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23章 垃圾袋里的男孩
    保安队长从车窗伸长脖子往后看了看,急急道:“现在不能回原来的酒店了,那里有更多的棕色阵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另外一个州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这里到处都是残垣断壁,曾经发生过无数战争,也曾让发达国家的战机坠落,废弃的战机早就不见了,被当地的百姓拆了当做废品去卖。两侧充斥垃圾的道路,半边茂盛半边枯萎的大树,衣着破旧连玩闹都忘了的孩子,还有看到车队就躲避的行人,说不出的荒凉。

    令人稍感放心的是,这支小股部队没有再叫来援军,只是在后面疯狂追赶。

    保安队长令前方车队分出一半到后方,自己也从车上跳下来,“我去断后,你们先走,记住,一定要逃出棕色阵营的领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周轩叮嘱道。

    收了钱的保安队长倒也很有信誉,上了后方车辆,挡在来时的路上,裴胜男这次吓坏了,“师父,他们会不会死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管清接过话茬,裴胜男不信,“你们看,那群兵匪想钱想疯了,怎么会轻易放手呢?”

    “俺从面相看出来了,他的人中很长,没有斑点,这个保安队长不仅不会早亡,以后还有可能成为一名军人领袖。其实面相也是通用的,要细细区别肤色带来的影响,在这里,黑色并非都不吉利。”管清解释道。

    周轩赞许点头,管清一点就透,虽达不到出师的水平,但所教都已经掌握,还能总结不同国家人种的面相异同,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来到了安全区域,周轩的车也放慢了速度,在索罗里,区分城市和乡镇最好的办法便是看民宅和商店废墟的大小程度。

    这里比起最开始落脚的城市尚不如,沿途连个商店都没有,想找到一家成规模的酒店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大门紧闭,路上行人非常的少,很难想象,在这样的国度,百姓究竟是如何度日的。

    唯有一名男人背着个大袋子吃力的走在前头,听到后头有声音,回头看到车队,扔下袋子就跑。路过时,周轩无意扫了一眼,却发现里面好像有活物,还蠕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名男人跑不过车,还被上面的保安队队员大笑着嘲讽几句,见没有危险,也就讪讪的停了下来,又回去捡那个袋子。

    透过后视镜,周轩发现那人隔着袋子摸了两下,又踢了一脚,似乎不愿意再背起来,拉住袋子一角往前拖。

    “停车。”周轩对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轩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那个袋子形状,好像里面装着个人。”周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裴胜男回头看,没看出哪里是人形,还是跟着周轩一起下去了。温迪冲出的最快,围着那个袋子汪汪直叫,男人想要把温迪驱赶走,却险些被咬伤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装的什么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一些不用的垃圾。”男人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垃圾?”

    “垃圾就是垃圾!”

    男人生气了,一使劲又将袋子扛在肩头,想要离开这里。近距离看,周轩可以断定里面就是个人,而且很像是一名孩子。

    管清拿出从岛上捡来的手术刀,在后面麻溜的割了一刀,露出一个光溜溜的身体,随后断口被撑大,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从里面掉了出来,蜷缩在地上不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”男人慌了,用袋子捂住孩子的脸,高声质问,越发显得心虚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你说的垃圾?”周轩怒斥。

    “他,得了重病,还是传染病,当然是垃圾,我得为家人健康考虑!”男人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!”男人张口即来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卡,卡夫!”

    “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五岁,不,十岁!”

    天底下不会有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,但看是一个死孩子,昆洋小声提醒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走吧。

    但是,周轩确信自己看到袋子动了,否则也不会管别人家的闲事。

    “天,真的活着,我看到他的睫毛在动!”戴维也惊呼起来,而这个男人居然要把还没有断气的孩子给处理了!

    男人开始头顶冒汗,但坚持说自己就是男孩儿的父亲,没钱看病,已经快不行了,因为得了传染病,所以得找个偏僻的地方埋了,以免再害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你要活埋自己的儿子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别说那么难听,他死定了,为什么还要留着?”男人振振有词,毫无痛苦与怜悯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依,依卡!”和上次说的名字对不起来,男人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,“我老婆生了十几个孩子,我哪里记得住他们的名字,而且这个从生下来就不在身边长大……”

    周轩摆摆手打断他的话,“既然活不久了,就把他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个死孩子干什么?”男人立刻敏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看病啊,总不能像你一样活埋了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知道了,你是那个有钱人!”男人眼睛里发出贪婪的光,搓着手说道:“我真是好运气,碰到了你。一百美元,这个孩子就归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在买卖人口吗?”周轩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反正你有钱,很便宜的。痛快点,掏钱,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呢!”男人耍无赖的伸出手,就差从周轩兜里掏钱了。

    周轩弯腰把那个孩子抱起来,转身就上了车,男人一愣,追过来问道:“喂,你还没给钱呢,不给钱,这个小垃圾不能带走!”

    “无耻小人,我是不会给你一分钱的!”周轩猛地带上车门,男人连忙缩回手,指尖还是被夹到,疼得大呼小叫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了微暖,男孩儿睁开了虚弱的眼睛,周轩轻声安慰道:“别怕,一切都过去了,我这就带你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男孩艰难吐出两个字,露出了笑容,瞳孔有些放大,却没到涣散的程度,而男孩还可以进行基本交流,不符合垂死病人的征兆。

    找到了这里最大的医院,医疗条件自然非常落后。但经过检查却发现,这个男孩没有什么重大疾病,只不过是重感冒而已,挂上了吊瓶,医生打量周轩,“你,不是他的亲人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