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70章 帮着卖萝卜
    航海英雄有五个人,周家寨就占了两个,周轩还跟这两人有着很亲密的关系,怎么说都是周家寨的荣耀。

    划拳喝酒,喝到下午两点,刘浪停了酒杯,找个地方去睡觉,等醒了酒,晚上还得开车回去。

    提到了盖房子问题,昆洋又找到了自信,傲气道:“我打算在这里盖一座最大最豪华的民宅,要有别墅的品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昆洋,你可真有钱,按你这标准,三十万打不住了!”喜秋菊双眼直冒小星星。

    三十万?其余人村干部咂舌摇头,他们家的老房子,五万都没人买,盖个新的,还是现代化的,也就是十万。

    “三十万,那叫钱吗?”昆洋呵呵笑起来,直视喜秋菊已经燃火的眼睛,内心也升起一把火,开心到无法言表,然而又被喜秋菊接下来的话,浇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有钱人,谁都比不了,盖房子时谁给你管着啊?”喜秋菊又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方便,秋菊你来如何,我可以付报酬。”昆洋眨巴下眼睛,挑衅道。

    好啊,又是一记响亮的拍大腿,喜秋菊满口答应下来,村长更开心,媳妇有事儿做有钱赚,当然好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啊,我娘家兄弟就会盖房子,我二大爷家的三兄弟卖瓷砖,我一个姐妹儿会装修,至于小工还有大工,我一个人全都给你找齐!”

    昆洋一怔,自己盖房子,喜秋菊这是把自家人都给用上了啊,这三十万,是在她家赚了一圈啊。

    大家都会算这个账,纷纷表示自己也有认识的人,还能便宜。喜秋菊就说自家的地板砖好,砸不坏能用三十年等等。

    昆洋闷头喝酒,管清小声问:“昆洋叔叔,我可没看出人家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后悔了!”昆洋恼羞道。

    “昆洋,啥时候盖房子啊,给个准信!”喜秋菊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得回去问问女朋友,钱都掐她手里呢,非要在临海买房子。”昆洋改了口风,有点不想盖了。

    大家又都不傻,难免遗憾,就在此时,村长又提出了要求,“昆洋,房子嘛,是个人行为私人财产,我舍出自己这张脸皮,替乡亲们求点福利呗?”

    “村长,你说!”

    村长只是使了个眼色,喜秋菊就起身出去了,转了一圈回来,当的一声,将一根带着泥土的萝卜放在了桌子上,昆洋懵了,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“现在快霜冻了,咱们村的萝卜都要收了,可还没个销路。”村长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,代理萝卜?”昆洋指着自己的鼻子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瞧你,真是快喜死喽。你在岛上当野人,不知道现在的城里人,多看重绿色食品。咱村这萝卜,你小时候也吃过的,外号水果萝卜,全国最好吃的就是咱村里产的。可是吧,价格贵,销量不好,今年预定也少了,还有不少没卖出去,自家又能吃多少啊。”喜秋菊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我上哪里卖去啊!”昆洋发呆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你一边咬着萝卜,一边打广告,好吃顺气儿,气死开药方。”村长比划了一下,非常认真那种,又说道:“昆洋,我可不是嘘呼,现在周家寨的萝卜,真是比药丸都好使。上次我胀肚子,闷的肠子疼,就一边走一边吃萝卜,哎呀,那一串串的屁啊,砸了后脚跟一路子,等回家,肚子就瘪了!”

    放下筷子,昆洋吃不下去了,喜秋菊拍拍他的肩膀,演员似的,眼泪哗啦啦往下淌,“咱村位置不行,拆迁开发都轮不上,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剩下一些老娘们和老人,不种萝卜干什么啊。你看这萝卜,一个个鼓胀账的像是给孩子吃的奶,比我的都大,你看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看不下去,昆洋闷头不说话,桌子底下踢了一下管清,管清说道,“俺昆洋叔叔是航海的,又不是菜贩子。”

    “管清,可不能这么说。今年萝卜收成这么好,却卖不出去,没钱看病没钱上大学,东家哭西家跳的,婶儿抠唆这点钱,都他娘填老鼠窟窿了!”喜秋菊连忙制止管清。

    “要不,问问俺师父啊?”管清提议。

    “周董可没你俩这么事事儿,准能成。”喜秋菊反而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周轩接到电话,得知这个情况,一口答应下来,这种萝卜还真不一般,色泽翠绿,没有辛辣感,高档酒店是能用得上的,当是朋友家帮忙。

    昆洋长舒一口气,回去跟好兄弟道谢吧。刘浪还在睡觉,现在也开不了车,昆洋又在大家的陪伴下转了一圈,好容易挨到天黑,便急着要回去,却被留下吃完饭,说什么也不能走。

    中午吃得晚,又吃得饱,昆洋没什么胃口,但村长夫妻的话却不少,村长试探道:“昆洋,那个,咱们村现在修路呢,挨家挨户的集资,最低二百,多了不限,外出的呢,也可以参与。”

    要钱!

    没赚到什么,又是萝卜又是修路的,昆洋差点就要翻脸,只是鼻子里发出个音算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昆洋啊,村里不修路,一到下雨就泥泞的走不出去,真成了下雨天留客天了。唉,进不来村子,卖个树都难,其他的菜也不好运出去,自己拉县城卖还到处撵。”喜秋菊又开始落泪了,满脸泪痕,让人想陪着一起哭。

    “农民真不容易啊。”昆洋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国家给补助一点,老马的意思是公路到家门口,到大门口,可就是钱吧,集不齐啊。”喜秋菊暗示道。

    “一家二百,你家拿几百啊?”昆洋没好气问。

    “两万!”喜秋菊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把昆洋和管清都吓一跳,这个抠唆婆娘居然出了这么多血!喜秋菊嘿嘿笑道:“还有点钱,但不能都拿出去吧,以后的日子可咋过?”

    “懂了。”

    昆洋郑重点头,他懂的不只是对方要捐款的含义,还有一个事实,喜秋菊和马村长真的是太般配了,一样的庸俗,一样的热心肠,没那么高尚,但也不渺小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个人出五十万。”昆洋拍板了。

    “俺也跟五十万,但得跟俺师父打招呼,他同意了就捐。”管清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喜秋菊直拍手,激动道:“这下齐发了,好超了呢,给你俩立个碑!”

    “别了,困难户就别让他们集了,剩下的给他们分分,算我回报乡亲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家也退回来一万呗?”喜秋菊眼巴眼望看着昆洋,村长大声呵斥她不地道,但也斜眼儿瞅昆洋,一万块,不是小数目,他工资才一千三!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娘哎,真是喜死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