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二十九章 试剑
    却说祁云既然已经洗剑完成,自也不愿再在这里久留了。祁云便收起那石炉,与众人一道,出洞返回上面去了。

    路上,林眉秀眉微蹙,不甚欢喜。

    没片刻功夫,众人已经接近了地表,祁云却忽然心中一动,低声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都是一凛。

    祁云蔫坏,低眉顺眼地退到了众人的后面,背上的那口木剑,光华也收敛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徒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田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倒是林眉连连点头,道:“兵法云,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,故能而示之以不能,不能示之以能。”

    这下,连司徒浩都是忍不住大翻白眼,心道:“滑头就是滑头了,何必说的这么高大?还把自己都给说成‘不能’,感情就这赵云一个人是‘能’了?”

    却说几人钻出洞穴,却见原本留在上面的左时几人,正被一伙人逼着站在一起,人人脸上都带着怒色。

    司徒浩见没有出现伤亡,略略放心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们等的援兵就是你们?”就见那伙人中,为首的一个悠然缓步上前。

    就见那人一身白衣,颇有几分潇洒。

    司徒浩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左时一脸怒色,低声在司徒浩耳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原来,祁云他们深入到洞穴之中洗炼木剑时,左时以及剩下几个耐不住下面的高温,所以就都留在了上面。最初也没什么事,但后来,这些人一伙居然也闯入了这里!这里的灵药虽然早已经分好,也被祁云他们收起来了,但地上还残留着那大蟒、以及采摘后的兰花的痕迹,那伙人一见,就动了贪婪的心思。

    左时他们几人当然不愿意了,双方说话间也动了些火气,便动起手来。结果,对方只是当先那人出手,就把左时他们几人尽数击败了!

    然后,祁云他们就赶到了……

    司徒浩几人都是神色微变。左时他们虽然实力略逊,但几人联手,居然都招架不住此人?

    司徒浩忍着怒气道:“宝物无主,先到者得,你们这样有点儿坏了规矩吧?”

    对面那人早已经望见了站在司徒浩身边的“李田”,道:“你们抢了我们的灵药,我们此番不过是来讨回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李田”恼道:“什么叫我抢了?明明是我先发现的,是你们要给我抢!”

    那人自然便是方信了。

    这方信,是白凤宗方家方长老之子,素来横行霸道惯了,听了只是冷冷一笑,根本不屑于多说。

    倒是他身旁另一人,开口叫嚣:“什么也不用多说了,知道这是谁么?这是白凤宗方火烈方长老的独子,方信公子。你们赶快把从我家方公子这里抢去的灵药,还有这毒蟒的毒牙拿出来,否则的话,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浩等人都是大怒,这还要脸么?

    但这里别无旁人作证,回头反诬是司徒浩他们先抢走的灵药,恐怕也不大容易分辨。

    几人不由都望向了祁云。

    很显然,因为祁云的实力,已经完全把他们这群公子哥给折服了。因此,现在真遇到棘手的事情时,却是人人都忍不住去看祁云怎么说。

    祁云已经在他们心里形成了很厉害的印象!

    不过,祁云却有些无语,这事儿本来跟他无关的啊,怎么偏偏把他拖下水了?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以和为贵吧?”祁云很诚恳地提建议。

    司徒浩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的方信很凝重地看着祁云,看的出来,祁云才是这帮人的核心。但仔细去看……却是个只贯通了33窍的修士!

    这也罢了,关键是,这货背上还背着一把木剑!

    木剑?

    木剑无锋,哪儿有什么作用?或许有些前辈高人,喜欢用木剑装,但那是他们实力碾压的时候。对面这货,才贯通33处窍穴,还有什么好装的?

    当然,方信虽然行事张狂了一些,却也不蠢,固然不会因为轻易中了别人的“空城计”就被吓住,却也绝不会大意,轻视别人的。

    方信冷笑,“那我们就按修仙界的规矩,谁赢了,就按谁的办法来。”

    祁云则气势陡然一变,踏前一步,背部微微一振,木剑倏地弾入了手中,十分潇洒地道:“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还别说,真的颇有气势!

    如果不考虑他手中拿着的只是一把木剑的话……

    方信朝身旁一人吩咐道:“你去试试他。”他有些摸不清祁云的底儿。

    那人却怡然无惧,大步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就见他脸上露出狞笑,右手虚握,整条右臂之上,顿时隐隐幻出了一条白虎虚影,不住低声咆哮,似欲扑出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距离尚有丈余时,他就已经猛地一拳挥出,空气顿时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祁云出剑了!

    他缓缓自背后取剑,而后精准的一个下压,剑锋取在了那人的手臂前端。只是,相比起后者几乎爆发全力的一击,祁云这里的动作,根本不像是斗法交手,反而像是出剑摆个姿势一般!动作缓慢,木剑无锋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快,一个慢,两者却同时到达了一个点!

    祁云的木剑,正正压在了那人的手臂上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信目光顿时一凝。这用木剑的、看起来很是搞笑的家伙,果然剑术非凡啊。这一剑的玄妙他看的清楚,似慢实快,实已达到了剑法中的极高明境界!

    若真正比斗来说,其实方信他们这边已经输了一招,但那人只觉得对手实力好像也不比他高明多少,出剑明明很慢,如何肯服气?

    所以他当即手腕一翻,就朝着那木剑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祁云所用的号称为“十丈剑”,取自“十丈之内,无所不至”之意。他此时虽然不怎么纯熟,难以完全发挥。但又岂是随随便便,就能够被别人所抓住的?

    祁云顺势走剑,剑锋顺着那人手腕滑下,对方这一抓完全落空,反而被祁云直取手腕要害。

    那人斗出了气头,手掌猛握,又是劲力喷薄的一震。

    但木剑早已先自弹开,直走中宫!

    祁云反攻!

    却是在那人一抓、一震之时,却已经露出了正当胸口的要害。那人骇然色变,虽是木剑,也不想被人直接斩在心口啊,所以只好一个翻身后滚,躲了开去。

    短短刹那之间,他一抓、一震、一滚,应变极快。

    但对面的祁云身不动,只手腕微微晃动,竟是接连进逼,将后者逼退……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术!”

    方信心底不由浮过这样的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