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18章 疯狂幻想
    这就是周轩最喜欢的裴胜男的一点,总是带给人快乐,和她在一起非常轻松。只是,大咧咧的性格也遭人疼,很多人以为这样的人不怕受到伤害,于是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轩,这些天,我想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想到裴阿姨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越想越觉得她受的苦太多。所以,我做出个重大的决定。”裴胜男直起身,认真说道:“我打算回去后,使劲折腾闫老头。”

    一口震惊的老血差点喷出来,周轩皱眉道:“干嘛又扯上老师,说过多少次了,老师根本不知道你是他们两个的孩子,还以为是你那个爸的呢!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知道啊,但是,现在呢,知道了吧?可是闫老头也没说对我妈有什么交代,这样就完了?”裴胜男摊手问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怎样?老师很记挂你们,否则也不会让我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的事儿,为什么让别人照顾?”裴胜男哼声道:“他那种职务的,工资加补助还有各种津贴,一年怎么也几十万。哦,一句清廉就代表没钱了,哪怕给我妈一丢丢也算啊!”

    “切,你怎么知道老师没暗地里偷偷给?”

    “我妈藏不住事儿的,要给我肯定知道。所以啊,我必须要折腾他!”

    看裴胜男言之凿凿,周轩也来了兴致,不由好奇打听道:“怎么折腾?”

    “哼哼,那就是,给我妈找对象!哈哈哈,这招狠吧?”

    “狠辣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妈总不能下半辈子一直活在另外一个女人的阴影里,凭她的长相气度还有工作以及优秀的我,找个临海政府干部也绰绰有余。你说,对吧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,阿姨还有大家闺秀风范,典雅稳住,可惜她并不想找吧?”

    “呸,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想法。自己不娶,也不想别人惦记着。我早就看好了一个人,从收入名气以及家庭负担等等综合因素,都比闫老头强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也认识!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啊!”

    “唐老头!”

    周轩直接仰倒在沙发上,不过话说回来,一个寡居,一个丧偶,年纪也相当,唐涛升倒真是合适人选。随着暗物质实验室的成立,唐涛升名声渐起,还真比闫平川不差。而且实验室待遇很好,儿子在南方成家立业,生活环境简单。

    唉,想到这里,周轩捶了下自己脑袋,都什么跟什么,两位都是自己的老师,哪能让他们成为情敌。

    而裴胜男还在疯狂幻想之中,说唐涛升要是老妈看不上,还有专家呢,她早就打听好了,五个专家三个单身,个个都是千万富翁,嫁给他们还特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要是我妈真的梅开二度,喜滋滋的嫁人了,闫老头那老脸得成黑色了吧?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没回应,回头看,周轩已经睡着了,表情安静得像个孩子。裴胜男轻轻靠过去,躺在他臂弯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丁卫等人都喝多了酒,第二天醒来便是午饭点儿,还直嚷嚷不饿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准备下吧,咱们只剩下半天游玩时间了。”周轩笑着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买单,随便玩儿!”丁卫打着哈欠举手道。

    “稍等下!”

    周轩进入内部电梯,下去三层,来到南宫新月所在楼层,敲开门后,周轩称赞道:“容光焕发,这才是新月姐嘛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昨天倒是睡了个好觉。你说得对,每个人都没有那么重要,即使是离开,也还能发挥作用。比如你,不在公司,不还是为公司创收吗?”南宫新月将周轩让了进来,笑着又问:“中午一起吃吧,我正愁没人陪呢!”

    “楼上已经准备好了,新月姐,今天有什么打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哦,本来是要去沙特呢,但想想,也不愿意那么拼了,改了行程,今天好好休息。”南宫新月调侃道:“以前啊,每次来都住最大的套间,在里面生闷气,这次换了个小的,却睡了个好觉,你说人是不是很奇怪?”

    “无在乎房子大小,在于个人心境。新月姐,下午我准备和朋友们在本地旅游,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?”周轩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哦?南宫新月咯咯一笑,“为什么想着带着我?”

    “一来散心解闷,再则,也希望你了解下我的朋友,放宽心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啊,现在已经不担心你的朋友说出我的秘密了。不过,还真没有好好放松过,乐意奉陪!”

    看到南宫新月也加入到旅行团中,大家都诧异了,看她和周轩关系还很亲近,以姐弟相称。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我很崇拜您!”丁卫激动不已,拱着手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丁卫,周轩的好朋友!”南宫新月记忆力非常好,听周轩说过,便记住了。

    “对对,我就是丁卫!”

    “我比你们年纪都大,都跟着周轩叫姐吧!”

    “姐姐!”丁卫立刻喊了一声,谄媚又痴迷的傻样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南宫新月心情不错,揽着周轩的胳膊走出去,裴胜男倒成了跟班的。不过,这样的组合一亮相,便受到了媒体的关注,不管走到哪里,都有闪光灯追踪。

    “呵呵,等着吧,有些媒体喜欢乱说话,说我找了个小男朋友。”南宫新月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高兴新月姐不在乎,生活就是这样,不要自寻苦恼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跟你在一起真开心。胜男,你可要抓紧了啊。”南宫新月回头笑道。

    嗯,裴胜男用力点点头,握起小拳头,挺起胸脯大声道:“从未放松过!”

    南宫新月笑开了花,一直用手撑着眼角,直抱怨,“哎呀,脸部表情太丰富,会长皱纹的。”

    “笑容才是最美的容颜,也能为姿色增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其实啊,我以前就是个爱笑的姑娘,多少年没这么开心了。老弟,听说你还会医术,有养颜秘方吗?”南宫新月侧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啊!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送我一个方子。”看了看裴胜男,南宫新月连忙让工作人员打起太阳伞,嘟囔道:“看来防晒的方子不好用。”

    “新月姐,你笑话我黑!”裴胜男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分明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追打起来,笑声不断,人生就是这样,南宫新月对裴胜男和管清没了戒心,是因为对坚守的秘密没不再那么看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