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19章 危险的国度
    对于管清,南宫新月之前先入为主,但她很快发现,管清才华横溢,表现出与同龄人不符的睿智,尤其性格单纯开朗,很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管清,我认你当干儿子吧。”南宫新月笑道。

    “俺才不给自己找祖宗,除了俺师父。”管清根本不买账。

    “多少人抢着当我儿子呢!”

    “新月姐,我给了管清一块手表,他就喊大伯了。”丁卫坏笑着提醒。

    南宫新月恍然大悟,笑了:“管清,任我当干妈,立刻给你一张百万支票!”

    哼,管清鼻孔朝天,一脸不屑,露出带着手串的手腕,南宫新月看了一下,眼睛立刻亮了,“哇,七彩珍珠,好大个头。”

    “别碰,你赔不起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真有钱啊。你师父把你给惯坏了!”南宫新月嗔道。

    大家在迪拜一直玩到凌晨,这才回到酒店,意犹未尽,约好了下次有机会还一起来玩儿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直升机将周轩等人送到了码头,丁卫看着帆船犹豫不决,到底没有下决心跟着一起去,只是拉住周轩的手不停嘱咐注意安全,“周轩,你那个问题我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放手让你去,不是为了娶媳妇,而是尊重兄弟的选择。保重吧!”

    “好,回去代问大家好!”

    南宫新月起了个大早,想要请大家吃早餐,却被告知周轩早已经离开,居然还有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今天是否去沙特?”

    “不,回美国!”

    “不去洽谈业务了?”

    “乔治,我问你,对于我的家庭,员工都有什么议论?”南宫新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没听到什么啊。”工作人员神色慌张,额头布满细密汗珠,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!否则,你就别干了!”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表面上大家还是不敢说什么的,只是私底下议论,议论,你们,感情,不太和睦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了!”

    南宫新月扬扬手,心里反而释然了,周轩说得很对,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,一个眼神都会被捕捉到,何况是冷战了好几年,关于离婚的传闻想必早就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“部长?”

    “好好干,不管我在与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部长!”

    “订机票吧,这就回美国。”

    胜清号还沉浸在兴奋之中,裴胜男最关心钱财,大笑道:“哈哈,白玩一趟,一分钱没花!”

    不光没花钱,伯塔酒店还送给周轩一张超级贵宾卡,今后再来,可以享受七折优惠,据说这种贵宾卡,迄今为止发放的也不足三十张。

    “这趟航海的补给不是钱啊?都是俺师父拿的。还有,酒店也贼着呢,要了俺师父一幅字,将来就可以印在中文宣传品上,那不是广告啊?”管清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这都看出来了。”裴胜男由衷称赞,又眨眨眼睛,大有深意道:“轩,我还没享受够呢!”

    “好,下次再来。”周轩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帆船驶离了迪拜,中途不再停留,向着索罗里进军。各种方案又被拿出来讨论,在索罗里,没有大使馆,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,必须团队行动,不可落单。

    裴胜男又开始擦亮武器,分配给大家,如果再遇到海盗,不等他们靠前便藏到船舱中放冷箭,打死一个算一个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说马六甲遇到的海盗有没有打死的?”昆洋问道。

    “重伤是会有的,目前并没有人联系我们,应该是还没有人员死亡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在那几个人并不想要咱们的命,但是这里的人就不好说了。”昆洋有些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命的会纠缠不休,反而不如这里的海盗有职业操守,拿钱就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带引号的吧,还职业操守。”

    终于,帆船在刻意安排的白天进入索罗里海域,全速前行。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,前后左右都仔细盯着海面动静,只要仪表显示有目标靠近,一律回避甩开。

    等到帆船靠岸,众人长舒一口气,戴维拍着胸口,“看来,索罗里也没有那么可怕啊!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几声枪响,周轩等人连忙卧倒,等到枪声远去才小心翼翼上岸。周轩的名气自然也传到了这里,但是并没有人员围观或者记者采访,当人们的生命和财产都得不到保障的时候,对不相干的人和事就提不起任何兴趣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周轩还是将帆船遮挡起来,太过显眼,最好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刚从迪拜回来,这里的场景会让人有很大的落差,走到哪里都非常安静,随处可见拿着枪的人,有的是士兵,有的是百姓。

    还有个八九岁的孩子背着一把和他差不多高的枪,温迪冲他汪汪叫了几声,立刻将枪口对准了它。

    “不要开枪,不要开枪!”裴胜男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男孩的枪又对准了裴胜男,顿时吓得面如土色,指指随身携带的零食,“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男孩儿面无表情的看着裴胜男,她缓慢将手放在袋子里,拿出一把巧克力糖,男孩儿终于露出笑容,依旧是保持警惕向前挪动步子,抢过糖便跑了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你看他那小眼神,分明就是个杀手。”裴胜男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他一定杀过人。”昆洋轻轻摇头,在这里持枪是军事需要,也是百姓自保。

    在这里购买一支枪,折合人民币两千元左右,也是当地百姓一笔不小的开支,然而却是绝大多数家庭的必备。有些看起来衣着比较整齐的人,像是当地生活稳定的人,莫不是背着一把枪,默不作声的快速前行。

    两旁都是破旧的平房,到处充斥着破败,道路看起来还不如国内乡镇宽敞,通行的勉强称之为车,多是能拉载十几个士兵的丰田皮卡,价位低,能拉货,还扛折腾。

    去往酒店的途中,周轩看到了关门的使馆,其实大门已经被撞开,想必里面的东西也早就破坏了。

    “这几年一直说要复馆,到现在还没实现。”昆洋唏嘘道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周轩小声提醒,大家心照不宣,快速朝着酒店方向走去。一行外地人出现在大街上,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,角落里,墙根处,还有废墟后面,都有眼睛看着他们,或许正在谋划着什么。

    来到市中心的酒店,裴胜男大失所望,四层小楼,旧迹斑斑,懊恼道:“轩,你看,像不像服装厂家属院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