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20章 枪声响起
    周轩抬头看了下,笑了,“别说,这里比你们家还破旧。”

    此处不接受预定,其实也从来住不满,进入昏暗发着霉味的酒店后,倒是可以随便挑房间。

    价格有点偏高,但相比较阿拉伯塔酒店,已经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五人只要了两个房间,昆洋和戴维一间,周轩和裴胜男管清一屋,这里不限制狗的出入,温迪四处乱跑也没人拦着。

    房间非常简陋,三张床一字摆开,上面的被子还没有叠起来,白色床单上有洗不掉的黄色痕迹,鼻尖也充斥着酸臭的味道,总感觉哪个角落里有正在腐烂的死老鼠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里没法住吗?”裴胜男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比起坟地强点,但是俺刚从迪拜回来,好像也觉得没法住人,嘿嘿。”管清挠着后脑勺笑了。

    而看过房间的戴维和昆洋也大呼小叫的找到周轩,戴维还装作要哭的模样,“周轩,你是不是故意折磨我们,从天堂落到了地狱?”

    “让大家受苦了,真的对不住。”周轩抱拳道。

    昆洋摆摆手,“是兄弟不说两家话,周轩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联系保安队。连个孩子都能持枪,这里安全毫无保障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长得太帅,出门扎眼,我自己去就好。很快就能回来。”昆洋仗义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不要还价,另外保安队人数也要多一些,最好二十个人以上。另外,咱们也要配备一些必要装备。”周轩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嗯,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昆洋转身就出去,温迪却主动跟在后面,他走哪里跟到哪里,不由心头一暖,蹲下身亲吻了下它的额头,“好姑娘,真是遭人疼,知道我出去有危险了对吗?”

    呜呜。

    “在家等着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昆洋拍拍温迪的头,走下楼,然而温迪却看看周轩,径直跟了过去。昆洋赶不动,也只好带它一起去。

    “温迪能把人心给暖化了,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冲。”裴胜男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它的主人才可恶,这么好的狗狗都扔掉。”管清鄙夷道。

    在房间等了两个多小时,还没有消息,拨过去电话之后,昆洋说已经找到了人,正在联系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还不到当地十一点,服务员过来通知说是午餐已经好了,裴胜男摆手说不饿,却被告知,如果现在不吃,那可就要等到晚餐了,期间不提供任何食物,除了凉水。

    “随便吃点吧,记得给昆洋留一份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住宿条件差,伙食也很一般,每人面前一个大盘子,上面是米饭肉和蔬菜的混合物,甚至还有意面,而且每盘边缘都有。

    “喂,只有刀叉,怎么吃米饭啊?”裴胜男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哦,勺子自己去取,在消毒柜里。”服务员耷拉着眼皮说道,反正不怕得罪客户,该来的客人总会来,不想来的,这辈子就见一次面。

    看着难看,吃着味道还可以接受,酸甜苦辣咸都有,居然综合在一起吃起来还很顺口,或许是将要求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正准备回房间,突然砰的一声,然后饭厅玻璃碎了,落了一地。周轩连忙拉着裴胜男躲在桌子底下,等到枪声停下来,连忙躲到柱子后面。

    枪声还在持续,转头看去,周轩很诧异,服务员表现得非常淡定,还有一人面无表情的走到餐桌去收拾卫生。

    抱着餐具经过周轩等人时,服务员鄙夷道:“只要不冲进来,一般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玻璃已经被打烂了!”裴胜男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你的脑袋。”服务员翻着白眼走了,裴胜男气得想要追过去,但又怕子弹打过来,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枪声密集起来,从声音判断,就发生在不远处,持续有玻璃落下来,还有头顶掉落的灰,室内的尘土也被卷起,如果不是服务员镇定自若,周轩一定会带着大家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枪声开始变得稀疏,周轩趁机带着大家返回房间,安顿好后,说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去门口迎下昆洋。”

    “轩,不要啊!”裴胜男立刻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。”周轩松开了裴胜男的手,戴维要跟着,也被他拒绝,“胜男和管清交给你了,我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独自一人走了出去,这回服务员的表情终于起了变化,“嗨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大门口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了吗,这里常有冲突,只有在室内才是安全的!”服务员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的朋友还在外面!”

    周轩坚持往外走,服务员跑到前面拦住了他,“不要做傻事,枪战很快就会结束,但这个时候你出去,有可能会成为攻击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好意,但我不能置朋友于不顾。”

    周轩拱手道谢,服务员耸耸肩膀,说了句等一下,然后从吧台后面取来一把枪,递到周轩手上,“先拿去用吧,弄坏了要扣你钱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!”

    服务员呲牙一笑,等周轩走出去,摸了摸自己的脸,摇头感慨,“天,我都多久没有笑过了。”

    从大门口方向看,街道上冷冷清清的,周轩小心挪动不乏,突然三个人跑了过来,连忙闪身躲在墙后面,好在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酒店的墙不到两米,墙根处堆积不少杂物,周轩踩在上面慢慢探出头去,看到一些身穿士兵服装的人向着不同的方向奔跑,想象中血流成河的场面没有看到,这场枪战更像是对立性的示威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大街上便一个人也没有了,周轩这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街,可以看到几个孩子正蹲在地上漠然的捻动手中的石头,小卖部的老板站在门口看着他,希望能去他的店里消费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三十岁左右的人正交头接耳,不时打量周轩手里的枪。两人眼神不善,周轩加快了步伐,可是二人却揣着兜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经过一处被炸平半个院子的住所,这里是其中一名年轻人的家,他闪身进去,等周轩再看到他的时候,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枪。

    与其目光对视,其中一人坏坏笑了两下,追赶的步伐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