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38章 艺术家之岛
    “张组长,分明是麻烦来找我。”周轩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快要进入地中海了吧?”张磊问。

    “天亮差不多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地中海里有最大的金字塔,知道会有多少个国家和个人赶过去探查吗?而你,就在这条路线上,是不是自找麻烦?”张磊笑问。

    “是自找麻烦。”周轩道,这才明白徐领事为什么催促他们赶紧离开,如果再耽搁下去,只怕帆船都无法通过地中海。

    会有很多人试图拦截周轩的这艘帆船,询问那个大金字塔的具体位置,也许其中还潜藏着危险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我们加紧速度,应该很快可以通过地中海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找个地方,先去好好歇着。”张磊道。

    “哦,张组长还有海外关系?”周轩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乱说。”张磊连忙强调,“那个忽悠派的艺术家莫石你认识吧?”

    “他那不是忽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反正我看不懂,什么乱糟糟,也是艺术,居然还能卖很多钱。”张磊笑道,“跑题了,他就在伊兹拉岛搞创作呢,还有房产,你可以先去那里,避一避风头吧!”

    “太打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好像跟你的房产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他也应该很欢迎你,这人够个性的,手机很少打开,好不容易通了,他也不接。等再打又关机了,好在我知道他的地址。”张磊道。

    周轩按了免提,张磊说出了地址,旁边的管清只是侧耳听了一下,就牢牢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一夜不停,帆船驶出了苏伊士运河,正式进入地中海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广阔的陆间海,是最古老的海域之一,周轩记得,在三国时代,这里被称作西大食海,传说中的西海。

    地中海是文明的发祥地之一,就在它的周围,就有古埃及、古巴比伦以及波斯帝国,罗马帝国强盛时期,更是将地中海视为帝国的心脏。

    周轩这才详细查看海图,伊兹拉岛正位于西北方的爱琴海内,如果加速行驶,两天内一定可以到达。

    “轩,我查了一下资料,伊兹拉岛也称艺术家之岛,禁止一切汽车和摩托车进入,恐怕无法提供能源补给。”裴胜男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克里特岛停一下就走,但我们还是不要住了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克里特岛遍布橄榄树,水蓝沙白,风景优美,不但有许多古代文明的遗迹,更有豪华的现代酒店。

    下午,帆船靠近了克里特岛附近的一处码头,周轩没有上岸,安排昆洋和戴维上去购买了些补给,随后,就在洒满余晖的海面上,继续西北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错过了风景,却不必遗憾,就在当晚,已经有两支海洋勘探队伍,抵达了克里特岛,为了周轩而来。

    夜晚的地中海平静无波,繁星映衬在海面上,如同镶嵌着一颗颗宝石,偶尔微波涌动,则是鱼群在跃动。

    周轩坐在船头,望着并不幽暗的海面,心里还在惦记着苗霖,过去这么久,她依然没有想起自己,可见,这种病是不容易被医治的。万幸的是,还有人把她带到欧洲去医治。

    “苗苗,你受苦了。”周轩幽幽长叹。

    裴胜男走过来坐下,将头轻轻靠在周轩的肩膀上,喃喃道:“轩,有时候我觉得,如果一辈子都生活在船上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种想法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两人表达的意思并不一样,裴胜男是想永远在周轩身边,而周轩觉得,只要在船上,寻找苗霖就有希望。但两人不想回去的意思是一样的,返航意味着结束,感情的结束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们终究要回到现实。”裴胜男轻叹道。

    “胜男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有些感情已经超越了爱,是你身体的一部分,失去了它,你就是不完整的。相比苗苗,我们都是幸福的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,别说了,偷听的来了。”裴胜男道。

    温迪摇着尾巴来了,靠在了周轩的另一边,同样抬头望着远处的海面,也许,只有在这里,它才能找到信任和安全感。

    两人和一条狗,就这样静静的坐着,直到夜色深了,才回到船舱休息。

    帆船一刻不停的行驶,进入了爱琴海,就继续向前,在第二天下午,抵达了伊兹拉岛,顺利的停靠在码头上。

    办理了相关手续后,周轩五人带着温迪,踏上了这座艺术家之岛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细长的岛屿,被碧蓝的海水所环抱,宁静优美,艺术气息很浓厚,岛上的房屋基本上都是白墙、蓝窗、粉红色的屋顶,可爱的像是童话世界。

    小院的院墙内,不时探出怒放的花朵,还有硕果累累的柠檬树,沉甸甸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一条条小巷干干净净,毛驴充当了运输工具,载着游人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入乡随俗,周轩等人也坐上了毛驴,穿街走巷,一路笑声不断,找到了莫石拥有的院落。

    三层雪白的小楼,窗户开着,大门却关闭的严严实实,正当裴胜男想要大喊的时候,一支画笔从窗口丢了出来,接着,就是一团揉皱的画布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里不会住着个精神病吧?”昆洋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艺术家有时候的举动,确实是无法理喻的。”周轩笑道,接着朝着窗口大喊道:“莫石先生!”

    一名长头发、光膀子的男人,出现在窗口,他惊讶的看着下方,一个劲的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莫兄,不用怀疑自己的眼睛,是我,周轩!”

    “周轩来了!是周轩老弟来了!”

    莫石激动的忘了穿上衣服,快速跑下楼,打开了院门。他冲上前,热烈的拥抱周轩,接着,就哭了,由此可见,他对寂寞体会的是多么深刻。

    “老弟,我记得你应该在澳洲吧?”莫石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三个多月以前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与世隔绝百天,什么都没创作出来。我甚至怀疑,自己的灵感是否已经枯竭了。”莫石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闭门造车!”裴胜男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,光膀子的,我们来了,灵感也就跟来了。”昆洋道。

    莫石这才想起来,急忙做出邀请的手势,“大家都快进屋,请随意,当成自己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