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29章 相见不相识
    “那名英国人说的,两人拥抱亲吻,深情对视,女孩儿对他也非常依恋,这都是恋人的标志啊。好像那男人说,要带妻子去法国一家医院看看。”阿普拉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悲喜交加,终于又知道有关苗霖的信息,可是,最悲哀的事情,却莫过于曾经相爱,却相见不相识。

    裴胜男皱眉问道:“你确定那个女孩儿就是照片上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,但有几分相像。”阿普拉说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周轩要找的货船,只是知道了行踪,但还是数不清的问号,周轩胸中坠着一块大石头似的,每一次呼吸都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帆船启动,阿普拉和布卡挥手告别。之后阿普拉给其余海盗通电话,不可追击帆船,否则别怪他翻脸无情。

    “阿普拉,你疯了吗,周轩是隐网标价一亿美元购买的大人物,逮着他就发大了!”

    阿普拉大吃一惊,“怎么,他还是国际什么组织要找的人物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个亿啊,美金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我的恩人,我不能伤害他,否则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海盗还怕报应?阿普拉,你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,早就是恶魔了!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我绝对不允许你动他一根汗毛,否则,咱俩没完!”

    “阿普拉,没人和钱过不去。”对方急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一亿美元,那么多,你也不怕撑死?发在隐网上的,都是秘密组织,咱们小小的海盗可斗不过他们,就死了那条心吧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对,这样的好事,确实有点荒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阿普拉的极力阻拦之下,周轩在公海再没有遇到海盗,直到夜晚才放慢速度,海盗通常不会到达深水海域。

    周轩静静的坐在船头,从艳阳高悬到烈日落下然后又是满天星辰,一动不动,背影看上去清瘦而又孤独。

    大家知道周轩心情不好,没人敢劝,苗霖或许还活着,但假如是那样的话,她已经忘了周轩,并且爱上了别的男人,甘心情愿跟着新的丈夫去海中逐浪。

    希望你过得好,是一种最为无奈的祝福,周轩所期待的莫不是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,而不是历经千辛万苦,却发现她的爱慕属于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先是罗雨凝,后是苗霖,周轩全都是真心以对,但他的爱情似乎受到了诅咒,她们都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胜男,去劝劝啊!”昆洋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唉,周轩是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,这种事劝说无用,得给出时间慢慢消化。”裴胜男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消化够久了,去吧,一动不动,把身体都糟蹋了,快去!”昆洋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,我才不会在这个节骨眼讨他嫌,你们就死了心吧,谁愿意去谁去!”裴胜男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昆洋不善于交流,戴维和周轩用英文交流,悲伤的缓解程度就差了,而管清是个孩子,最后,大家的眼光落在温迪身上,都偷偷笑了。

    温迪招牌式的蹲坐呆萌样,但这次却看懂了,摇着尾巴来到周轩身边。

    “温迪太通人性了!”昆洋几乎要感动落泪。

    “只要舔舔周轩的脸或者手,他的心情就会好许多。”戴维是无限期待。

    “温迪,加油。”裴胜男暗中鼓劲。

    “嘿嘿,俺调-教出来的狗嘛!”

    管清得意洋洋的仰着脸,接受大家的赞叹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一幕却让他们想把温迪给踢海里去,它来到周轩身旁后,什么都没做,而是蹲在他身边,成为另外一个雕像!

    “这条傻狗!”裴胜男扶额长叹,劝说计划破产了。

    温迪呆瓜似的陪着周轩在船头坐了一夜,等朝阳升起,身心疲惫的周轩躺在船头睡着了,温迪则将头靠在他的身上,为他挡住直面吹来的海风。

    “咱们该往哪里开啊?”昆洋挠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当然是去欧洲!”戴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周轩,怎么能知道他的想法?”戴维不以为然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失去过挚爱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戴维的话让昆洋一愣,没说的,帆船由亚丁湾直奔曼德海峡。

    周轩是被张磊的电话吵醒的,头脑还在发胀,只听张磊高兴的说隐网上的信息已经撤销了,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哦,周轩随口答应一声,这并不代表魅影组织的放弃,而是担心太多人参与进来,被其他研究机构发现了周轩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想要去英国吗?”张磊问。

    “或许要在法国停一下,我遇到了一个索罗里海盗,看到了那艘货船,还有个很像苗霖的女孩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条路走得太艰辛了。”张磊感慨道,突然反应过来,“什么,索罗里海盗,你还和他们交谈了?”

    “比较巧,我刚好救了他的儿子,并没有太为难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算你命大。”张磊电话那头略微停顿,又问道:“周轩,世界都快被你找了一个遍了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哪天累了,就回去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保重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张磊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,为了爱情,周轩走上漫长而又曲折的寻妻之路,最后的结果不一定圆满。摇摇头,张磊在回家的路上给媳妇买了一束鲜花,回去后感慨人生最难的不是过去和未来,而是珍惜眼下的幸福。

    不过,妻子却体会不到张磊的心境,总觉得他做了什么亏心事,觉得他私藏了奖金,在家中翻了个底朝天,还真就找到几百块钱,两人吵了一架,气得张磊回办公室睡觉。

    进入红海之后,海上的风浪非常平稳,沿途补给便利,昆洋便不吝啬动力前行,推进的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在补给燃料时,不少人认出了周轩,兴高采烈打招呼,这段行程也是裴胜男发表文章最为密集的一段,却引来虞江舟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胜男,轩处境很危险,你不要再频繁发文章了好吗?如果实在想要发,可以延后,让别人掌握不住你们的行程路线。”电话里,虞江舟差点就要翻脸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傻,但是我不发,不代表沿途国家的粉丝不发。不信,你上网看看,最先公布消息的从来不是我。”裴胜男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隐网的消息好不容易撤了,你非得把轩往火坑里推吗?”虞江舟质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隐网?”裴胜男迷糊了,她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,更没有听周轩提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