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51章 有趣的问题
    关于贤士公司的问题,进行了四十多分钟的提问,管清都坐不住了,在座椅上扭动两下屁股,不悦道:“你们都掉到钱眼里了,就不能换个其他的问题?”

    哄笑过后,一名澳方记者起身问道:“管清,我们对你在克拉拉专访上的表现印象深刻,你的师父尊崇历史文化,在古代,到了你这个年龄已经结婚了,为何这方面没有效仿古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嘛,人的寿命在延长,而且还有法律规定不可早婚。你说你,鼻炎十几年了,说话都瓮声瓮气的还抢着发言。”管清鄙夷道。

    记者尴尬一笑,没有反驳,不用说,说准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进行一个有趣的问题。”是一名美国记者,手里拿着两本杂志,满脸喜气,嘴唇的皱纹显示他正在极力掩饰喷笑,“昨天国内朋友空运给我两本最新杂志,我想,这是西西里岛最先到达的,《偶遇公子》和《时光》。”

    哦,众人唏嘘,两个都是业界赫赫有名的期刊,可以说是如雷贯耳,可是这和周轩什么关系,又有什么笑料爆出?

    大家交头接耳猜测,估计是周轩上了其中一个的封面,这种可能性最大。但是,看两位期刊到场负责人,都带着自信的笑容,大家更为迷惑,到底是哪家占了优势?

    当两本杂志封面都面向众人时,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溜圆,这回轮到大家爆笑了,艾伦和诺斯却愣在当场,随后相互怒视。

    “一本以开放而著名的杂志,一本严肃高端的杂志,请问周轩先生,您当时什么心理,同时登上了两个风格迥异的封面?”记者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嘿嘿,昆洋笑了,他平时不关注时光杂志,倒是看过偶遇公子的电子版,航海无聊时还会从其他国家买上几本途中消遣。

    周轩有些尴尬,随后也忍不住笑了,“怎么会是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周轩先生,这是我们问您的呀!”美国记者强调。

    “轩,到底怎么回事儿啊,你还穿着睡衣上封面!”裴胜男瞪着眼睛质问,匪夷所思的是,下一刻马上换了正装登上另外一种杂志的封面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啊。”周轩低声道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骚动,周轩向来沉着,应对记者也是对答如流,这次便有些局促,又好笑又可爱。

    “嘿嘿,偶遇公子应该是第一个邀请周轩的。”艾伦起身得意宣告。

    “不在乎先后,周轩的形象更适合在时光刊登。”诺斯不悦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诺斯,别整天拉着一张脸,厉害的是那些封面人物,你跟着摆什么威风。”艾伦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看得开,也没见跳出偶遇公子的低俗正经起来!”诺斯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怎么,想跟我们比这期的销量?其实,如果都在报亭摆放,我们的杂志销量可以甩你们一条街!”

    “有销量没质量,哪里比得上时光的口碑!”

    “偶遇公子怎么了?这样的杂志是给男人看的!请问,在座的,没有看过偶遇公子的举手!嘿嘿,不多吧,全都因此受益。”艾伦遥指管清,坏笑道:“推荐你过两年也看看,这将是你人生中的启蒙老师。”

    记者们笑弯了腰,而周轩在这个空档才从昆洋和戴维处大致了解两本杂志,也是直抽冷气,隐隐的牙疼。

    “胡扯!时光封面上的都是拯救世界的男人!”诺斯傲气道。

    此处有掌声,记者们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,时光上的封面人物都是有影响力的各国杰出人物,每一个都在国家的发展或者某一领域做出名垂史册的功绩。

    偶遇公子吸引眼球的,是那些身材火辣的照片,而时光之所以深入人心,是它严谨的发行态度,超出国际媒体的偏见评论,有独特的见解。

    艾伦和诺斯争吵起来,艾伦抹了把头上的汗,将领口往下拉了拉,诺斯也解开中规中矩的衬衣袖口扣子,高高撸起来,眼看就要发生肢体冲突。

    “周董,这个话题非常有意思,请问,此时此刻,您最想说的是什么,请用一句话来表达。”本国电视台记者在这方面的涵养较高,再度提问,意在平复有些混乱的秩序。

    所有目光再度聚焦周轩,他笑了,拱手问道:“艾伦,诺斯,你们说过的和贤士投资合作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艾伦哈哈笑起来,诺斯也苦笑摇头,但都表示,依然作数,怎会出尔反尔,而且也很乐意。莫名的火气也烟消云散,连两位也觉得出现这样的局面非常搞笑,只怕自期刊发行,这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“周轩先生,还没有解释为何答应两家期刊的邀请。”还有记者追问此事。

    “诚实讲,我就是为数不多的,从未看过偶遇公子和时光的人之一。因此,当天艾伦和诺斯前后脚来找我,并不知道期刊的主办内容,算是稀里糊涂上了封面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坦诚道,裴胜男暗中踢了他一脚,太实在了,随便编个理由便可以糊弄过去,什么都是朋友啊,不知道同期发布,或者都是有影响力的公司等等。

    周轩的话让大家出乎意料,有记者不解的问:“周轩先生,您的博学,有目共睹,为何连偶遇公子和时光都不知道,说出来,没人信的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的朋友,我的徒弟都可以为我作证。”周轩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俺也没看过,再说了,俺师父研究的都是专业历史书籍,航海时都要写书,哪有时间看杂志啊!”管清接过话茬。

    记者们点点头,或许有这可能,又有人问:“周轩先生,如果说是其他刊物也就算了,但是这两家实在是太有名气,尤其是时光,封面人物不乏国家领袖,哪个国家都会将此以新闻的形式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承认自己确实知识面狭窄,我的导师闫平川,也就是临海大学校长,他经常诲人不倦的教导我,不要为了发表论文才一头扎到图书馆,那样写不出好文章来。因为是历史生,便纵容自己不用学习音乐或者美术,历史是个广义的概念,它的踪迹存在各个行业的各个角落。可惜啊,我一直未曾领会其中的深意,今天方知自己所学所知,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直视自己的不足,非常难得,在场记者对周轩颇有好感,既然提到了闫平川,有关他的问题也随之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