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72章 快藏起香炉
    影视城还有收尾工作,今年部分场地已经提供拍摄,反响不错,但距离成本回收还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周轩没有进去,从外面看,整体规模还是不错的,古装庞大的战争场面也可以承载。

    “轩,影视城资金回笼最慢了。”虞江舟大有深意道。

    “影业公司才刚刚发展嘛。”周轩对此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倒没有埋怨姜靓的意思,但专业的人才缺乏,而且,负责人也都是圈外人,不熟悉其中的流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太重要,归根结底,是缺乏一线明星的加盟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分析得对。先不说国外一线明星,国内参与进来的也不多,目前还是以新人居多。如果能有个爆料新闻的话,影业公司起来也不太遥远。”

    “江舟,靓妹管理经验不足,但也有她的长处,是目前最适合管理影业公司的,你多指点她吧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不悦哼了一声,鄙夷道:“我就如实反映下情况,这么敏感干嘛,谁不知道你护犊子,尤其是身边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滴滴,虞江舟手机有新消息,低头一看,不再提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是管清发来的,俺师娘从来不吃干醋!

    苗霖所表现的从容自信,虞江舟也望尘莫及,内心也感谢管清的提醒。滴滴,管清有了新信息,虞江舟给他转来一笔压岁钱,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娘俩的小动作私底下完成,周轩专注开车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丰和镇,周轩的老家中,孔玉慧正在抹着眼泪烧香,她跟儿子打电话,一再追问下才知道,准儿媳苗霖坠海了。

    “苗苗,我苦命的儿媳妇,妈给你们做了新被子,你都还没盖上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大过年的,哭什么啊,听着心烦。”周德仁不耐烦抱怨道,又说:“你去锅里看看,炖的鱼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多少次,从今往后我不吃鱼了!”孔玉慧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淡水鱼,又不是海鱼,真不愿意跟你说话,那个费劲。”

    周德仁失去儿媳妇,心里也不开心,但他不能像女人一样哭哭啼啼唠唠叨叨,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,老两口常常吵架。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响起车笛声,周德仁催促道:“快去看看,谁来了!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路过的。”孔玉慧分析。

    打开院门,外面一辆商务车停在自家门口,车窗开车,坐在驾驶座位置的,正是自己的儿子周轩,孔玉慧心花怒放,“小轩,你怎么回来了,提前也没给说声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过年当然要回来看看了。”周轩笑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后车门打开,下来一个半大小子,孔玉慧笑得更开心,这是管清,通过电话的,连忙搂过来,管清一脸不自在,嘿嘿笑着往一边躲。

    “德仁,快过来,儿子回来了!”孔玉慧喊道,就在此时,车上又下来一位美人儿,大波浪,白皮草,长靴子,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。”虞江舟笑着礼貌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哎呀!”

    孔玉慧突然想起什么来,松开管清又跑回去,半路回来又把大门关上,周轩等人都愣住了。虞江舟更吃惊,是不是自己把阿姨给吓着了?

    “儿子又换了个女朋友,你赶快去把香炉灭了!”孔玉慧急急道。

    “胜男来了?”周德仁问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个,比胜男还俊!快点儿啊,看到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哦,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周德仁两口子刚把香炉藏起来,周轩带着管清和虞江舟已经进来了,看到老两口讪笑挡在桌子前面。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怎么了?”周轩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今年换了火炕床,看看热不热。”周德仁不知如何回答,还是妻子机灵,想到一个比较恰当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搞那么麻烦,要不就在平原或者临海买套房子,取暖用水用电都方便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有电褥子,你爸说用了不舒服,没火炕养人。来,上来坐坐。”孔玉慧拉过虞江舟的手,上下打量,她可是过来人,看得出这个女孩儿对儿子也是一个实心眼儿。

    虞江舟给两位老人送上蚕丝外套羽绒服还有玉镯等礼物,老两口推辞不要,是真不想要,这么娇贵的东西,穿戴在身上都不能干活。

    “屋里什么味儿啊?”管清抽动鼻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周德仁不会撒谎,慌张的神色更说明有问题,偏偏管清长了个聪明脑瓜,“是香的味道,谁烧香了啊?”

    周轩微微皱眉,孔玉慧连忙解释道:“这不过年了嘛,烧给神仙的!”

    “哪个神仙啊?”管清又问,只觉后腰被虞江舟掐了一把,生疼,这回做了回聪明傻瓜,不如女人直觉灵敏。

    周轩提前没打招呼,午饭也比较简单,中间一大盆鱼汤,但一家人坐在一起,有老有少,孔玉慧眼圈一红,背过脸又去擦泪。

    “我在马来西亚看到二叔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二啊,从小就不让人省心。”周德仁看了眼媳妇,还是坚持道:“小轩,现在你条件好了,要是你二叔过不下去,也想着帮一把,毕竟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干的什么,还帮他。被人堵家门口要债的事儿,你都忘了?”孔玉慧立刻翻脸了,要是她知道,自己儿子就是因为小叔子被人打死的,一定和周德宽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“二叔和一名当地的女富翁结婚了,也有自己的小生意,生活的还算不错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唉,那就好,让人省心就好。”周德仁松了口气,谁让他是个操心的老大。

    看到门外的车,老邻居们都知道周轩回来了,特意提着东西来看他,有的提着两条鸡,有的是几斤肉,还有的一袋大米,两包点心,都是大家的心意。

    人多反而不怕暴露不相识的本质,又有虞江舟给孩子们发了小红包,场面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追问更多的是两人何时举办婚礼,虞江舟俏脸绯红,不置可否,孔玉慧看在眼里喜在心里,这俩孩子还是有戏的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散去,周轩也提出要回去,孔玉慧有些意外,失望地问道:“儿啊,回来就不多住两天?”

    “航海结束后,连老师都没有去看,然后还要去首阳,看看江舟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孔玉慧听到这话,立刻改了口风,该去,立刻就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