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75章 上楼去鉴宝
    反应过味儿来的虞荣悲喜交加,姥爷这个称呼很亲切,感觉一个家更加完整了。但是,升级做祖辈,对于他这种不服输不服老的人,内心还是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没说的,封一个大红包!

    管清笑呵呵照单全收,不拿自己当外人,接着吃饭。

    先是公司的发展规划,然后便是天南海北的畅谈,虞荣和周轩喝完一瓶,又打开一瓶接着喝。女士们喝红酒,浅尝辄止,一个小时后,饭桌上就只剩下虞荣和周轩,先糊涂的是周轩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周轩搂住虞荣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!”虞荣红着眼睛含糊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哦,虞江舟倒在沙发上,酒是试金石,可以让一个人丑态毕露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看你印堂发亮,气色特别好,最近是不是发了一笔小财?”周轩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司天天盈利,都是财嘛!”虞荣打了个饱嗝,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是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久不买彩票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被陈晓玲听去,立刻恼了,“周轩,快审问他,放哪里去了,还有私房钱!”

    “哪有,听周轩胡说!没有!来,再干一杯!”虞荣大舌头呜呜道。

    “荣哥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陈晓玲真生气了,为了这个家,她选择了平庸,尽心尽力经营,丈夫用钱,她从来不含糊,可是他居然还瞒着自己藏私房钱,难免让一个即将步入老年的女人浮想翩翩。

    “轩,快跟妈说你瞎说的!”虞江舟瞪起眼睛,大过年的倒挑起了家庭矛盾。

    “我从不瞎,瞎说!这是,囤积之财!”周轩还上劲了,虞荣拍了下脑门,嘿嘿笑着拉起周轩,“要这么说,那是买到真货了。走,楼上!”

    “看看去!”

    爷俩双腿打着圈摇摇晃晃上楼,是书房位置,也是虞荣在家中的办公室。虞江舟懂了,笑道:“妈,你活得自信点儿好不好,肯定是我爸又买了什么古董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爸挣下这么多家业,江舟,你的婚事也该抓抓紧了,早点让妈抱上外孙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又开始催婚,女儿年纪已经不是小不小的问题,过年长一岁,这都奔三了,而周轩青春年华,还有大把可以挥霍。

    唉,虞江舟叹口气,第一次没有反驳妈妈,瓮声道:“妈,我也想啊,可是轩那个样子,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住在一起那么久了,难道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吗?”陈晓玲又问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当妈的该问的嘛,什么都没有!”虞江舟恼羞道,绝对是羞耻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会主动点儿啊?小轩可是好男人,不会亏待你的,妈眼睛亮着呢。只要生米做成熟饭,小轩心里那道坎也就过去了,谁还总活在过去,尤其是小轩那么优秀的孩子。喂,你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丢死人了,你女儿至于这么不值钱吗?”

    “上赶着的公子哥一大把,你也没看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哪!”

    虞江舟郁闷无比,抓起一个靠枕挡住脸倒在妈妈的腿上,要睡会儿。陈晓玲还在传授经验,以前虞江舟早就听烦了,这次是装睡,却竖起耳朵,暗中咬碎一口贝齿,本小姐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楼上传来喜悦的笑声,不用说,虞荣赚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说这件是真品?”虞荣手里拿着一组环佩惊喜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只是年代久了,这一个是后代配齐的,价格要打折扣,但也非常难得。”周轩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在乎钱,真的就行。这些钱币也都是真的吧?”虞荣又问。

    “全部!”

    “开心死了,我现在鉴宝水平是不是也差不多了?”

    “快赶上我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臭小子,你啊,本质就狂妄,平时装的,装的!”虞荣朝着盒子里抓了一大把钱币,就往周轩兜里塞,“这些,是给你的,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!”

    “拿着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两人嘻嘻哈哈转圈,不少钱币从虞荣手里落下去,连忙弯腰去捡,这些都是宝贝,每个上面都有古人留下来的气息,面对它们,好似与古人对话,这是虞荣最为喜欢的。

    鉴宝完毕,虞荣非常高兴,这里的藏品随便周轩挑,周轩什么都不要,嚷嚷口渴要喝水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,反正我也看不懂!”

    关门时,虞荣到底将一样东西放入周轩的衬衣口袋里,两人又晃晃荡荡的下楼了,坐下接着喝。

    管清坐一旁看书,认真的样子颇有几分可爱,看得陈晓玲走神,再过几年,家里又会多两个小可爱,围着她叫姥姥,多美啊!

    呵呵,陈晓玲笑出声,把打盹的虞江舟吵醒了,一看就知道老妈在做白日梦。

    不知道爷俩会喝到什么时候,虞江舟让其余人先回房睡觉,自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。等啊等,虞江舟睡着了,隐约感觉旁边有个人,睁开眼,是周轩也睡在沙发上,刚刚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管清听到动静,搓着眼睛过来,周轩被吵醒了,坐起身,头很疼,“管清,怎么还不去睡觉?”

    “俺等着师父呢!”

    “唉,喝了太多,现在反而睡不着了。”周轩喝了两口虞江舟递过来的温水,已经完全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咱出去看看呗,晚上肯定有烟火!”

    管清的建议让虞江舟眼前一亮,想到了一个好去处,咳咳,虞江舟指着客房,说道:“小孩子别熬夜,快去睡觉!”

    “俺师父呢?”管清问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去集团给员工们拜年。”虞江舟一本正经,周轩忍住了笑,知道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俺也一起去!”管清起身就要去穿外套,被虞江舟制止,“你去什么啊,那是集团办公的地方,在家陪姥姥姥爷!”

    周轩也没坚持,好久没欣赏夜景了,跟着虞江舟一块出去。

    管清气哼哼摔门回屋,姥姥姥爷都去睡了,陪什么陪,这借口也太靠不住了。再说了,兴凯集团晚上加班的只有门卫,虞江舟也已经任职贤士,给谁拜年去?

    肯定是两人偷着玩儿去,不带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集团大厦有什么好玩儿的?”管清皱眉思索,没想明白,大人的世界比较复杂,他这个年纪还不能理解透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