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88章 一条项链
    菲勒的赞美是发自内心的,其中一多半儿是送给周轩的,让南宫新月没有了顾虑,就可以将新娘顺利的娶进门。

    菲勒又将沙发上的鸽子蛋捡起来,重新带在南宫新月的手指上,当众来了个少儿不宜的热吻。

    东方人还是很保守的,这种当场示爱的举动,在场之人,除了管清,其余人都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卦不走空,菲勒,付酬金吧。”南宫新月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刷卡支付吗?”菲勒认真道,周轩笑道:“随意,一美元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不如小费贵。”

    菲勒不懂东方式谦让,果真从兜里掏出一些钱来,随身携带现金不多,也就几千美元的样子,管清不客气的收了起来,嘟囔了声有钱小气。

    一世姻缘,这么草率打发,南宫新月又不高兴了,埋怨道:“难道我就只值这么点钱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搞懂到底付费多少?”菲勒耸耸肩膀,还很无辜。

    哈哈哈,姜靓笑起来,“都不是外人,象征性是个意思,何况我家轩哥也不是靠看相赚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周轩是我未婚妻的弟弟。”菲勒点头道,姜靓又笑嘻嘻说:“是啊,都说一家亲,可以给贤士投资嘛!”

    虞江舟面不改色,但心头却是狂喜,姜靓说出了她想说但又没脸皮说的话。

    南宫新月立刻点头,表示这不是问题,然而菲勒却不这么看,直来直去的说道:“王冠博彩利润可观,不需要投资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有钱了是好事儿,但投资可以带来很可观的利润,从而起到积累财富的作用嘛。”姜靓又劝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笑而不语,心头却是温暖的,想到了在起名馆的日子,都是姜靓替他要价,这是第一元老。

    菲勒还是不买账,认真道:“如果说投资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回报,我们博彩只管给自己投资好了。贤士能给参与者带来多大的;利润,百分之百,还是百分之千?”

    哪有那么高,稳定年利润百分之十已经是理想数值,而贤士已经投资出去的资金,平均利润也只有百分之三十,如果再加上闲置的资金,利润率确实会很低。

    姜靓张张嘴还想说点别的,被丁卫暗中扯了一把,别丢人了,人家真的不需要投资。

    南宫新月又有些抹不开面子了,菲勒说话做事不喜欢拐弯抹角,但得到了婚姻保障,她不会就这么随意给几千美元完事儿。

    “菲勒,你不是说有礼物送给我吗?”南宫新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为了庆贺你的生日。”菲勒笑了,眼中全是宠溺,而南宫新月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他有些为难,“心意我领了,东西送给我弟的女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菲勒不太情愿,这是一条宝石项链,找最好的珠宝设计师定做的,价值高昂。从两人确立关系,菲勒就在做准备,打算给未婚妻一个惊喜,结果却轻易送给了别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看未婚妻很坚持,菲勒还是让随行人员取来一个长条形首饰盒,打开后南宫新月凑过去一看,呵呵笑了,早就听说有这么一件礼物,今天才看到真容。

    钻石打底,镶嵌各色宝石,中间月牙状吊坠十分醒目,奢华高贵,非常适合穿晚礼服时佩戴,荣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新月姐,菲勒为你精心准备的,还是不要再送了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珠宝多得是,而且,我也蛮喜欢你女朋友的,聪明又漂亮。”南宫新月笑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微微低下头,内心甜的像喝了蜜,她虽不如南宫新月有钱,但对于珠宝的期许并不强烈,但却乐意以周轩女朋友身份接受。

    “美丽的小姐,祝福你跟周轩。”

    菲勒将首饰盒递过来,虞江舟甜甜一笑,刚刚伸出手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变得一片铁青,真想一脚把这对夫妻给踹出去。

    菲勒初来乍到,又是西方人,分不清东方人的面容区别,认为姜靓总是向着周轩说话,便以为她是周轩女朋友,把首饰盒递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,菲勒纳闷问,“怎么,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啊!太喜欢了!”姜靓反应过来,闪电般的速度把首饰盒抢走了,取出那条项链在脖颈比划,“哈哈,好美啊,谢谢阿姨,谢谢叔叔!不对,姐姐,姐夫!”

    菲勒也特别开心,送人礼物最希望看到对方的惊喜和欢呼,姜靓这方面无疑做到了炉火纯青,让赠予者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“喂,搞错了吧!”丁卫急了,高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轩哥的女,朋友!”姜靓嘻嘻笑,丁卫更加不开心,小声咬牙道:“一条破项链而已,当我买不起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还真买不起,先看看自己的个人账户余额吧。”姜靓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丁卫直挠头,集团是老爹的,他的接班人位置还没坐稳,拿的是年薪,和其他老总一样,没有额外的花销。

    正当姜靓得意,嗖,一只白嫩玉手在姜靓面前一晃,瞬间把项链给抢走了,是南宫新月,她摇头道:“不是,这个不是我弟弟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昂起头,脸上也是阴转多云,女人的直觉是精准的,心里对南宫新月也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“喂,送人的东西怎么又抢走了啊?”看姜靓一脸失望,丁卫有些恼羞,上前理论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给她的,是给我弟女朋友的,她凭什么接受啊?”南宫新月才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“行,算你们能舍出来。小门童,别生气,我在首阳也有名下房产,卖了给你买最好的!”丁卫脱口而出,姜靓斜眼儿看了一眼,内心升起一丝丝甜蜜。

    “呵呵,工作中有职务区分,私底下大家都是姐妹相称的,礼物送给谁都一样。”虞江舟看似大度道,姜靓却不领情,暗中撇嘴,分明就是幸灾乐祸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该是谁的就是谁的!”南宫新月还在坚持,虞江舟笑意更浓,但很快就崩溃了,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南宫新月环顾四周,不解地问道:“裴胜男呢?那个跟我吵架的女孩子,跟着我弟弟冒险航海,不怕晒成非洲人,那才是真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