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78章 第三方阻挠
    六个多月的早产儿,还能七个月会走路,听起来天方夜谭,每一件在当今社会都极为罕见,何况还遇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醉酒的周轩突然想到了什么,心头一动,难道是罗雨凝想要掩盖什么?

    但是周轩转念一想,将孩子的出生日期提前,便是在国内时便已有身孕,但却与自己那次缠绵不符。而周轩可以证明,罗雨凝是个纯洁女孩儿,没有其他男朋友,更不可能是白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姥姥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俺小时候九个多月就会走路了呢,村里人都知道,说俺娘生了个神童。”管清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林美华饶有兴致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俺娘死了啊,他们又说俺是怪胎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林美华心疼的摸摸头,又叹口气,“璇璇可不是神童,虽然是超高超重,但智力还是和她的年龄相吻合。我就劝雨凝,去给孩子看看,别是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“操什么闲心,人家连视频都不情不愿的,我就说当没这个女儿!”罗吉野置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别半夜到雨凝房间坐着发呆啊?”林美华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就一个女儿啊。宝似的疼着,现在没了,没了。”罗吉野又哭起来,真的喝多了。

    林美华讲,少有父母跟儿女记仇,罗吉野得知女儿在英国的情况,又恼又羞,说出些狠话,其实早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老两口曾试探性提出去伦敦看望女儿和外孙女,但罗雨凝不同意,一会儿说是要和裴德曼出国度假,或者是举办书友会等等各种推辞借口,所以,探亲之旅从未成行。

    “姥姥,你别着急,可能罗阿姨有什么苦衷呢。”管清眨巴着眼睛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想,但有什么话不能跟父母说。我都有些怀疑,是不是那个叫裴德曼的老头控制住了她。”想到这里,林美华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管清嘿嘿笑了,说道:“姥姥,想多了,裴德曼跟俺师父是好朋友,品行很好的。可能是罗阿姨想跟过去划清界限吧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还有离婚的,可以理解她跟周轩的感情分合。但是妈妈呢,她连妈妈都不要了吗?雨凝娇生惯养,说是裴德曼有钱,我们从小到大也没亏过她呀。”

    林美华伏在丈夫身上也哭起来,老两口相拥而泣,只怕这种场面是生活常态。

    周轩有些后悔,在伦敦时应该和罗雨凝见上一面,不为自己,也为罗吉野夫妇。饭菜剩了一多半儿,只有管清吃得很开心,小肚子吃的溜圆,人生横竖逃不过生离死别,哭也是一天,笑也是一天。

    罗吉野有很多话要跟周轩说,但面对面时,又一味劝酒,把自己先灌醉了。

    林美华和周轩一起把罗吉野扶到床上躺好,林美华红着眼圈说道:“唉,你看你罗叔叔,两边头发都白了,在外面硬撑着,回家就喝酒,喝多了我也弄不动他。你说,他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以后可指望谁去?”

    “林阿姨,你和罗局长都是有福之人,福寿双全,不要消极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轩哪,以后路过,就过来吃饭。就当是,当是亲戚走动吧。”林美华抹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好,我记下了,阿姨要是闷了也常去我那里坐坐,无论是办公室还是家里,都方便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正想着内退呢,到你那里谋个闲职,你可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就怕屈才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好了啊。”林美华这才笑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林美华送到楼下,周轩一直朝她摆手,林美华却不肯回去,直到看不到车。

    雨凝啊,你要看到自己父母这个样子,可会内疚难过?是什么让你变了那么多,可以抛下过去的一切,只愿意守着伦敦那个安乐窝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周轩有些压抑,林美华也是精神不振,叹口气回到家中,又给罗吉野加盖了一床被子。

    “华。”罗吉野迷糊糊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说世上,是不是真有报应?”

    “那都报应到我身上吧。”

    林美华像是哄孩子一样轻轻拍打丈夫,很快便传来罗吉野的鼾声,对于女儿这件事,罗吉野总觉是自己一手酿成了悲剧,当初不该嫌弃排斥周轩,到头来,苦果自尝。

    贤士公司飞速发展,市里并没有什么举动,周轩主动向投资办的申杰打电话,对方却去外地开会,等回来后再说。

    政府对周轩信任有加,但虞江舟却为一事发愁,因为过去了一个月之久,那家国际石油公司再没有了回音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敢戏弄咱们贤士?”虞江舟气不打一处来,这等规模的公司十分看重信誉,不该出尔反尔,到现在一句解释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贤士资金充沛,这家公司能投资最好,爽约的话,我们也不是输不起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呢?如果觉得五十亿投资过多,可以分期进行,可恶的是,没有一个人出面解释。我打过一次电话询问,反倒像是要饭的,没面子。”虞江舟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小姐受委屈了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小姐,在商场滚打跌爬,我从来没含糊过,也没把自己当做是女人。但是,这样的情况,还是第一次碰到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还在气头上,周轩却在考虑一个深层次的问题,那便是石油公司与贤士之间有第三方进行了阻挠。

    这天,张磊亲自来到公司,见面不由分说,拉起他就走,周轩挣脱开,皱眉道:“张组长,你这样还以为我被警察带走了呢!”

    “快点,段辰想要见你!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愣住了,距离段辰被抓,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,周轩跟张磊打听过他的情况,一言不发。段辰身体情况一般,但比较安静,每天会看电视看报纸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上一周,段辰突然提出交代问题,不求宽大处理,但希望能得到和周轩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和庄小艾一样,只是私底下见面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在监控下!周轩,一定要有原则有立场,不要有任何隐瞒。”

    张磊又拉起周轩,迫不及待的带他去见段辰。段辰交代了不少罪行,但张磊认为那不是全部,还有更为隐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