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74章 恰如一家
    周轩提到自己也要去首阳,可以一起走,闫平川何等聪明人,一听就知道周轩要去虞江舟家里,脸色立刻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年轻人的事情他参与不了,也无法参与,如今女儿功成名就,裴氏母女的生活得到保障,闫平川也只能顺其自然,看俩孩子之间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替我向裴阿姨问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那么忙,哪有时间管你闲事儿,自己打电话去,又不是没号码。”闫平川说完,砰的一声关了门。

    周轩叹口气,早就猜到这个结果,他也不想去见裴胜男母女,以免节外生枝,想了想,还是发条新年短信吧。

    去首阳,管清自然要跟着,温迪却不能带,便交给昆洋和刘浪照顾。出发时,温迪汪汪叫,一直想要冲出院墙,还以为是主人再次抛弃了它。

    管清于心不忍,下车后搂住它的脖子说了一句,温迪老实下来,耷拉着脑袋趴到自己的精致小窝里。

    “管清,你跟温迪说了什么?”虞江舟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俺说要出门了啊,很快就回来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你都懂兽语了?”

    “没太懂,瞎捉摸呗!”

    刘浪将三人送到机场后,便回去了。一个半小时后,飞机在首阳机场降落,出机口便看到正装打扮的刘叔和吴姨毕恭毕敬的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舟儿。”吴姨看到虞江舟眼睛一亮,接着微红,便迎上来,刘叔暗中扯了一把,“先跟周轩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小,周董。”吴姨磕磕碰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吴姨,还是叫我名字更自在些。”周轩笑着揽住两位的肩膀,他们身份不简单,不只是虞家的保姆和管家,还是虞荣夫妇的合伙创始人,也是虞江舟另外一对父母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吴姨,干嘛那么生分。刘叔还穿了西装,吓我一跳啊,哈哈,太正式了吧。”虞江舟笑起来。

    正式的还在后面,不远处虞荣和陈晓玲也亲自赶来迎接。看到孩子的母亲最容易激动,伸开臂膀就过来了,虞江舟撒着娇跑过去,然而妈妈的眼睛却在周轩身上,上来就把周轩抱住,“我的儿,怎么还那么黑,那么瘦啊?”

    “已经胖了五斤了,男人嘛,黑点无所谓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是晒伤了皮肤,没事儿,让你吴姨给你好好保养下,几天就能养过来。”陈晓玲絮絮叨叨,让周轩心头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陈晓玲是发自内心喜欢周轩,除了有拉拢当女婿的心,也生就一双慧眼,在周轩平凡无奇之时,就看出他的不同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管清吧,长得,这么,这么高啊!”陈晓玲摸摸管清的脑袋,管清得意道:“阿姨,下次你再见到俺可就摸不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哈哈笑,“你江舟阿姨总夸你聪明啊,怎么连辈分都搞乱了?”

    “妈,总不能叫奶奶吧?”虞江舟皱眉,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被叫老,但陈晓玲却很期待,“孩子,叫姥姥!”

    姥姥!虞江舟狂晕,管清撇撇嘴,还是闷闷喊了一声,现在女人保养都好,看不出实际年龄,而且自己年龄也不是太小,跟着师父完全降了一辈儿。

    一个称呼拉近了距离,陈晓玲眼圈泛红了,忙不迭掏出个大红包来,塞到管清手里,“好孩子,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谢谢姥姥!”

    管清脸皮够厚,接过红包又叫了一声,把陈晓玲高兴的什么似的,这年,过得开心!

    “妈,你的亲生女儿在这儿呢。抱抱!”虞江舟赖皮的靠在陈晓玲肩头,自己的女儿哪有不疼的,母女俩又是抱又是亲的,场面温馨。

    周轩走向虞荣,虞荣居然还正式的跟他握手。

    “虞叔叔,怎么也来机场了?”

    “来接大英雄啊,哎呀,知道你要来,我昨天晚上就没睡好。翻来覆去的把咱们交往的这段日子回想一遍,周轩哪,你的发展曲线,我是看不懂了,未来的世界属于你们年轻人!我们这些老家伙啊,甘心当陪衬。”虞荣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虞叔叔真是抬举我了,要不是江舟稳住了大后方,我怎么可能航行顺利。”周轩客观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知道就行,我这女儿啊,可是让你给降服住了。”

    虞荣不见外的搂住周轩,两人在前面边走边聊。陈晓玲看到这一幕,乐得合不拢嘴,暗中捏了女儿一把,虞江舟放开母亲就去追,又被拉住。

    “笨!”

    陈晓玲埋怨一句,虞江舟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儿,自己不该时刻跟在周轩身边吗?吴姨笑着在虞江舟耳边说了一句,她才恍然大悟,看着勾肩搭背的爷俩,倒是难得一见的场景。

    吴姨挽着陈晓玲走在后面,对着前面的人指指点点,偶有字眼落在周轩耳朵里,什么团圆,圆满,抱外孙之类。

    晚餐十分丰盛,一半都是周轩爱吃的菜,女士们喝红酒,今天虞荣却跟周轩喝洋酒,“好久没这么开心了,真好,热热闹闹一大家子人。你说是不是,晓玲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今年最高兴的一天!”陈晓玲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生日那天我给你买了礼物,还说是那天最高兴。”虞荣抗议。

    “已经被盖过了!”陈晓玲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开心就好,无论是作为公司还是家庭当中的家长,最开心的事,莫过于后继有人。拿着女儿当儿子养,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但舟儿没让爸妈失望,巾帼不让须眉,爸爸替你感到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爸!”虞江舟和虞荣碰了杯,各自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周轩,咱爷俩的话留到后面说。再感谢小神童管清,我替周轩谢谢你,航海可不是什么好活,人都能活活闷死,你给师父开怀解闷,小男子汉!来,我也敬你一杯,先干为敬!”虞荣端起酒杯,由衷说道。

    管清放下嘴里的蟹爪,面前杯子里是混合果汁,嘿嘿一笑,“不客气,姥爷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虞荣一口酒喷了出去,呛得满脸张红,咳了一分多钟才停下来,还差点把吃下去的给吐出来,他,他叫我什么?

    咳咳,陈晓玲拿白眼翻,丈夫和女儿看着聪明,这种事儿上照她差十万八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