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62章 不能再失去
    “轩,不要这样,你还有我啊。”裴胜男抱住周轩哭起来,周轩却看着莱茜。

    “我,只是,莱茜不接触外人。”布兰登耸耸肩膀,表示非常为难,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“轩!”莱茜又喊了一声,还笑嘻嘻的跑了过来,在这一刻,周轩眼中看到的是苗霖,而不是一个马来西亚女孩儿,放声高喊,苗苗!

    来自两个世界的两个人相拥在一起,周轩痛哭失声,将莱茜搂得紧紧的。莱茜还在笑,轻轻抚摸周轩后背,柔情安慰。

    “受不了了,我先回车上。”昆洋红着眼圈钻到车里,使劲瞪大眼睛,大爷们,不能哭!

    恋恋不舍的,周轩先松了手,感激道:“莱茜,好姑娘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莱茜还在笑,用手擦去周轩的泪痕,管清跑过来,商量道:“莱茜,俺可以抱你一下吗?”

    莱茜张开双臂,管清悲从中来,扑到她的怀里,“师娘啊,俺师父可想死你了,俺也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那不是苗苗,是别人的妻子,周轩狠心转身也上了车,等警车启动,还是忍不住看向后面,莱茜正摆着手,那笑容是安慰,也是回报。

    模糊的视线中,又是苗霖的影像,直到布兰登将妻子搂住,周轩才从混乱的思维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找不到了!再也找不到了!

    什么叫生无可恋,此时的周轩体会深刻。

    拉普尔区,这是伦敦著名的富人区,富裕是基本条件,住在这里的人有地位有社会影响力,名副其实的上流社会。

    一名东方女孩儿对着窗口默默流泪,她的丈夫正抱着女儿看网上的视频。

    “Ring,看,这是谁?”

    裴德曼疼爱的将女儿抱在膝盖上,指着笔记本屏幕问道。上面是他和周轩在宴会上的合影,这也是裴德曼为数不多的异国好朋友之一。

    “baba!”这个叫做ring的女孩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裴德曼哈哈笑起来,亲了亲她可爱的小鼻子,罗雨凝转过身,嗔道,“ring,不要缠着爸爸,到妈妈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抱起女儿,罗雨凝还是愁眉不展的样子,裴德曼柔声说道:“甜心,上次已经错过和周轩的见面,这次不要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为难自己,我很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,已经失去了他,不能再失去了。”罗雨凝泪眼婆娑的搂着女儿。

    “该属于谁的,就是谁的。甜心,去吧,要不我陪你一起?”

    裴德曼的劝说让罗雨凝动了心,犹豫了很久,终于拿起了电话,拨通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但沙哑疲惫的声音,罗雨凝突然紧张起来,深吸一口气,才说道:“轩,我是雨凝。祝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能和你见一面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就要准备回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轩……”

    嘟嘟嘟,电话挂断了,罗雨凝愣了好半天,任凭泪水冲刷清秀的脸庞。小女儿瞪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妈妈,扭头又看到裴德曼和周轩的合影,baba!

    “瞎叫什么,你的爸爸是裴德曼,是英国最伟大的诗人!”罗雨凝嗔道,扬手在小屁股上打了一巴掌,ring立马哭了,哭声让罗雨凝更觉心烦,将女儿从腿上推下。

    裴德曼弯腰抱起哭泣的女儿,手按在罗雨凝肩头,“甜心,这种结果也是很好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亲爱的,我好累。”罗雨凝将头靠在裴德曼身上,闭上眼睛流泪道:“我辜负了爸妈,背叛了轩,我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一辈子保护你,我的甜心。”裴德曼微笑道。

    在丈夫的安慰下,罗雨凝安静下来,只是看了女儿一眼,她就立刻张开小手求抱抱,心头一软,还是将孩子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ring,妈妈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你,所有指责也都是为了你。永远,永远,不要离开妈妈好吗?”罗雨凝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baba!”

    “对,也不能离开爸爸,我们就这么生活下去,一家人,永远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“甜心……”裴德曼轻声呼唤,罗雨凝摇摇头,“亲爱的,不要再劝我了,轩的心里有了别人,我拥有的也不能松手,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尊重你所有选择,甜心,我爱你,也爱你,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一家三口深情相拥,ring却还在偷偷瞅着笔记本上的合影,嘻嘻笑了。

    回到领事馆后,周轩说道:“胜男,收拾下东西吧,咱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裴胜男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临海!”

    耶!裴胜男欢呼跳跃,漂泊在外,要说不想家那是假的,在这点上,裴胜男比很多女孩儿都要坚强,没有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怕被周轩送上岸,给她买机票赶回去是一方面,另外闫平川也能照顾母亲。

    “那,那,你们都要走啊?”戴维依依不舍,他是本国人,自然要留下,也没有理由追着周轩去中国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戴维,我们还可以常联系。你自己,有什么打算吗?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想航海,去北极!”戴维说道。

    昆洋眼睛放光,羡慕不已,但他该回去了,被周轩从荒岛救走,他还从未回家,起码要先回去看看亲人。

    “北极!希望一切顺利,早日到达!”周轩笑着鼓励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戴维用力点头,又迟疑道:“周轩,能不能将温迪留给我啊,你们也不能带着它上飞机,如果空运的话,闷死了可不赔偿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周轩倒是没想到,温迪年纪不大,却饱受苦难,直到现在还没有主人认领,让人心疼。但是,同行这么久,大家都跟温迪有了感情,管清第一个就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俺不同意!你只是每天开船,啥时候管过温迪,都是俺照顾它。”管清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去北极我会带着它的,就像是对待自己儿子!”戴维打包票。

    “对待亲爹也不行,温迪不能再受苦了!”管清鼓着腮帮子,戴维皱眉道:“这话太难听了,真没有礼貌!”

    有过航海经历的人都知道,海上最难熬的是孤独,戴维也想有个动物陪在身边。管清不同意,裴胜男也不答应,其实看到他们在收拾行李,温迪就靠在周轩身边,只怕温迪都留不下它。

    “嘿嘿,温迪不跟你走!”昆洋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昆洋,你跟我走!”戴维一把拉住昆洋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这话有歧义,你说我是狗,是不是!”昆洋手指戴维,质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