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42章 谢谢你帮我离婚
    “都是商界大佬,互相探讨下利大于弊。丁叔集团规模是贤士公司的十几倍,要按这个说法,我就是来衬托大家的吗?”周轩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绝无此意,周轩,年轻有为啊。唉,丁卫那混账小子要是有你的一半我就放心了!说实话,我对他真没什么信心,甚至都在想,他先给我生两个孙子,我隔代培养。”丁昌松苦笑。

    周轩笑而不语,这个希望只怕要落空了,人生就是这样,丁卫以前游戏花丛不懂珍惜,命中也只有一子,想必也会像父亲一样,为独子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至于周轩为何受邀来此,有富通天下不可告人的秘密,周轩试探问道:“丁叔,对于这个富通天下,您了解多少啊?”

    唉!丁昌松双手在大腿上来回搓了搓,摇头道:“这便是蹊跷之处,我和大多人了解的差不多,富通天下名副其实,就是非常有钱。这么说吧,来这里的企业家不乏银行家,至少三成都有富通天下的投资,你说,他们的势力大不大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些企业家都很畏惧富通天下了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丁昌松摆摆手,“这么说过于笼统,起码从表面看,富通天下只是参与投资,并没有控制哪家企业。而且,企业发展离不开资金周转,得到投资是最为有利的方式。只是富通参与谈判的都是副职或者下属,真正的董事会主席没听说有谁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丁叔,恕我直言,浩宇有富通天下的投资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丁昌松呵呵一笑,“这个倒是没有,毕竟我们的周转资金还算充足。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换层意思讲,富通天下或许没把浩宇集团放在眼里,而国内企业只请了一家,也与他有间接关系,不能不让人揣摩其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不愧于企业当家人,丁昌松博闻强识,跟周轩侃侃而谈,聊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,门铃响了,丁昌松还有些意犹未尽,起身握手道:“看来拜访你的人很多,等回国后再聚。”

    “好,如果您来临海,或者我去首阳,一定再聚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打开门,门外站着一位老人,要有七十多岁了,体型肥胖,宽度是常人的两倍以上,头发已经掉的差不多,剩下后脑勺一圈稀疏的白发,右手拄着一根手杖,还需要人的搀扶。

    周轩不认识,丁昌松却是一愣,握手用流利的英语打招呼,“迈克尔先生,非常荣幸见到您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右手拄拐,不方便握手,只是左手扬了扬算是打招呼,看到周轩眼睛眼睛却亮了,满面春风上前一步,上来就给周轩一个大大的拥抱,激动道:“我的幸运神,在这里见到你,真的是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愣住了,根本不认识这位美国老人,快速搜索脑海记忆,也是没有半点印象。

    丁昌松则惊呆了,周轩前途无限啊,居然跟逸驰集团的老大关系亲昵,带着羡慕和尴尬,丁昌松告辞离开,实际上,迈克尔也没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周轩先生,能否进去和你聊聊啊?”迈克尔兴奋问道,倒是显得脸蛋红扑扑的,带着几分老顽童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是我还不知道,您是哪家企业的负责人?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逸驰!”

    周轩略微思索,露出吃惊之色,并非是美国名气响当当的汽车大亨,如果没记错的话,他就应该是南宫新月的老公吧!

    迈克尔让其他人留在外面,自己拄着拐杖进来,身体状况极差,手杖已经保障不了他的安全。肥胖的身体在通过房门时有些卡,周轩只得搀扶住,直至在沙发坐下。心里也犯嘀咕,就这身体,还找个小媳妇,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“来,来,坐我旁边。”迈克尔亲切道。

    周轩硬着头皮坐下,身体却向一方倾斜,低头一看,沙发被迈克尔肥胖的身体压出一个深坑,便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我离婚啦!”

    迈克尔双手拄拐,侧过脸眉飞色舞的说道,从面部表情分析,是喜悦之情。周轩耸耸肩膀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,恭喜还是抱歉?好像都不对。

    “周轩先生,我真的非常感谢你!因为你,我终于离婚了,自由了!”迈克尔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周轩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知道她在迪拜见到了你,你劝说她离婚了!”迈克尔毫不隐瞒道。

    周轩十分尴尬,自己参与的他人感情有两对,庄小艾和项雷,南宫新月和迈克尔,都未能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迈克尔友善的态度,让周轩暗自松口气,但南宫新月是华裔,又跟他有姐弟情谊,笑称他为娘家人,总不能跟着瞎开心,周轩皱眉道:“我很难理解您的心情,离婚是件苦恼的事情,而且新月姐对您还有家庭都还有感情,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她也很高兴啊!离婚之前,她整天愁眉苦脸,离婚后却释然了,然后跟我像朋友一样谈了很多,也提到了你。所以,我特意来感谢你!”迈克尔不见外的握住了周轩的手,从拥抱到现在,嘴一直是咧着的,看来是真的开心,还开心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,终于可以抱得美人归!”周轩不咸不淡道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借口!”迈克尔松开周轩的手,低着头叹口气,很久不说话,正以为他睡着了,迈克尔哭了起来,像个孩子似的用双手捂住脸,哭声很大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随行人员立刻冲进来,迈克尔换上老总的威严,训斥道:“都出去,扣一个月薪水!”

    随行人员满脸苦相,真心冤枉,关心还成了错误。

    迈克尔低头哭,仰头哭,泪水顺着脸流淌到脖颈里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最后扶在周轩肩头,“我真的是难以继续这段婚姻,如果她再不离婚,我就会抑郁而死,我已经吃了三年的抑郁药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夸张?”周轩意外道,家家一本难念的经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。

    “比你想象的还要煎熬,我每天活在黑夜之中,只有离婚才能看到黎明,我祈求上帝把我带走,或者把她带走,可惜上帝从来听不到我的呼唤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周轩费力将迈克尔推开,“您真的很有分量,坐着说好吗,别激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