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71章 再拜恩师
    修路以及萝卜销售问题得到了解决,晚上的饭桌才真正热闹起来,村长和其他人都热情让酒,昆洋一口也喝不下去,村长他们倒是把自己灌醉了,连他们三人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谁放的屁!萝卜味儿的!”开车的刘浪开了窗户,小冷风吹进来,全身不爽,昆洋在后面捶了他一拳,“让你瞎说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赔了夫人又折兵,还连累管清也捐了五十万。昆洋,没你这么做买卖的啊。”刘浪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做生意真不是那块料,还是开船吧。”昆洋看着脚下那一大袋子萝卜,五味杂陈,脸色跟绿萝卜一个色。

    刘浪笑着开车回到临海,先将管清送回去,已经是深夜了,灯还亮着,听到声音,周轩和温迪从屋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还没睡啊!”管清像个孩子蹦蹦跳跳过去,挽住周轩的胳膊,一天不见就想,缘分就是这么奇妙。

    “呵呵,航海英雄改行卖萝卜,我不能不支持啊。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昆洋直摆手,“别提了,亏大了,什么都没干成!”

    “不盖房子了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盖了也没人住,没用。”昆洋想开了,论脸皮厚他还差远了,斗不过这两口子的,他们堪称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这么想。现在我才知道,你的眼光还是很好的。喜秋菊心里有别人,有百姓,是个善良的女人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没个优点,我能喜欢她?现在,那大脸,那大屁股,算了,不说了,周轩你歇着吧,我跟刘浪回去。”

    昆洋坐上车和刘浪回去,一个单身一个离异,很谈得来。

    喜秋菊也不客气,第二天就给昆洋打电话,说是萝卜已经出坑了,就等临海的车来拉。这女人做事儿不含糊,绝对村长贤内助,要不是周轩帮衬,昆洋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接下来,凯旋大酒店等临海知名大酒店都多了一道食材,那便是萝卜。经过这些大厨的加工,从泥土里出来的萝卜变成餐桌上养眼的美食。

    切成长条摆成交错层叠的拼盘,萝卜炖补汤,凉拌萝卜丝,萝卜饼萝卜饺子,各式各样且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在家里,虞江舟也开始炸萝卜丸子,砰砰砰,一个个都跳到了天花板上,吓得她花容失色,只能改用密封的炸锅,直呼这辈子再也不要吃萝卜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新年喜庆,让人们惦记回家的步伐,淡忘了那些社会名流,周轩也终于从航海英雄的光环中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轩,妈妈请你去首阳过年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还要回老家看看父母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完后,咱们再一起去首阳。”

    “江舟,这就不必了,替我问好,然后再选几样礼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,就让你去,就当是年终奖励。好不好嘛!”

    虞江舟嘟起嘴,摇晃着周轩的胳膊,娇滴滴的小女儿姿态,让她这个霸道总经理也有些不好意思,咯咯笑着捂着脸扑到周轩怀里,真是难为情。

    周轩同意了,这样也可以有理由早点从老家回来。管清无家可归,师父去哪里,跟到哪里,无所谓。

    回平原县丰和镇时,周轩顺道去看了管辂祠,早已经修缮完毕,周围的汉代民居也修建完成,甚至还有游客在此过年。

    现在的管辂祠比之前要红火许多,虽然大家都是奔着汉代房屋来的。买了三张门票,周轩和虞江舟、管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管辂的形象设计图为周轩提供,恍惚间回到了过去,耳边充斥着师兄弟的诵读声,师父管辂就坐在上面打盹。然而,哪个要是偷懒,师父像是长了第三眼,抓到什么扔什么,被砚台砸中的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谁让砚台又重,又不是名砚,砸坏了师父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正堂是管辂的雕像,颇有神韵,但稍显猥琐的姿容还是被修改了,增添了很少有的威严。周轩屈膝跪在前面,虞江舟一愣,也跟着在左边跪下来,管清二话不说,跪在右边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儿来看您来了。”周轩泪湿双眼,默默自语,然后俯身大礼参拜,态度十分虔诚。

    管清依葫芦画瓢,也行大礼,虞江舟有瑜伽基础,还觉得难度很大,一套动作下来,居然在寒风中出汗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把苗苗给弄丢了,再也找不到了。”周轩长揖在地,痛哭不已。

    虞江舟要去搀扶,管清却嘘声制止,师父有委屈让他哭出来吧。对着这个丑男人,周轩似乎有很多话要说,虞江舟跪累了,拉着管清到一旁等待。

    “管清,管辂跟你什么关系啊?”虞江舟问道。

    “俺哪里知道!”管清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好像很崇拜他。”

    “把好像去掉,俺查过资料,管辂是个了不起的人,三国时期的大术士,还担任过魏国的少府丞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但年代离得也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在公司,周轩是大家长,即使是背负沉重压力航海在外,也不忘公司业务。现在师父脚下,还觉得自己是孩子,有了片刻的依靠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儿累了,每天盼着回那个家,又怕回去。徒儿每晚也不敢睡觉,直到实在是熬不住,徒儿怕做梦,怕梦见苗苗说,夜里黑害怕。”周轩泪流不止,喃喃道:“这些话,徒儿没法说,都快要疯了。师父,你撒手西去,也不管徒弟的死活,再没比你更狠心的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地上跪了一个多小时,虞江舟于心不忍,上前把他搀扶起来,“轩,走吧。”

    在路上,周轩还是萎靡不振,管清实在忍不住,好奇打听道:“师父,管辂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祖师爷!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俺祖爷爷?”管清没听清,恍然大悟,“哦,难怪一个姓,据说管辂也是周家寨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祖师爷,他是我师父,你当然要叫祖师爷了。”周轩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哦,管清自认聪明,还是没听懂,后来自己猜,师父这些本事是参考管辂的书籍悟出来的。不对啊,管辂的书哪有完整流传到现在的,应该是古代偶像。

    嘿嘿,管清笑出声,师父也是追星族,追的人还很特别,跟自己长得一样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