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二十一章 勾心斗角
    却说祁云忽然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动静,他心中一动,当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索了过去。

    地上是一排浅浅的脚印,以及几根折断的树杈。

    那脚印很细,前头有着似乎三爪的痕迹,像是一种小型的妖兽的。

    祁云当即心中一动,小心跟缀了上去。

    脚印每隔三丈左右就有一个,很是规律,不过祁云在后面紧追了片刻,却始终只见脚印,而不见那妖兽的踪影……

    但此时,祁云忽然心中一警,不对,有问题!

    他醒悟过来之后,也丝毫不乱,一面不动声色继续追踪,一面却故意减缓了节奏,装作一副体力不支的模样,然后悻悻然转身离开。但他离开没有多远,立刻就迂回着兜了一个圈子,重新绕过来,取到了先前追踪的位置的侧方,躲在了暗处。

    好半晌没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就在祁云都有些怀疑,是否自己太过警惕的时候,才见一旁的灌木丛中,爬出了一个一脸脏兮兮的少年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招手收起了一只白色的雪狐,很是惋惜地嘟囔了一句,“算你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身,准备从一旁离开了。

    祁云挡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那人不由惊叫一声,哪里能想到,之前那个被他引诱了半天,却因为“体力不支”放弃的家伙,忽然这么一脸猫抓耗子的表情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?

    他几乎想也不想,挥手就是一记手印朝着祁云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手掌之间七彩的符文不住生灭闪烁,化作一只彩色烟瘴,朝着祁云就覆盖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精妙的法术!

    祁云却也不慌不忙,侧身出掌,一记翻天印,以力破巧,生生将他的符文震碎。

    祁云这一掌,可足足有着八鼎之力!

    好强横的肉身力量!

    那人大惊,连忙一伸手,已从怀里取出了一张符箓。但他还未出手,就见祁云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枚细针,密林之中,隐隐泛着几分赤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凤羽针?

    那人已经认出,生生止住,一翻手,符箓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就见他脸上已经飞快地堆满了笑容,赔笑道:“这位大哥,幸会幸会,我是不是影响你狩猎了?我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浑然不见了之前出手的果断。

    祁云却不肯轻易放过他,挡在他面前,“你刚才为何故意诱我追你?”他上下打量那少年,但看那少年颇为瘦小,衣服虽脏,但仍可见是一袭颇为讲究的白衫,想来家境不会差了。脖子上缠一白巾,在祁云眼中,很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。一双眼睛滴溜溜转着,瞥见祁云,却立刻收敛,露出一副淳朴的模样。祁云心底有谱,再仔细看他,果然眉眼清秀,虽作男子打扮,但多半是娥眉。

    那人神色不变,陪着笑道:“这位大哥说笑了,你我素不相识,我为何要诱你?”

    嗓音也像是男子,想是用了什么变音的法术。

    祁云伸手抓住她怀里的雪狐的前爪,仔细打量,可以肯定,与之前留下的那些痕迹完全吻合。这是铁证如山,祁云怎会信她的鬼话?

    那人笑道:“这位大哥,你也看上我这雪狐了?它呀,最是淘气,方才就跑了出去,大约是这个,被大哥你误会了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若换个人,只怕至少也信个七八成了,但祁云之前就发现了异样,此时怎会信她?反而对这小丫头越发小心,这一句话就是一套谎话的,眼睛都不眨一下,显然是个很鬼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那人想也不想地就道:“大哥,我叫李田,就在前面山下的那个村子里住。今日贪玩儿,带着这只狐狸进山,结果不慎被它跑脱了,这不一路追着它过来,就到了这里。天色不早了,我要赶快回去了,不然我爹要拿板子狠抽我了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,那人就低头哈腰地准备走。

    祁云觉得有趣,忽然道:“这雪狐喂养可不容易啊,你是哪个村子的?居然能有这么有灵性的灵兽,有这么精妙的法术?”

    被当面拆穿,就见那人目光连眨,忽然直起了身子,发出一声长叹,“这位大哥,实不相瞒,我是青州沫城的人,有些家传的浅薄法术,实在微不足道。这次原本是在附近游历,结果碰到了一伙强人,无奈仓皇逃脱,误闯到这里的。大概是不慎冒犯了大哥,我向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却是说的入情入理,似乎也把之前的事情都圆了过来。

    简直没有丝毫破绽!

    祁云好笑,深感她这说谎颇有技巧。故意说出一个又破绽的谎话,让人识破,而后好似“无奈”之下说出另一套更逼真的假话。若非祁云早已经识破,只怕也真要被她给骗的团团转了。

    祁云不由笑道:“呵呵,你知道我是如何识破这是个陷阱的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那人忍不住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她自付用雪狐引诱,并没有什么明显破绽啊,祁云怎么会忽然识破,发现是个陷阱的呢?

    祁云一指那雪狐笑道:“如果这雪狐是被我所惊,一定会加速逃离,怎么会一直维持着同样的速度?这分明是因为有心的算计啊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原来在这里!

    “所以,你最好还是说实话吧。”祁云道。

    在祁云的一番威逼利诱、勾心斗角之下,那人无奈,终于是交了底儿。原来,她和其他几个同伴,在附近寻获灵药,结果因为一株灵药,惹到了另一伙势力,她仗着符箓逃脱,闯到了这里。初时以为祁云也是那一伙的,所以想用雪狐把祁云引到一处妖兽的巢穴去,却不料被祁云识破了。

    那人也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看眼前这小子,明明也只十五六的样子,模样还很青涩,但偏偏行事却如此老道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简直就像是一个老妖怪啊!

    年纪轻轻就这么老练,不怕早衰吗?那人恶狠狠诅咒。

    祁云不以为意,扫那人一眼,“走吧,头前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带路?带什么路?”那人一愣。

    祁云理所当然地道:“我素来听闻这种雪狐,最擅长寻觅灵药。你们在附近搜索灵药,也是靠的这雪狐吧?”

    那人目瞪口呆,所以说……这就强行把她的妖兽给征用了?

    这也太霸道了吧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个自称叫做“李田”的——当然,肯定是假名了——悻悻的前头带路,“该怎么觅机脱身呢?”

    她的一对眼珠不住飞快地转动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