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61章 可以抱下您的妻子吗
    “轩,追我呀,来,追我呀!”梦中,苗霖露出孩子般的笑容,朝着他勾起小手指,咯咯笑着往前跑。

    “苗苗,等等我!”周轩在后面追,但是二人之间总是保持一定距离,听得清声音,却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“轩,我没有忘记你,一直都记得你哦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为何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快来,追我呀!”

    苗苗!

    周轩大喊着从梦中醒来,一头大汗,头昏脑涨,后脑勺还疼得厉害,周围却是陌生的环境,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橱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醒了啊?”管清凑近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周轩疲惫问道。

    “布兰登家里。”

    记忆纷至沓来,周轩前来寻妻,却发现那个女孩儿并非苗霖,之后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布兰登和他的妻子莱茜也在场,莱茜躲在布兰登身后,看到周轩又缩回去。周轩低头长叹,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得知周轩在寻找未婚妻,一路追随货船到英国,布兰登惊讶之余,也非常感动。

    “周轩先生,我平时在海上,不常关注新闻,失敬了。”布兰登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失敬在先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周轩有气无力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是我没问清楚原因。”

    两人冰释前嫌,周轩不解问道:“您的妻子得了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“唉,我妻子原来是名运动员,我在电视上看到她的演出一见倾心,追到了马来西亚。这原本是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,但在我们结婚纪念日当天,莱茜玩海上冲浪时撞到了一艘货船,溺水还有脑部重创,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了。”布兰登黯然道。

    “但你没有放弃治疗的希望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用尽一切办法要让她恢复。以前莱茜活泼开朗,现在却变得非常封闭,除了我,不与任何人接触,有时带她去看医生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”布兰登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今天她表现很安静啊。”裴胜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也感觉非常奇怪。”布兰登笑了,拉住妻子的手,宠溺的眼神像是看待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对于这种病症,医生怎么说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心理和身体双重的疾病,医生建议让我带着她去曾经喜欢的地方多转一转,莱茜喜欢大海,所以就租了一艘船带她航海旅行。”布兰登苦笑,这场旅行花光了他差不多所有积蓄,有时他都要放弃,在暴风雨中随着沉船和妻子一起消失。

    “在澳大利亚时,有一艘沉船,你们为什么要靠近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莱茜是被同样一艘货船撞到的,她总以为自己已经死了,被船撞死了。我靠近那艘货船,然后带她离开,是想说,她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用心良苦!布兰登说,这个方式是管用的,从那以后,莱茜偶尔会开口讲话,虽然支离破碎词不达意,但总归还是能讲的。

    “那艘货船,你们看到了什么没有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断成了两截,我还特意往里看了看,空空的,死尸也都被打捞走了。”布兰登说到这里,低声道:“没有看到和莱茜长得很像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五雷轰顶!

    周轩重重闭上眼睛,人显得极度憔悴,就像是一也飘入深海的扁舟,随风漂流,无所谓生或者死。

    裴胜男轻轻碰了布兰登一下,让他别再说了,后面的事情他们已经大致了解,说多了只会增添周轩的忧伤。

    怀特都说苗霖已经不见了,周轩跨越三大洋,行程万里,也没有换来奇迹,这段感情难道就要画上句号了吗?

    KK,突然,莱茜嘴角向后,发出奇怪的声音。布兰登如遭电击,激动的扶住她的肩头,“哦,亲爱的,你是在笑吗?”

    Kk……

    莱茜脸上的肌肉抖动两下,露出类似笑的表情,布兰登哭了,将妻子的手放在脸上摩挲,“太好了,亲爱的,你正在好转!我马上就要卖掉房子,咱们去法国治病,一定要把你治好。”

    莱茜却不看丈夫,歪头看着周轩,眼中多了柔情。

    不是苗霖,却有相似之处,周轩看呆了,泪水悄然滑落而不自觉。莱茜缓缓伸出一根手指,周轩愣了下,也伸出食指,与她触碰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,莱茜发出清晰的银铃般愉快的笑声,眼角嘴角是真真切切的笑意,这个样子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布兰登高兴坏了,“有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,亲爱你的,你也被周轩的故事打动了对吗?”

    莱茜又恢复呆滞表情,但却让丈夫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周轩强忍心头的失落,在管清搀扶下站起来,说道:“布兰登,你我相识是缘,莱茜的医疗费用由我来出,我会让朋友联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,让我如何感谢你!”布兰登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病好了,总该有个家,留着吧,这里一定有莱茜的美好回忆,不要让它消失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莱茜病好些,我就去工作,一定还你的钱!”

    布兰登没有拒绝,妻子的病情已经拖延太久了,他很需要这笔钱。周轩当即给易昒打过去电话,将地址发给他,说是这里有他一位朋友,需要帮助,花费就从版税收入里扣除。

    易昒并未问具体事情,一口答应下来,小事一桩。

    “师父,咱们,去哪里?”管清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是啊,去哪里?临海,大海,还是某个令人流连忘返的美丽小岛?周轩心如死灰,去哪里其实都一样,毫无目标。

    彻底失去了希望,周轩整个灵魂都被掏空了,拖着沉重的步伐下楼,走向大门。

    布兰登拉着妻子的手在后面相送,周轩缓缓回过头,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一定再见!”布兰登说道。

    “轩!”莱茜含着手指突然又喊了一声,这个神态不属于苗霖,她绝不会做出这等小女儿痴傻姿态,但周轩却肝颤寸断,轻轻点点头算是答应。

    苗苗,我还是失去了你。

    周轩带着极大的不甘和无尽的失落,离开这个在英国轻易找到的房屋,即将上车时,他突然回过头,哽咽道:“布兰登,我有个请求,不知能否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,抱一下您的妻子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