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27章 又遇海盗
    追来的几队武装力量,是魅影组织成员,还是在隐网上看到了出价信息的贪婪者,再或者是上次冲突得罪的棕色阵营,这些都已经远离了。

    帆船将海面划开分成两半,左边无尽头,右边看不到希望,回头便是破败的索罗里,周轩心头更为沉重,苗霖真的到过此地的话,以她神识不清的状态,能否安然离岸。

    即将驶出索罗里海域,预警再次发生!

    仪表显示,有三个目标正在靠近帆船,不,增加到了五个,最后是八个!

    昆洋面色紧张的看着周轩,其余人也都沉默了,看其速度和数量,基本可以断定就是海盗!来索罗里并没有撞到他们,反而离开时聚集这么多,应该是精心准备过。

    无有他法,全速前行,只有进入广阔的公海,才有可能甩掉快艇的追赶。

    “叔叔,是谁追来了?”布卡仰着脸问,小小孩子也能感受到气氛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是一群,海盗。”周轩没有隐瞒,这必定是他不同寻常的经历,无法欺骗。

    “他们非常可恶,对吗?”布卡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们可以杀掉他们!”

    布卡习惯性的站直身体,伸出的小拳头带着还为成型的狠厉。周轩将他的小手按下,这是大人的事情,不能让孩子去承担。

    到底没有甩掉海盗船,已经有快艇追了上来,一言不合就发了一枚水炮,落在帆船左侧,使得船身剧烈摇晃,吓得管清和布卡都抱住了周轩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裴胜男别过脸去,暗叹生活对周轩的严苛。有个妻子没成亲,两个孩子又都不是自己的,而越来越多的海盗船的出现,更是让她心灰意冷,最后一套方案再次拿了出来,和周轩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胜男,你带着他们两个进船舱!”周轩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裴胜男进入船舱,和管清躲在暗处拿起了武器,布卡也毫不示弱,吃力的抱着竖起来快比他长的*,也对准了海盗追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剧烈颠簸中前行,水炮一枚接着一枚,有的直接打在帆船上,昆洋不得已停了下来,只怕不这么做,下一次便是*了。

    海盗们终于逼近,为首一人用方格毛巾围着头脸,八艘船上共有十四个人,全部端着枪,装备有些落后,都是老式步枪,无法和马六甲遇到的相比,但周轩反而稍微松口气,不是魅影组织派来的。

    为首蒙面那人身高一米七左右,骨肉结实,与季节不符的长衣长裤,露出来的皮肤晒得很黑。

    看体态像是中年人,而眼睛里却有着年迈者的浑浊,对于周轩的不配合很不耐烦,上来便用枪指着周轩说了一通索罗里语,夹杂着难以压制的怒气。

    布卡探头往外看,被裴胜男拉了回去,小声训斥道:“小子,不要命了啊!”

    因为自己拖慢了速度,布卡难过的低下头,管清却不以为然,“胜男师娘,你也太凶了,万一布卡作为本地人能帮助我们呢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布卡是海贼王!”裴胜男不抱有希望,索罗里乱成一锅粥,随处都可以看到内部冲突,一群无情的海盗是不会怜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,直说吧,你们想要多少钱?”周轩站立船头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哈哈哈,那群海盗大笑起来,为首那人更是笑得肆无忌惮,用枪比划着周轩,“还是挺懂行的,说话痛快!我知道你有钱,但是,把钱给了一群贪婪小人可不聪明。这样吧,二百万美金,交了就立马放人,决不食言!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有信用的良心海盗啊。”昆洋鄙夷道。

    后面有人朝天放枪示威,只响了两下,节约子弹。

    周轩说道:“没问题,不过,我们出行不会带那么多现金。如果等不及,可以用船上所带的珠宝替代,或者请我国内的朋友汇款给你们!”

    “必须是现金!”

    为首人马上否决了,珠宝他无处去交易,地下市场倒是可以轻易脱手,但价格都不会太高,能卖出拍卖价的一折都不容易。而且,等待汇款也是愚蠢之举,会被联合封杀的,无法取现。

    “这点做不到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都留下,什么时候钱到了,你们什么时候离开!”海盗头粗声道,然后便是催促,全部下船,全部下船!

    已经有人登上了帆船,与枪口近距离对峙,智慧和身体都无法抵挡,权宜之计,暂时跟他们下船,只要赎金不要命,还有缓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你,你,都下去!”

    上来的海盗推了周轩一把,只觉耳边几阵风,然后看到船舱口一个小身体正拿着一种可以连发数箭的奇怪武器。

    孩子没有准头,也没有力气,刚才的进攻没有伤到他分毫,却让裴胜男和管清暴露。这名海盗大怒,一把将布卡揪起来,咬牙道:“混蛋,马上把你扔下去喂鱼!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欺负叔叔!”布卡倔强的张口就要,海盗马上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

    同时两个声音响起,是周轩和海盗头,那名海盗不会听周轩的,但还是遵循命令将布卡扔在甲板上,还用脚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打孩子算什么东西!”周轩大怒,冲过去飞起一脚将背对着他的海盗踢入水中,那人从海水中冒出来,恼羞嚷嚷,“小子,你没命了!”

    “再说就是你没命了!”海盗头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又有两名海盗登船,然后便是海盗头,来到布卡身边蹲下来,布卡不看他,小脸不知何时已经布满泪痕,只是抱住了周轩。

    “你,怎么认识的这孩子?”海盗头冷冷问。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知道,不过,布卡是索罗里人,你不要伤害他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对他那么好?”

    海盗头又问,周轩却有些不解,似乎和主题无关,裴胜男这方面心思还是更细一些,发现海盗头对此感兴趣,连比带划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海盗头沉默不语,布卡却哭出声,“叔叔,我不找爸爸了,他已经死了,我跟你走!”

    “布卡!”海盗头声音哽咽了,所有人都愣住了,布卡就是不肯看他一眼,胸中似有天大的委屈,让他极力让两肩向后,好让凸起的排骨前胸得到顺畅的呼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