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76章 新年礼物
    虞江舟已经离开兴凯集团,但作为虞荣的独生女儿,大厦里的办公室还留着,大家心知肚明,大小姐这是投奔新姑爷去了,早晚两家成为一家。

    久不来此,室内依旧是一尘不染,有人每日进来打扫照顾,整面墙大的鱼缸里,那些五彩缤纷的珍稀鱼儿还都在,因为有人进来游得也格外欢快。看虞江舟走近,还有一条凑了过来,隔着玻璃与她对视,好像是认出来了主人,灵性颇高。

    屋内还是有些霉气,虞江舟将所有窗户打开,屋内的热气被席卷一空,窗帘白纱翻滚,已经脱掉外套的虞江舟鼻腔发痒,连着打了两个喷嚏。

    周轩过去关窗,埋怨道:“室内换气就好,开这么多窗子。”

    “冷。”虞江舟扑过来,搂住了他的腰,将头埋在他的脖颈间,周轩轻轻推了一把,虞江舟却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时间静止,两人相拥而力,但思绪都乱了,一颗剧烈跳动的心覆盖在那颗半死不活的心上,试图带动它一起激情跳跃。

    人非草木,周轩对虞江舟本无排斥之心,微微叹口气,用双臂将她拥住。

    莫大的幸福感充斥全身,虞江舟有眩晕之感,寒风中也觉得内心无比温暖,想起妈妈的话,俏脸发烫,终于扯住周轩的衣服垫脚将樱唇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触碰那一刹那,周轩却躲开了,只是在光洁的秀额上轻点了一下。

    热度随之下降,周轩还没有准备好,虞江舟愿意等。就在此时,周轩笑道:“我快被勒死了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呵呵一笑,松开拽着衣服的手。

    关好门窗,室内温暖如春,两人来到里间,架起天文装备,镜头对准了外面的万千世界。虞江舟慢慢移动,寻找稀奇目标,在一处停下来,一直在笑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。”周轩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正人君子看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不答应,周轩伸手挠了下她的咯吱窝,虞江舟尖叫着跳到一旁,周轩趁机抢过望远镜,看到一个窗户内,几名年轻人正在摇头晃脑跳舞,有男有女,全不穿上衣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虞江舟靠在周轩肩头,吐气如兰。

    “就是年轻人瞎胡闹。”

    周轩正说着,一个女孩儿觉得热来到窗前,正拿着一瓶饮料喝,风光无限,全然不在乎,明知这样的地方会有很多双眼睛看到室内。鼻子有点发热,周轩连忙收回眼神,不能忘了师父的教诲,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“轩,她好看,还是我好看?”虞江舟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综合起来,不如你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那,我给你跳啊?”

    夜色中还是能看到一双炙热的明亮双眸,香肩半露,发出润泽如玉的微光。真情最能打动人,在这一刻,周轩真的有些动心,然而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笑着将虞江舟的衣服拉好,“再过一会儿,就要放烟火了,咱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    在暗处隐藏自己失落的情绪,虞江舟问道:“有没有新年礼物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全心全意的拥抱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肩并肩站在窗前,首阳的街道难得清闲,只有零星的车辆奔跑,但随着新年钟声的响起,不知从哪里响起那么多的鞭炮声,遍地开花,满眼灿烂。

    一道光线冲向天空,就当看不见它时,骤然绽放,刹那间彩星布满天空,当你想去捕捉之时,又悄然逝去,只留下一抹若有若无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”虞江舟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周轩张开双臂,给虞江舟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,双臂用力将她悬空,随即旋转起来。突如其来的惊喜,让虞江舟开心大笑起来,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相似的情景浮现脑海,周轩眼前模糊,出现了苗霖的容颜,在她脸上逐渐淡去的骄傲和矜持,换上的是幸福和快乐,周轩情不自禁,低声呼喊,苗苗。

    笑容僵住了,视线变得清晰,是虞江舟的脸。

    将她放下,两人好久都沉默不语,最后还是虞江舟打破沉寂,“早点休息吧,只有一张小床,你睡里面还是外面,要不就是上面或者下面。”

    周轩被逗笑了,“我睡沙发,或者躺椅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四选一。”虞江舟嘟起小嘴,女人味儿越发浓厚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还是外面吧,我怕你掉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明知道我睡觉很老实的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眨眨眼睛,洗漱过后和周轩侧身面对面躺在床上,彼此身上的气息清晰可闻,再后来,周轩翻了个身,虞江舟也翻了个身,两人背靠背睡着了。

    同床而眠便是一种保障,起码是目前和周轩关系最为亲密的表现。

    这个新年,裴胜男没有过好,她已经得知周轩去首阳的消息,把眼睛都哭肿了。

    “胜男,别哭了,小轩又没说怎样。”裴亚茹心疼的给女儿递纸巾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还不了解周轩那人,轻易不会给人什么希望,现在跟虞江舟回老家,又去了首阳,这就是准女友的倾向。”裴胜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小轩又没公开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用公开吗,大家都看的很明白。只是现在他还没从苗苗的阴影里走出来,但早晚会接纳虞江舟的!”裴胜男哭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都得赖你爸,白跟他航海冒险,一个女孩子家,要英雄称号有什么用啊?”裴亚茹抱怨道,转念一想,“不对,网友不都认为你是小轩的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妈,你有意思吗,周轩娶媳妇还得看网友意思啊?你走吧,走吧,让我清静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胜男,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啊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周轩!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就是死心眼儿,江舟虽不错,但哪里比得上你的出身,大家闺秀……”

    “屁啊,哪辈子的大家闺秀啊!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书香门第,你爸爸可是临大校长,享受津贴待遇的。”

    “敢不敢登报啊!”

    看着裴胜男瞪圆的眼睛,裴亚茹又生气又心疼,跟着骂,“周轩就是不地道,以后再也不搭理他了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闫平川!”

    啪!一巴掌呼在裴胜男后脑勺,裴亚茹恼道:“你爸也是你骂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骂周轩了?”

    “周轩能跟你爸比啊?”

    “周轩给我的比闫老头多多了!”

    裴亚茹被绕迷糊了,干脆回家属院小楼去,不管了,一会儿埋怨一会儿袒护,说不到一家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