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归来 > 第十二章 刻画传承
    一直走到刻画图案的最后,看守长老才停了下来。一路走来,先后刻留下来的传承怕不得有数万幅之多!

    不过,看着不少,其实放在无数年历史之中,也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祁云留心打量,如今这一辈能在这里留下来传承的,只有祁正族长!

    就在最后,是关于“飞羽杀”的推演。

    走到自己留下的传承跟前,哪怕沉稳如祁正族长,也不由微微自矜,想在这里留下传承,岂是那么容易的?同辈之中,也只他一个人做到了而已!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我留下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将会无数年被铭记!

    滚滚历史长河,修为再高的人也会被淹没在历史之中。但留在这里的传承,只有他们祁家血脉不断,就会一直存留在此!

    这是最高的荣耀!

    祁成周大长老也不由露出几分羡慕的神色,他潜修这么多年,却始终未能有资格在此留名。

    祁云淡定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好骄傲的?

    祁正族长不由一阵牙疼,也是啊,自己千辛万苦的,不过才刻画留下一道法术的传承而已,放在这古塔之中,只占了一小块砖的面积。而人家祁云呢?这才多大,就已经可以留下五道法术的传承了!

    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。

    看守长老把他们引到这里,便道:“好了,在这里刻画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各种笔、刀之类的法器,可以用来刻画。

    祁云翻了翻,挑了一支用着还算顺手的笔类法器,见上面标注着三个古拙的小字:飞凤笔。祁云右手持了,真气注入,笔尖莹莹渗出一层赤色光华。

    这飞凤笔攻击力并不如何出色,但真气被集中在了笔尖,显然是专门用来在古塔上留刻下传承的。

    单说这笔,只怕也是很有历史的了。

    祁云提笔开始刻画。

    祁正族长、祁成周大长老,甚至看守长老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,能够观摩其他人刻画传承,对他们也是一次难得的机遇。

    但却见祁云只动了一下笔,就停在了那儿……

    半晌……

    祁正族长终于是等的不耐烦了,“祁云,你赶快刻画啊?”

    祁云转过身,一脸无辜地道:“族长,我刻不上去啊。”

    祁正族长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成周大长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守长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!祁云才是什么修为?不过刚刚一刻钟前打通了第十八处窍穴!而这古塔,通体都是采用“千载寒铁”铸就,为的就是能够万古传承。

    祁云这点儿微末真气,哪怕是有法器的辅助,也根本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啊!

    不怪他们都忽视了这个问题,实在是这么长时间了,能够有资格在古塔内留下痕迹的,哪个不是精修多年,某一法术上造诣惊人之辈?

    哪儿会有无法刻画的问题存在?

    偏偏刻画传承,其中涉及的微妙的真气运转图案、符文细节等等,都是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

    旁人刻画,哪怕是听祁云口中描述,刻画下来也势必“谬以千里”。

    祁正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祁云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修为低,这个又不怪他不是……

    祁正很是心疼地道:“家族有一件祖传的法器,名为‘凤羽针’,以妖凤之羽为主材,辅以种种坚硬材料炼制而成,锋利无比,我拿来给你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祁云喜道:“多谢族长。”

    祁正无奈,若非刻画传承用,他是真不舍得把这种顶尖的法器拿给一个十八窍的小辈!

    片刻后,祁云从祁正族长手中接过了凤羽针法器。

    祁云拿在手中仔细打量,但见此针只有发丝粗细,周身却时而幻出种种赤色符文,隐隐火意几欲从中喷薄而出,果然非凡。

    同为法器,但品阶比那飞凤笔自然强不少。

    祁正族长心疼地道:“这只是暂时借给你使用的,刻画完了,就得给我还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。”祁云敷衍。

    其实他着实有些看不上这凤羽针,旁的不说,他曾见过的封神世界里的七七四十九根太阳神针,蜀山世界里的三千六百五十九根白眉针、天木神针,哪个不胜过这凤羽针千万倍?

    祁云惆怅,想要这等好用的法宝,还是得自己去炼制啊。

    他这副一脸嫌弃的样子,落在祁正族长眼中,自然更是肝火上头,喷之欲出。这已经是他们祁家最上乘的法器了,感情还嫌弃呢啊?

    这且不提,却说祁云拿了凤羽针,开始刻画。

    真气注入下,针尖蓬然而出丝丝缕缕赤光,萦绕周身。在祁云的真气加持下,在石壁上刻画下去。

    终于,一道浅浅的刻痕,出现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祁云已经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祁正族长、祁成周大长老乃至看守长老都不由皱眉,这刻画的……笔画笨拙,刻痕浅薄,简直像是小儿辈涂鸦。这要留存万古,岂不是让后人惊掉大牙,不知有何深意?

    若是因此而误人子弟,那更是他们的罪过啊!

    但他们也责怪不了祁云什么,以后者如今的修为,大概,最多也就只能这样了吧……

    几人只好捏着鼻子催促祁云继续刻画。

    不过,祁云这刻画的刻痕虽浅,却毕竟是一道新法,整座古塔都不由嗡然而鸣,符文闪烁,一阵阵道法吟诵之声隐隐传出。

    再加上祁云重新刻画一遍,又是一遍新的理解,所以对于法术,对于修炼的认识,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气机牵引之下,真气已经开始徐徐流转。

    而刻画道法,却是个大工程了!

    想那凤羽针细如牛毛,祁云真气修为又浅,所以为了刻画,只能手持着发力在石壁上刻画,这一来,自然很费手劲。

    每一笔都要花费偌大力气,一套繁奥的法术刻画下来,那得费多少力气?

    所以祁云辛苦半晌,也才只刻画了三分之一不到。

    看守长老也很是无语,但又不能逼着祁云一刻不停地刻画不是?就他那点儿修为,也根本坚持不了啊。

    所以,无奈,看守长老只好打发祁云离开,“回去吧,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祁云如逢大赦,果断答应:“好!”

    可累惨他了。

    看守长老没好气地道:“回去好好修炼。”

    祁云答应一声,走的时候,也没忘了顺手把凤羽针给袖走。

    祁正族长一直眼巴巴瞅着呢,但一想,以祁云这速度,想刻画完五门法术,至少也得半个多月的功夫,难不成还每次都从他这里要走,下次再给他?

    只好由祁云拿去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想想怎么就觉得这么不爽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