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36章 有人煽风点火
    以国际金字塔研究协会为主,汇集大批相关的研究学者、专家,强烈谴责并抨击周轩的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东方文明无疑是伟大的,但古埃及文明并不逊色,他们一致认为,周轩的这种说法,是将一种文明凌驾于另一种文明之上。

    在博物馆采访的时候,周轩就很注意用词,只是他没想到,自己在测量风水时随意说出的话,竟然掀起了如此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问题就出现在撒母尔的身上,他并不是一名普通游客,而是是猎奇网站的记者,看到了周轩装作不认识,借着搭讪的机会,很狡猾地问出了周轩关于狮身人面像的推测。

    撒母尔身上带着录音设备,不容周轩不承认说过这种话,而他将此事发表在网站,不乏有添油加醋、夸大其词的描述。

    徐领事找到了周轩一行人,蹙眉道:“我给你们申请了停留延期,暂时不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到底怎么了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国际金字塔研究协会的人,正在赶来,非要让周轩就推测狮身人面像的事情说个明白。”徐领事一直是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徐领事,我无心跟他们一争高低。当时的情况有些特殊,我正拿着罗盘,也只是表达了个人看法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能理解,但这是一场文化之争,不乏有人从中煽风点火,企图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,你不能坐视不管。”徐领事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我本是怀着一颗尊敬的心来看金字塔,却引来了纷争,不应该啊!”周轩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有首诗说得好,我本将心托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,周轩,多做准备吧,一定要让你的理论站住脚。”徐领事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有没有金字塔的分布图?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有,我马上给你找来。”徐领事答应。

    徐领事离开后,管清不禁摇头道:“都怪俺,晚去了一步,到底让那个坏记者给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网站的记者唯恐天下不乱,否则靠什么涨工资啊?”裴胜男很气愤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也不全跟他有关,徐领事刚才说了,背后还有人搬弄是非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轩,也许我们不该看什么金字塔。”裴胜男也有些后悔,周轩来看金字塔,就有她鼓捣的成分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觉得周轩兄弟能够摆平他们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不就是个人观点嘛。”昆洋不以为然,他显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据我了解,很多学者的心胸并不大。”戴维耸耸肩,心里很清楚,这里面难免又涉及到他们国家的人。

    很快,徐领事就派人送来了一张地图,上面清晰地标明了所有金字塔的位置,周轩拿着这张图,进入到房间内,开始耐心细致的分析起来。

    虞江舟来了电话,周轩没接,张磊也来了电话,他还是没接,完全沉浸在这张图的研究之中。

    用尺子细细测量,甚至还用上了圆规,并且结合现场罗盘的数据,这次,周轩要做到有的放矢,决不能再让那些人挑出刺来。

    一天后,三十几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,聚集到开罗,也带来了不少世界各地的媒体,论证会的地点选在国际大学的一间大会议室。

    周轩准备充分,带着裴胜男和管清,坐着领事馆的车,赶到了国际大学。

    “嗨,周轩,我来跟你助阵。”

    刚一下车,菲尔塔丽就迎了上来,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又想跟着出名。”裴胜男不满地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有名了,上次给周轩带来麻烦,这次是真想帮他。”菲尔塔丽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风水还是懂星象啊?”裴胜男反问。

    “都不懂,但我可以助阵,还是有些粉丝愿意站在我这边的。”菲尔塔丽眨动眼睛,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已经有记者围过来,周轩点头道:“菲尔塔丽,我希望你不会到时候拆我的台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你是个很有魅力的男子。”菲尔塔丽笑了,风情万千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最关键的,不要再闹出绯闻来!”裴胜男提醒道。

    面对记者,周轩并不说话,无视伸过来的麦克风,在菲尔塔丽保镖的开路下,进入了位于二楼的大会议室。

    里面也挤满了记者,长枪短炮对准了椭圆形的会议桌,周轩来到跟前,指着前方的几人道:“把这些位置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因为有学问就不懂礼貌,既然是辩论,那就是面对面。”周轩沉声道。

    周轩表现出的自信气场,倒是让这几人颇有些心虚,起身拿着材料让开了地方,加上菲尔塔丽在内,周轩几人稳稳坐下。

    咔嚓、咔嚓!

    相机闪光灯刺眼,好半天才停下来,周轩对面一名老者,留着花白的胡子,带着一顶圆圆的帽子,他眯着眼睛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安德鲁,金字塔研究协会的会长,考古学家,从事金字塔研究三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想必大家都认识我,就不自我介绍了,安德鲁会长兴师动众,远道而来,有什么问题尽管提。毕竟,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一种文明凌驾在另一种文明之上,是不公平的。”安德鲁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参观金字塔,是怀着一颗谦卑之心,并没有做出任何不礼貌的举动,怎么就谈到了凌驾这个词。”周轩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用你们所谓的风水,来强行解释狮身人面像,就是抬高本国文化,是对另外一国文化的极大不尊重。”安德鲁在言语上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说错了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艾弗里,你干什么呢!”安德鲁不满道。

    艾弗里是个中年男人,正盯着菲尔塔丽看,嘴角流出了口水,冷不丁被安德鲁喊了一嗓子,吓得差点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说,周轩那里错了。”安德鲁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是个地址勘探专家,曾经不下百次勘探过狮身人面像的四周,根据土层结构及变化,这个狮身人面像是唯一的,绝不会还有两个。”艾弗里道。

    “你厉害,五千年前沙漠是什么样子,都能判断出来,比俺师父还神。”管清鼻孔朝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方面的专家,周轩也不是神。”艾弗里梗着脖子争辩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俺,石头会不会变成沙子?”管清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