特别是祁楚,更是被祁正他们拎过去,耳提面命了很久……

    至于祁云嘛,他倒也不是非要隐瞒同沐王城的关系,不过这种事情,也没什么好吹牛的,所以就顺其自然吧。

    祁家一群小辈们分了几组,各自去坊市玩耍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祁云,也同祁楚、祁蒙他们几个走在一起,毕竟都是祁家的本姓。

    此时无数势力齐聚落凤山,人气旺了,自然交易的人也就多了。

    祁家众人刚刚走到这里,就看见了络绎不绝的大小摊位,无数人在那里摆摊出售各种物品。

    祁家一众小辈都是看的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祁楚来过几次,见识最广,所以理所当然地为一众小兄弟们介绍。其实也还有几个祁家的本姓,来的次数也不少,但因为祁楚有了“跟沐王城的小辈们认识”这层光环,所以立刻就被大家默认为他们这一组的领袖了。

    祁楚也在尽职尽责地介绍着,“这是天仙玉,相传是一些化神境界的尊者,化婴成神的时候,周边的坚硬石头被这种气机所激,从而演变成的一种天材地宝。这种天仙玉,是一种炼制法器的绝佳材料,特别是这块,足有一尺见方,保存这么完好,只怕都要上千黑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符箓,是顶尖的符箓师凝聚心血绘制,一张符箓师,其实就是一件一次性使用的法器!那些厉害的符箓,甚至藏着筑基境界的法术!”

    “这是傀儡,可以自如驱使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阵盘,可以用来布置阵法,引动天地灵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云也乐得跟在祁楚的身边,听着后者详细的介绍。不过,很快他就不怎么有兴趣了,这些东西,实在不上档次啊!

    比如那天仙玉,祁楚说的双眼放光,很是热切,但其实祁云看的清楚,由于品质不纯,真用来炼制法器的话,最多也就是“法器”的层次罢了。想上升一步,成为法宝,决计不行。

    法器,再怎么上乘也只能算是“器”,而法宝,才真正成为了“宝”。

    法器最多蕴藏一些低阶的法术,而法宝呢?却可以勾引天地之力,拥有种种神通手段,绝非一个档次了。

    连铸成“如意金箍棒”的九天神铁祁云都曾经入手过,这天仙玉,他自然不大看的入眼。

    再说那符箓,祁云也看的清楚,不过是一些“烈火符”、“光烁符”等等低阶符箓,比当初那个“李田”用的都差了不少,威力能强到哪儿去?

    傀儡、阵盘……也都大抵如此,哄哄后辈还行,真要说功用,只怕都只是一般。

    祁云看不上但其他人可不同!

    对于祁蒙、祁舞他们这些初次到这里的,几时见过这等分类驳杂、各据不同功用的修仙之物?一个个都是看的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祁蒙都忍不住心动,连连去问那“烈火符”的价格。

    他盘算着,若跟人对敌,忽的丢出去一道烈火符,配合他的枪法,岂非一下就能建功?

    祁舞则对那傀儡颇感兴趣……

    但一问价格,一张烈火符就要110黑金,至于祁舞看中的那个傀儡,价格更是高达了700黑金。

    两人只好悻悻放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