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90章 恶之花
    看到未婚妻并无任何异常的笑着出来,菲勒非常开心,又过来拥吻,深情脉脉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还可以在临海在逗留一些时间,南宫新月又去喊虞江舟陪她一起逛街,说是吃过晚饭后再走。

    陪人逛街这种事儿,虞江舟基本没干过,但这次,她勉为其难,一边答应着一边从办公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宫新月和周轩关系亲密,菲勒经济实力雄厚,为了集团的发展,陪着逛街没什么,关键的时候,要懂得放下架子。

    姜靓倒是想主动跟着,却被丁卫硬是给拦下,逼退到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赶紧滚出去,否则我报警了!”姜靓吼道。

    “一起滚,我带你逛街,想买什么都行。真是搞不懂你,干嘛非得盯上别人那点小礼物?”丁卫守在门口不肯出去,还在为姜靓的表现生气,她之所以想跟着南宫新月一起去逛街,还不是想得到点好处,令人鄙夷。

    “我是穷人出身,改不了的习惯,快点闪开,要不然他们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不,等走远了我再说!”

    哼,姜靓回到办公室办公桌后面生闷气,她跟着南宫新月不是想得到什么礼物,而是作为周轩亲友团的进行支持。

    唉,姜靓又叹了口气,先有罗雨凝,然后是苗霖,如今更是有虞江舟和裴胜男,周轩身边似乎从来没出过女友空缺,她是应该死心了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丁卫凑过来嬉皮笑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丁卫,你喜欢我吗?”姜靓抬起头,一本正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喜欢!”丁卫莫名心跳加速,有些恼恨自己没出息,但是更没出息的话还是不经大脑说了出来,“看不到你就想,看到你就觉得开心,哪怕被你打骂心里也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许你跟那些女孩子不一样,也可能咱俩是一类人。”

    丁卫深情表白,姜靓也表现非常冷静,又问,“那么,你会听我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会,绝对会!”

    “乖,滚出去吧,老娘快烦死了!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丁卫抓狂,周轩这边正跟菲勒说着话,便听到他的吼声,示意管清将办公室门关好。守在门口的保镖没动,菲勒点点头,这才闪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周轩,说实话,你公司的规模在我看来,不值一提。但是从你这个年纪和资历来看,又没有深厚的背景,已经非常了不起。”菲勒客观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人只要坚持往前走,视野也会越来越宽。但是,贤士想要追赶上王冠博彩的实力,还需要努力。”

    周轩说完,和菲勒一起笑了。周轩回忆起来,在西西里岛的企业家峰会上,名单上没有王冠博彩,毕竟在这种正规场合,这样的公司就显得不入流了。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那个时候,我并不认识你,因为机器人围棋大赛,很多人亏损,但也让少部分人和公司受益。”菲勒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菲勒先生,贤士投资就有两笔钱来自这样的公司,说是因为赌注押我赢,所以大发一笔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件事,但是他们太小气了。最大的赢家是在伦敦成立的英伦博彩公司,在围棋大赛之前,就是个不入流的小公司,当你赢了机器人那一刻,可以说是瞬间暴富,排名一下子上升到世界博彩公司的中游水平。”提到这些,菲勒还很遗憾,“他们公司的实力和影响力是没法和王冠比的,但是那一次,我真的是没有抓住机会。毕竟,无论是从失误率还有棋谱储备,机器人都是人类无法比拟的,可你,打破了这个规律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那场比赛已经过去了很久,不提也罢。客观来讲,机器人虽然是人类创造的,一旦模糊识别技术成熟后,可能人类也要甘拜下风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场比赛,你即便是输了,也是胜利,因为你是坚持到最后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通过和周轩聊天,菲勒发现这个年轻人充满活力和对世界的好奇,对他的好感剧增,但凡周轩问到的,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菲勒讲,在博彩公司,任何一件事情,只要被抓过来就可以参与下赌,从不会考虑当事者的感受。

    大到总统竞选国王退位,诺奖的获得者还有石油的涨跌,甚至是一件娱乐突发事件的最后结局等等,都可以成为赌注。

    菲勒坦言,好赌是人性,难免会催生出恶之花,在豪赌的背后,往往会有人采取不法手段来改变结果,获取最大的收益,但这些都跟博彩公司无关。

    当年的刘浪,就是因为成为他人的赌注,才会被暗算受重伤,不但比赛失败,还彻底退出了赛车手的行列。但周轩也能够理解,即便菲勒不开博彩公司,也会有别人去开。

    而等到南宫新月逛街回来,得知未婚夫和周轩还在畅聊,满心喜悦,叮嘱不要去打扰他们,离晚饭时间还早。

    “新月姐,临海有家凯旋大酒店,档次不是太高,但顶层却是周轩亲自设计的,晚宴定在那里,怎样?”虞江舟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,我想那里一定是别具一格,真的迫不及待想要去了呢。”南宫新月拉着虞江舟的手,亲热似姐妹。

    “只怕是招待不周。”虞江舟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周轩是姐弟,这些客气话就不再说了。对了,晚上把胜男也叫过来热闹下,我给她买的礼物要亲手赠送。”南宫新月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虞江舟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江舟,做女人要大气,做优秀男人的女人更不能小气了。胜男跟周轩出生入死,这份情谊要记一辈子的,你阻拦在前反而就不好了。”南宫新月以过来人的身份点拨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俏脸微红,解释道,“是这样的,昨天胜男在群里说过要去实验室,我担心她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说没时间的都是借口,她航海时旷工旷课,怎么就有时间了。给她打电话,知道我来,一定很开心的。”南宫新月颇有自信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自从航海回来后,她跟周轩就没有私底下见过,只是工作沟通联系过几次,停于表面。

    生气周轩的疏忽,但裴胜男也在找机会靠近,虞江舟一打电话,就欢呼起来,一米外的南宫新月都听到了,高兴道:“我就说这丫头开朗大方,和我很投脾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