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28章 别人的妻子
    你是?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海盗头叹口气,将蒙面方巾摘掉,露出一张布满沧桑的脸,左腮边还有一道醒目的疤痕。周轩看相出身,此人与布卡有神似之处,再看孩子的表现,心里也就猜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布卡,我是爸爸,布卡。”海盗头柔声道,布卡却不理他,然后整个人便被拉扯过去,却伸开双臂要找周轩。

    父子重逢,周轩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“儿子,爸爸每天流的的泪水比大海都多,思念你的次数比星辰都多。感谢你还活着,我的布卡!”海盗头流泪了,踢打过布卡的那名跟班小弟,吓得不敢从海里上来,没想到这个孩子还有这样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的爸爸是渔民,不是邪恶的海盗!”布卡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等你长大了,就会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也去做海盗吗?”

    面对儿子的质问,海盗头无言以对,只是抱紧儿子的手不敢再松开,周轩最为了解这种感受,失去过一次更害怕失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下去,我要跟周轩谈谈。”抱着布卡的海盗头命令道。

    下帆船并将快艇远离,留出了绝对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你救了我的儿子,我还以为,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海盗头,本名阿普拉,原本就是渔民,和家人过着拮据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。但是战乱让这个与世无争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,先是母亲病逝,然后又是父亲在交火中被打死,妻子也死于疾病,阿普拉和唯一的儿子布卡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在一次打渔中,与阿普拉结伴同行的渔船队遇到了海盗,打来的鱼连同船只全都被抢走,所有渔民被推下大海。阿普拉凭借坚强的体魄和对儿子的思念,在海上漂流一天一夜,奇迹般的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大门口睡着的儿子,阿普拉躲到一旁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从那以后,我发誓,一定要让儿子过上好日子!”阿普拉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发现海盗是来钱最快的行业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阿普拉毫不隐瞒,又说道:“我加入了海盗队伍,分了不少钱,还分配了属于自己的快艇。原来的头目在联合打压下死了,我便接管了队伍,由于武器装备不够,不敢打劫大型船只,但也让兄弟们都过上了富裕的日子!”

    周轩面无表情,要说阿普拉开始是被逼无奈,但以后的日子便是贪欲膨胀,还想要得到更多。结果独自守在家中的儿子就被骗走了,沦为童军,甚至还因病重险些被活埋。

    聪明的布卡从蒙脸人的说话中就听出了熟悉的声音,却大失所望,他也知道海盗的意义,专门在海上打劫过往船只,这是一个不光彩的行业。

    “布卡一定是皮丘普他们的人干的,海贼王死后,他的呼声最高,却被我击败,因为怀恨在心,对我的儿子下手。童军,那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,多少孩子还没训练出来就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阿普拉留下悔恨的泪水,正因为儿子无人照看,所以才会让对手有可趁之机。失去了儿子,阿普拉几乎要疯了,失去了奋斗的意义,不知道所有的忙碌是为了谁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不要做海盗了好吗?”血浓于水,布卡终于肯面对父亲。

    “儿子,不做这行,光是打渔是没法让你过上好日子的。”阿普拉怜爱道,眼中全是柔情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做海盗从来没赚过钱吗?”布卡又问。

    这个,阿普拉回答不上来了,他已经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,足可以让布卡在索罗里过上温饱日子,但他还有更多想法,希望儿子移民发达国家,接受最好的教育,然后成为上流贵族。

    “阿普拉,我还要远行,看在布卡的面子上,就不要为难了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非常抱歉,你救了我的儿子,我愿意将大部分积蓄作为回报馈赠您!”阿普拉转变态度,对周轩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诚实讲,即便我穷困潦倒,也不敢花你这份钱。”周轩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阿普拉面露愧色,但也没有表态,将来怎么做,去做什么,都得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随后,海盗船成为护送队,一直将周轩等人送出去很远,达到了快艇远航的极限,这才告辞。

    布卡万般不舍,但找到了父亲,也就不再纠缠周轩,和管清说着话,商量长大后要去彼此的国家探望对方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听说您来索罗里是找人的?”临别时,阿普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未婚妻。”周轩摩挲照片。

    阿普拉看了两眼,问道,“能让我看一眼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这个姑娘看上去非常聪慧,看她的眼睛多么亮啊,我倒是见过和她差不多的一个,但是痴痴傻傻,完全是两个人。”阿普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见过她?”

    周轩心头一动,一把握住阿普拉的手腕,力道之大,令人吃惊,阿普拉很快就判断出,眼前这个亚洲男人其实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是她,那天来了一艘货船……”

    “私人的小型货船对不对?”周轩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说是从马来西亚过来的,船主是名英国人,三十岁左右,看起来也很英俊……”

    嗡,周轩的大脑一片空白,耳边嗡鸣作响,拼命拉住即将溃散的神识才能让自己看清,听清,深呼吸一口气,问道:“那么,那个女孩儿呢?”

    “女孩儿是她的妻子,看起来有些精神障碍,眼神非常呆滞,穿着运动装和运动鞋,头发比照片上要长,垂在脖颈处。”阿普拉细细描绘,周轩的血液循环加速,心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,“但是,他们夫妇二人还是非常相爱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要来索罗里,又去往了何处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货船被我拦截了,船上是一些粮食和药品,凭个人的力量来资助这里的穷苦人。我看他心地非常善良,也没有什么朋友和家人,所以卸下货物后就将他们放走了。”阿普拉说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个,粮食和药物我们留下一部分,其余的分给村庄里的人了。”阿普拉不好意思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他们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英国人说是还要带着妻子远行。”

    阿普拉口口声声说他们是夫妇,让周轩的心承受无数次钢针的刺痛,“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夫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