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54章 总要面对
    医护人员围着照片认真看,“没见过!”“哦,我见过她!”“你忘了,是那个失忆的女人!”“是有点像,但和照片上的不是同一个人啊?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周轩激动不已,“请问,是不是一个英国男人带着那女孩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名女孩儿挺漂亮的,只不过受了伤失去了很多记忆。不过她的丈夫可真爱她,简直像宝贝一样对待呢。”一名小护士羡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说说具体的情况?”周轩急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因受过外伤导致大脑受损,病情很严重。看过他们之前的检查结果后,我们建议他们去巴黎看病,结果女孩儿非常抗拒,除了她的丈夫跟谁也不交流,甚至基本的检查都不让做。”小护士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他们就放弃了?”周轩急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丈夫当然希望妻子接受治疗,但询问治疗费用可能高达几十万欧元,那个男人犹豫了,说是要回英国出售房产才能凑齐。”小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,他回英国去了?”周轩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这么跟我说的,看得出来,他不是个有钱人,晚上连最便宜的旅馆都不住,就和妻子住在货船上,真可怜啊!”小护士煽情道。

    周轩捂住胸口,里面翻滚的疼痛让他面色苍白近乎窒息,有医生问他是否不适,周轩摆摆手,跌跌撞撞离开了这家小医院。

    眼前模糊看不清来路,周围人只把他当做是走路不稳的醉汉,没人把他和航海英雄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就这样晕乎乎回到酒店,周轩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不,苗霖需要自己,她需要关怀,从封闭的自我空间走出来,她也需要钱,去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看病。

    周轩一骨碌爬起来,挨个敲开大家的屋门,裴胜男和管清刚刚游玩回来不到俩小时。

    “师父,咋啦?”管清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,去英国,立刻走。”

    周轩大步走向电梯,大家急忙收拾行李跟了出去,第二天早上,法国记者扑了个空,周轩只是在法国蜻蜓点水式逗留两天,已经悄无声息的走了。

    得知苗霖可能遇到的困窘,大家都一言不发,也都盼着赶快到英国。

    全世界的网友沸腾了,答案揭晓,周轩的目的地和他们猜测一样,但是网友们想不到,这无限风光之后,是一颗支离破碎,伤痕累累的心,二者具有巧合性。

    大西洋风大浪急,行程不是太顺利,期间还遇到了几次危险,有时不得不在小岛上停靠,等风浪过后再通行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久能到英国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天吧。”戴维安慰道:“我已经联系了国内的朋友,尤其是码头管理机构,那艘货船一直都在,还没有离开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昆洋仰头一声长叹,吓得温迪狂叫了几声。戴维好笑道:“你突然发什么感慨啊?”

    “妈的,我要是女的,非嫁给周轩不可!”昆洋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,他摆摆手,一本正经道:“我是认真的,为了未婚妻,穿过大半个地球,横跨三大洋,还到过南极,这份真情感天动地,也感动了我啊!”

    “苗苗是幸福的。”裴胜男由衷说道,这等状况下,毫无醋意,只有赞许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突然有点紧张。”周轩坐在甲板上,眼睛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,但结果只有一个,已经锁定在英国,无论是怎样的果子,都要仰脖吞下去!

    寻找苗霖需得暗中行动,周轩寝食难安,帆船一直以最快速度航行,飞驰在大西洋之上。

    “网友们反响很热烈,还有漫画都出来了,模拟了授勋现场,真逗。”裴胜男看着留言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师父在英国更没有自由活动的时间了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到了英国,这些事都包在我身上!”戴维拍着胸脯打包票,大家反应平平,一笑了之,戴维急了,“别的地方不敢说,在英国我还是能找到一些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光顾着吹牛了,还是想想怎么跟老丈人解释弄丢人家女儿的事儿吧。”昆洋皱眉提醒,外国人真想得开,抛洒骨灰时还哭得稀里哗啦,现在没事儿人似的,论重情重义,都不如中华男人。

    戴维直咧嘴,想了想,说道:“要不,我还是别登岸了,就在帆船上等你们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授勋发的奖金我可替你代收了。”裴胜男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宁可不要那笔钱。周轩,你帮我想想办法,回去后怎么面对岳父?”戴维慌了,这个问题他想过很多次,但自认那将是遥远的事情,结果眨眼间已经快回国了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的个性不一样,只怕我很难帮到你。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不,苗霖不也有个养父吗,你是怎么面对他的?”戴维取经道。

    顷刻间,周轩陷入回忆之中,失去女儿的段辰悲痛欲绝,大有生无可恋之感,一向潜伏在地下的他,不顾一切的冲出来,将周轩围在了九泉山上,甚至以枪口相对。

    那是两个心碎的男人互相怒视责怪的场面,周轩有责任,段辰更是有错在先,但没有段辰让女儿靠近周轩这个决定,两人将生活在两个空间,或许此生都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“周轩,别愣着,快说啊!”戴维摇晃着愣神的周轩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不管他怎么打骂责怪,记住一点,他失去了女儿,就把你当做了自己的孩子。”周轩黯然道。

    戴维一怔,仔细回味这句话,用力点点头,却捂着脸哭了,被尘封的内疚瞬间全部释放,回家就像是坐牢,十分煎熬。

    来到英国西部码头,戴维看向岸边,惊呆了,岸边站着的不是围观群众,而是整齐划一的仪仗队!

    等到帆船靠近,仪仗队乐曲开始演奏,隆重而盛大的欢迎仪式。

    “哇,帅呆了。”裴胜男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哇,美爆了。”昆洋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昆洋所指是女子仪仗队,红色上衣,白短裙白色长靴,妩媚又不失英气,以最为标准的甜美笑容和精湛的表演欢迎周轩等人的到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