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92章 物质的快乐很短暂
    虞江舟哼了一声,开车先回去了,周轩则追上裴胜男,刘浪和管清在车里慢慢跟着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裴胜男斜眼儿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瞧你那傻样!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才傻呢,敢说我!”裴胜男挥起小拳头就打,力气很大,震得周轩快把晚上吃的饭给吐出来,到底忍着没躲。

    唉,刘浪叹口气,管清嘿嘿笑了,“二伯,又不是你挨揍,你叹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可怜你师父啊,除了工作就是被动的失恋。”刘浪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可怜,俺师父还忙着追女人,找女人哄女人。”管清呲牙笑。

    刘浪大笑起来,腾出一只手拍了下管清脑门,“小子,敢不敢这话说给你师父听?”

    “咋不敢?俺跟师父无话不谈!”

    “吹吧,肯定有你师父不愿谈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前面,裴胜男还在一下接一下的打,直到累了,气喘吁吁道:“赚钱都赚傻了,也不知道躲!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顺势抓住裴胜男的手,使劲挣脱,力气足够大,就当小手就要滑出大手掌时,却突然没了力气,老老实实藏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胜男,很怀念咱们刚认识的日子。还记得那次,我骑着自行车去你家吗?你总说就到了,就到了,可是骑啊骑啊,你还是这句话,结果我的腿差点累断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裴胜男噗嗤笑了,“那时候都穷,坐个公交还不舍得倒车,宁肯绕远。”

    “都到了你家门口了,还在吹牛自己住的小区位置多么多么好,一进屋,我就很惊讶,真的,好,大啊!”

    又一记粉拳打过来,裴胜男笑道:“那怎么办,我从小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,要是不自己找点乐呵,还不得抑郁自杀啊?”

    “胜男,我觉得你就像是一株小野草,在岩石下顽强生长的小草,既让人感觉到你的阳光乐观,也能看到你的坚强努力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夸人吗,怎么不比个花,向日葵也行啊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在一起总是开心胜过烦恼。两人携手前行,说着一些有趣的事情,还有帆船上的囧事。笑声中,周轩还是听到了裴胜男掩饰的哽咽声,她一定在哭,周轩却不忍心去看。

    “不上去坐坐了?”裴胜男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还是不打扰了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裴胜男眼睛红红的,脸上写满失望,但也没有强求,摆摆小手告别,周轩一直注视着她的背影,即将消失时,裴胜男幽幽问道:“如果,没有虞江舟,你会爱上我吗?”

    周轩顿了顿,回答道:“江舟问过我同样的话,如果没有苗苗,是否会爱上她。我的答案,都是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谢谢!裴胜男跑开,周轩也有些失落,但他的感情容纳不了那么多女孩,尤其是经历了两次失去,已经变得非常脆弱。

    周轩在下面站着,看到裴胜男房间的灯亮了,静静的仰头看着上方,直到亮光消失,这才静静的离开。

    裴胜男并没有睡着,倚在窗帘后面看着楼下那个男人坐上车,轻轻叹口气,喃喃道:“轩,我守候的时间还是比你长。”

    “胜男,怎么又哭了?”裴亚茹进屋看到女儿在流泪,心疼问道。

    “高兴的,今天得了一件珠宝饰品,送你了,大姐。”裴胜男将一个昂贵的手链从兜里随意掏出来,在首饰盒之外。

    裴亚茹一看标签,吓了一跳,太贵了,都能买一套现在所处的大居室房子,埋怨道: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怎么不好好保管,丢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妈,你有没有种感觉,其实物质带给人的快乐是短暂的,而且越来越短暂?”裴胜男像是没听见妈妈的话,又问了个奇怪问题。

    “得到了便不知道珍惜呗!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样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摇摇头,她并不怀念周轩所说的那段时光,她把周轩当做心仪男子,而周轩只是把她当做是辅导老师,两人的感情付出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最让裴胜男难以忘怀的是海上的生活,虽然枯燥,但周轩完全属于她,不担心任何女人争抢。还有在食人部落,高烧中的裴胜男极度恐惧和绝望,周轩出现的那一刻,她看到了,天神。

    “胜男,你爸爸也让我劝劝你,小轩给咱家的帮助不少了。你现在有了份体面工作,咱们还有这么大的房子,这么多的存款,这可是以前不敢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宁愿还住在家属院!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空着呢,你去吧!”裴亚茹知道女儿的失落所在,生气道:“哪里像我的女儿,没有半点志气。小轩虽好,但他不属于你,强扭的瓜不甜!对了,童桐送来一套健身器材,在书房搁着呢。我说这孩子也挺好,爱笑,还孝顺,他跟我说,在贤士集团也有股份了,这就是上亿的身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再说我死去,求你了,让我静静!”

    裴胜男听不下去,倒在床上拉过被子将头盖上,裴亚茹一把给拉开,“胜男,你别嫌妈烦,我这是经验之谈,女人趁着年轻找个喜欢自己的,家境也很重要,一辈子不受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头号情感失败专家,可别来劝我了!”裴亚茹又把被子裹上。

    “这死孩子!”

    裴亚茹伸手隔着被子打了两下屁股,想想闫平川劝她的,不要参与儿女太多,年轻人的事情,让他们自己去处理。

    回到家,虞江舟已经替周轩放好了洗澡水,得空把管清叫过去,悄悄询问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“哎呀,俺师娘在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苗苗是世界上最伟大最自信的女人,我比不上她。”虞江舟不耐烦打断,又催促道:“快说,他们在一起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啊,压马路!”

    “就这?”

    “打啊,抱啊,拉手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脸色陡变,不高兴的坐在沙发上,半晌不说话,管清挨着她坐下,嘿嘿笑道:“俺师父跟胜男师娘说了,如果没有俺师娘,就会爱上你。”

    如遭电击,虞江舟的泪水决堤而下,一颗心也放到了肚子里,“谢谢你管清,让我做个表面大度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俺胜男师娘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给她个特权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