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68章 幸灾乐祸
    此时无声胜有声,过了一会儿,虞江舟嘤嘤哭了。

    周轩叹口气,将她揽在自己怀里,一只手握住柔荑,轻声道:“我知道你很辛苦,格外受不了我给你的委屈。但是,江舟,我真的希望,你能给我一点时间,我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,我都懂。就是,看你冷冰冰的样子就难受!”虞江舟转过身来,双目含泪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唉,我也不想辜负任何人。但是,已经错的太多。”周轩闭上眼睛倒在沙方靠背上。

    “轩,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无法原谅自己。对不起。”握着的手没有松开,虞江舟将头靠过去,幸福无比,然而很快笑容收敛,默默落泪,“对不起,苗苗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主卧室房间被锁了,虞江舟平时住在次卧,周轩没让她搬出来,而是住在她对面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为了这份感情,虞江舟也是拼了,从不做饭的千金大小姐,清早起来也在厨房操练起来。啊!呀!烦死啦!

    虞江舟在厨房打仗,周轩也睡不了懒觉,下楼后,饭桌上摆好了早餐,不由竖起大拇指,“不错哦,干饭配咸菜!”

    “那是粥和炒菜。”虞江舟翻翻白眼,说话间,管清也趿拉着拖鞋下来了,伸长脖子笑问:“真香啊,俺都记不清多久没吃过烤玉米了,又焦又甜,那时候俺可没少偷吃。”

    周轩忍住笑,认真吃饭,虞江舟没好气道:“那你真该回周家寨好好住一段时间!”

    桌上没有烤玉米,桌下也没有,管清不相信,将米饭都倒腾到另一个碗里,还是没发现烤玉米,只有糊米粒,嘿嘿笑了,“江舟师娘厨艺有个性,干饭都做出烤玉米的香味儿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粥,粥!”

    虞江舟气蒙了,端起自己的那碗闷头吃起来,“别说,味道还很香甜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江舟师娘,你有没有淘米啊?”管清装作无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啊?虞江舟一愣,还有这个环节,她根本没想到直接下锅了,连忙从碗里找砂砾,管清却爆笑,周轩笑道:“江舟,别听管清的,这米不用洗。”

    “哼,臭小子,你别得意。你师娘会的,我早晚也会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欢快的场面又安静下来,各自低头吃饭不说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虞江舟的厨艺还是没有见涨,还弄坏了不少电器,懊恼不已。其实,非是虞江舟不聪明,因为她是虞江舟,不爱做饭,不喜厨艺,没有兴趣爱好,怎么会做出可口饭菜来呢?

    所以,等管清跟着昆洋回家乡,虞江舟就后悔了,因为做饭的重担又落在了她的肩头,每天忙得不可开交,比洽谈业务都要繁琐。

    再说这天早上,垂头丧气的管清和趾高气昂的昆洋坐上车,由刘浪驾驶直奔周家寨。

    “管清,看我今天这身打扮怎样?”昆洋扯了扯脖子上的金丝儿领带。

    “可别再紧了,周家寨东头的赵爷爷就是这么勒死的!”管清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乌鸦嘴!看我今天大展雄伟,定让喜秋菊羞愧难当,让村长臊得抬不起头来!”昆洋豪情满怀,又使劲勒了勒领带,透不过气来了,带上摘掉,最后自认为不带了领带也很帅气,还敞开了衬衣。

    刘浪嘿嘿笑,这就对了,英雄本色,不矫揉造作。

    刘浪来过周家寨,这次还是差点迷路,大路好走,而隐藏在树林和田间的周家寨,需得拐上十几道弯,绕来绕去就会把人绕晕。

    迎面一辆牛车,赶车人木然的看着这辆高级轿车,拉车的牛也淡定的抬头看了一眼,嘴巴蠕动回味着今早吃过的美餐。

    “哈哈,崇拜吧,卑微吧!”昆洋高声道,刘浪笑的眼泪出来模糊视线,到底颠在一个大坑里,昆洋脑袋狠狠撞了一下,恼道:“刘浪,你会不会开车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帆船不如你,车技咱还是一流的。坐稳了啊,让你们体验陆地海洋的感觉!”

    呦吼~

    刘浪大喊着,真就在土路上加速了,昆洋的屁股没有在座位上连续停留过十秒,胃里更是翻江倒海,直嚷嚷,你再乱开车,我就吐了啊!

    “二伯,方向错了,左边!”管清指挥道路。

    终于,来到了周家寨。偏远安静的小村子,因为一辆车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,无需广播电话,只要听到外面有动静,就有人跑出来,歪着头往里面看。

    “去村长家!”昆洋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每天都在村委会待着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昆洋一愣,“没想到村长还挺敬业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他是不愿意待在家里,什么活都得干,还经常挨骂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来到村委会,是间大院子,所谓大门就是院墙挖开一个方形洞,左边挂着白底黑字的牌子,右边则是白底红字。

    进去后,昆洋朝着写有村长办公室的屋子走去,而管清却径直去往会计室,昆洋恍然大悟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距离屋门尚有一米远,便听到里面如雷的鼾声,现在不过是上午九点多,村长晚上就住这里,还没起?

    看出昆洋和刘浪的疑问,管清嘿嘿笑道:“村长挺忙的,每天睁开眼睛便想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有人敲门,里面传来个中年男人的声音,“还没到点儿,下午再来!”

    “村长,有人来看你媳妇了!”管清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哦,她去赶集了,中午回来。傻,谁要看俺媳妇!妈的!”

    村长翻身起来,穿着裤衩披着厚外套打开了门,随之而来是暖洋洋的臭气,让三人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啊,管清来了啊!呀,昆洋老弟!”村长也看电视,一下子就把二人认出来了,又解释道:“别怕,我没官架子!”

    噗!刘浪憋不住笑了,这个村长有点自恋。

    “村长,你和秋菊分居了?”昆洋幸灾乐祸问。

    “哪有,我就是脱了衣服睡舒服。这不,非要生个二胎,可把我累死了。”村长唉声叹气,回去找来裤子套上,招呼大家去他办公室坐着。

    电壶嘎拉拉响着,村长抓了三把茶叶分别放在三个盖杯里,中间还提了下裤裆,刘浪三人打定主意,这茶,不能喝了。

    “昆洋,你可显老了啊!”开水了,村长将茶水端过来,皱眉说道,深表同情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