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65章 不愿放开
    临海已经是深秋,空气中透着清冷的味道,天空繁星点点,这个时间,机场也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没有盛大的欢迎人群,没有鲜花掌声闪光灯,这也是周轩刻意安排的,准备回来一事,除了二哥刘浪,他跟随也没说。

    裴胜男忍住没发豪华客机上的照片,甚至关了手机,可此刻的她,已经是泪流满面,世界很大很美,海上激情万丈,可怎么也比不上临海这片土地带给她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昆洋没什么反应,他离开这里太久了,甚至都觉得一切很陌生,像是又到了另外一个国度。

    “是周轩,周轩回来了!”

    在机场的出站口,周轩等人还是被机场的工作人员认了出来,女孩子们尖叫的围过来,顾不得打扮,有人甚至激动的落泪,纷纷围过来合影留念。

    周轩没有拒绝,跟她们分别合影签名,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,刘浪忍不住赶了过来,才算是结束。

    “三弟,可想死我了。”刘浪过来紧紧的拥抱周轩,坚强的汉子,竟然控制不住眼中的泪水,哭得像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让二哥费心了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这心啊,整天提溜着,你瘦了,我也没胖啊!”刘浪呜呜道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哭个啥,俺师父好着呢。”管清道。

    “管清,长高了不少,臭小子,在外面出尽了风头,却从来不提你二伯!”刘浪拍拍管清的小脑袋,一把泪水抹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二哥,这次是真的回来了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你都不知道,大家多惦记你,我没告诉他们你回来,一定会落下埋怨。”刘浪擦干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失败了!”周轩黯然道。

    刘浪明白周轩指的是什么,重重的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好兄弟,你从来不会失败,你让哥哥明白,什么样的爱,才叫做感天动地,生死不离。”

    “轩,我好冷。”裴胜男道。

    “胜男,你也是好样的。”刘浪连忙过去打开了车门,还是那辆不算起眼的商务车。

    接着,刘浪又去跟昆洋打招呼,虽然之前不认识,但脾气秉性还是有几分相似,没说几句,就笑着各自打了对方一拳,算是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刘浪开着车,行驶在有些空旷的街道上,车上的五人,心思最复杂的莫过于裴胜男,跟周轩朝夕相处了这么久,如今回来了,反而是一种新的别离。

    不至于不见面,但应该会屈指可数,而且,她曾经的对手之一,也是最具实力的对手虞江舟,又将成为周轩最亲密的身边人。

    时光不能倒流,如果可以,裴胜男宁愿放弃具有天分的英语专业,改行去学习企业管理,就不信干不过苗霖和虞江舟。

    “二哥,把我和管清送回家,然后将胜男也送回家,昆洋兄弟你给安排个地方吧!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昆洋好说,先跟我一起住,正好我一个人也挺闷的。”刘浪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把我先送回去?”裴胜男有点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裴阿姨不想见我,却一定很想见你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熟悉的路,熟悉的草坪,还有那熟悉的别墅,隐隐能够看见,客厅里还有变幻的光芒,可能是虞江舟忘记了关电视。

    周轩和管清下了车,就在车子发动的刹那,裴胜男趴在车窗上,再一次泪如雨下,有些人你可以走进他的生活,却永远也难以走进他的心里。裴胜男内心也是极为敏感的,小小的帆船上,周轩和她始终有距离。

    “别出声!”周轩做出了嘘声的手势,轻轻打开了屋内,不想惊扰了虞江舟的梦。

    然而,客厅里的一切,却让周轩一时间呆住了,心中充满了难言的情绪。

    电视果然开着,是新闻频道,音量调的很低,支持人的声音犹如梦呓,虞江舟正蜷缩在沙发上睡觉,手里的遥控器滑落在地上,那张俏脸之上,依稀可见浅浅的泪痕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虞江舟向来都是女强人的形象,如今更是执掌着百亿企业,可是在这寂寞清冷的别墅里,她却展露出了身为女人脆弱的一面,缺少爱的关怀。

    周轩抬抬手,管清坏笑着轻手轻脚的上楼去了,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虞江舟,又摇摇头,女人太复杂,他还不能理解,为什么有舒服的大床不睡。

    周轩缓步来到沙发跟前,探身将虞江舟抱了起来,朝着卧室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在睡梦中的虞江舟,好像漂浮在海上,却嗅到了熟悉的气息,她骤然清醒,看到了那张熟悉英俊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轩,我是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虞江舟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下,疼痛传来,证明不是在梦中,而是在周轩的怀里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粉拳,一下下捶打在周轩结实的胸膛上,接着,就是虞江舟大哭的声音,传遍了整个别墅。

    管清刚拉开卧房的门,连忙冲进去,关了个结结实实,又把耳朵堵上了,嘟囔道:“女人真麻烦,俺师父什么都好,就是这点想不开!”

    “轩,你知道吗,我天天都在担心,怕你永远也不会回来了。”虞江舟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江舟,一切都过去了,我还是我,并没有什么改变。”周轩将虞江舟轻轻放在了大床上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你变黑了,变瘦了,变成熟了。”虞江舟还勾着周轩的脖子,直到他躺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表面,心,还在这里。”周轩捂了捂胸口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还走吗?”后面三个字,虞江舟说的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不走了,帆船留给了戴维,今后也不会再去航海了。”周轩取出一方手帕,轻轻替虞江舟擦去脸上泪水。

    虞江舟长舒了一口气,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,她知道,身边的这个男人,心里有着难以愈合的伤痕,她依然要付出长久的等待。虞江舟曾经问过,如果没有苗霖,周轩是否会爱上自己,当时他回答的毫不犹豫,此时虞江舟却没有勇气再去证实一遍。

    “江舟,睡吧!”

    “可以枕着你的胳膊睡吗?我刚才梦见自己也漂泊在海上,孤独、无助,不远处,一艘帆船倾倒在海面上,上面没有一个人。”虞江舟道。

    “梦是假的,而我是真的,别怕,安静的睡吧!”

    虞江舟头枕着周轩坚实的臂膀,再次沉沉的睡去,一只手还紧紧抓着周轩胸前的衣服,生怕一松开就失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