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22章 赎金十万
    简直是满口胡言,周轩面沉如霜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昆洋气坏了,直接用枪顶在那人脑门,立刻把他吓坏了,呈现半蹲的姿态,“别,别开枪!真的坐船走了,挺斯文的!”

    “敢撒谎,看老子不崩了你!”昆洋一生气,中文出来了,可那人大致意思却懂了,哭丧着脸说道:“我就是想赚个零花,好吧,这钱我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钱周轩并没有收回,叮嘱他不要对外说起,以免再有人坐地涨价,依然换不来有价值的信息。

    但是,索罗里来了个有钱的主,这个消息还是不胫而走。几天后,等周轩来到南部,早就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。在这里的名气,跟他的才华豪情无关,而是有钱,慷慨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这天,周轩正在打听,有一名中年男人凑了过来,嘴里嘀咕着好像见过之类的话。周轩大喜过望,刚想要过去问问,裴胜男拉住他,“轩,先不要着急,以免又是个骗子,咱们再有钱也花不起冤枉钱。”

    “好,胜男,你替我去问问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裴胜男带着管清和温迪下车,走向那个男人,“嗨,你嘀嘀咕咕见到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照片上的女孩儿啊?”男人一本正经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详细说说什么情况。”裴胜男颇有耐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年轻,二十出头吧。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裴胜男噗嗤笑了,“奔三了!”

    “保养那么好,怎么能看出实际年龄来。”男人倒是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来的,以什么身份来的?”裴胜男又问。

    “和一个团队,好像还是个领头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编的有鼻子有眼,这种谎话连保安队队长都听不下去了,直接命令车队继续前行。中年男人拦住车,坚持道,“我真的见过,我可以发誓!”

    “还是对着它发誓吧。”管清举起枪,冷冷说道,裴胜男赞道,“不错,很有范。”

    但是,中年男人对此不屑一顾,提前做足了功课,嘿嘿笑道:“你们国家都不允许持械,会开枪的没几个,何况你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管清冷冷一笑,走到一棵大树旁边,细细的手指向上一指,然后利索便是一枪,一根树枝掉下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吓得面无血色,掉头就跑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、

    昆洋笑出了声,拍着管清肩膀说道:“管清,枪法不错啊,什么时候练的?”

    戴维接过话茬,“我猜是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全对,俺选的这个地方树枝稠密,而且枪的结构俺早就摸清楚了,大致开一枪就能打准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厉害!有勇有谋!

    昆洋还是捏了把管清的小细胳膊,提醒道:“以后得多吃点,胖了端枪才稳。”

    “俺以后就是超级有钱人,可以雇保安队,为啥还要自己学开枪?”

    管清挺着小胸脯傲气的上了车,昆洋等人都笑了,对于他的话并不怀疑,这小子如此聪明,以后有大前途!

    七天之后,周轩将能去过的地方都去过了,音信全无。那艘货船究竟是不是到了索罗里,这个问题都不得不重新审视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走到哪里,周轩是个有钱人,这个已经成为既定现实。

    “轩,苗苗没找到,但是你却出名了,留在这里不是好事儿,接下来怎么打算的?”裴胜男抚摸着周轩的头发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保安队长匆匆跑了过来,“前方有几十人的一支队伍,咱们快点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冲着咱们来的?”周轩吃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!”

    顾不上解释,保安队长招呼车队赶紧开车,车队马上行动,保安队长如临大敌,一直催促快点开车,快!

    后面的几十人还没出来,前方却有五六十个人突然出现在前方,全副武装,训练有素,看似军人出身,虎视眈眈看着周轩的车队。

    保安队长的冷汗都冒了出来,但不忘队长职责,从前方车上下来,喊道:“嘿,他们是我的雇主,请放行!”

    “留下周轩,其余人都可以走。”前方领头人冷冷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后面的几十个也到了,双方持枪对峙,交战一触即发。保安队长退到周轩车旁,负责任的说道:“务必穿好防弹衣,找到时机立刻离开,我会尽最大努力保护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周轩敏感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棕色阵营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微微思忖,听起来只是这里的一方阵营士兵,不能确定是否和魅影组织有关。周轩推开了车门,保安队长又给他用力关上,“千万不要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想要绑架你,然后获得赎金!”保安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哦,天!”

    保安队长无言以对,这可是绑架,到底是有钱人,不在乎赎金!其实周轩所面临的危险,要比这些兵匪还要大,魅影组织是想带走周轩这个人,然后作为标本去研究,会让他生不如死,耗尽生命之能去提供他们想要的长寿基因。

    但是,这伙人如果达不到目的,很有可能开枪,周轩坚持下了车,高声问道:“我航海出行,路过这里,大家有什么要求可以商量,这样兴师动众的好像不妥当吧?”

    对头为首一人看看左右,往前走了几步,“一口价,十万美金!”

    “我们随行没有带那么多钱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留下命!”

    “枪支是用来做什么的,保家护国,你们却用来打家劫舍,请问,军人的天职何在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小股队伍的私下行动,对方领头人想了想,没有立刻发动进攻,周轩又说道:“何况,索罗里我已经转了一遍了,也结识了不少军官,说不定就有你们的上司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轩吩咐马上开车,从他们身边过去,然后返回最初居住的酒店,保安队长则坐在同一辆车上,近身保护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话只能哄一时,等到对方反应过来,给上司试探性的打了个电话,得到的口风却是支持性的暗示,立刻又带人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,那里曾是我父母的家。”路过一片废墟之地,保安队长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父母现在?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,埋在那里七天才被发现。”保安队长布满沧桑的脸上充满无奈,现状已经让他变得麻木不堪。

    砰砰!后面的枪声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