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17章 移民吧!
    思索良久,南宫新月又落下泪来,“其实,我是他的第四任妻子,因为我的出现,他和第三任妻子离了婚。离婚时,那个女人披头散发的诅咒我没有好下场,我真的怕了,于是拼命对他好,哪怕身体条件不允许,还是冒着生命危险生了三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,爱他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南宫新月又是一怔,随即冷笑道:“以前或许有吧,但是,我们已经分居了好久,我看到他肥硕的体态就想呕吐!当初怎么就瞎了眼,被他的疯狂追求所迷惑!周轩,真的,如果不犯法,我一定亲手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咬牙瞪眼了,像个吸血鬼,很吓人的。”周轩坐回自己的座位,认真道:“南宫部长,咱们国家有句老话,劝和不劝离,但是,你们这样的状态,维持下去饱受伤害的肯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宁可如此,那个小浪-货不就是年轻点儿吗,我靠到她人老珠黄就赢了!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还会有其他人做替补,你认为可以靠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太冤了,我今年都四十七岁了!”

    “四十七很老吗?”周轩笑了笑,说道:“我在码头看到很多男士对你赞不绝口,包括我身边的朋友也是崇拜至极。很多人仰慕你,你却守着一份枯萎的爱情,何去何从,决心真的很难下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集团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恕我直言,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。或许离婚可以造成一时波动,但人们喜欢的是集团的产品,不会轻易动摇根本的。你一心想要掩盖和隐藏,其实如果和你周围的工作人员坦诚聊一聊,或许他们早就嗅到了风声,恩爱是装不来的,何况你的丈夫连装都不想装。”

    南宫新月又思考了许久,显然,她从没想过真的要离婚,而是撒泼哭闹坚决不同意,只有现在才能仔细考虑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便宜了那个舞女!”南宫新月还在纠缠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又获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其实你是个非常感性的人。为了集团,为了家庭,你武装成一个斗士,人人见了害怕,其实自己的内心也越来越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口才了得,不管怎样,跟你聊天,我心里敞亮很多。”南宫新月展颜一笑,饭菜都凉了,又让大厨过来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一直在外面候着,听到了哭声却不敢进来,然而此时却看到女上司素颜朝天,眼睛红肿却是笑意灿烂,怎么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是我的联系方式。我真诚向你道歉,原来出言不逊,实在是肤浅,有失体面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,是发自内心的,周轩也说道:“我们也考虑不周,不该纵容温迪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有空常联系,可别嫌我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南宫部长。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生分,就叫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新月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,哈哈,感觉有了娘家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,而且时间也晚了,终归不方便,周轩起身告辞。回到自己房间,却发现大家都在,喝的东倒西歪,丁卫正抱着昆洋哭呢。

    “兄弟,亲兄弟!”昆洋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洋哥,咱俩有共同处,都是爷们!”丁卫大着舌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都没有媳妇儿?嗯,这个一样。”昆洋涨红着脸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轩呵呵笑了,让人把他们都抬回自己的房间,管清回楼上去睡,裴胜男则给周轩整理床铺。

    其实已经很平整了,裴胜男就想赖着不走。

    吊灯已经关闭,柔和的灯光从墙壁透出,说不出的静谧,也非常有情调。裴胜男脸蛋红扑扑的,一直背对周轩,只听身后有脚步声靠近,登时血涌上头心跳加速,捏了两下嗓子。

    一只有力的手臂触及腰间,犹如电击,裴胜男幸福的快要晕掉,转身扑到周轩怀里,扭捏道,“讨厌!”

    “衣服塞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动手将裴胜男短款睡衣拉出来,看到一张窘迫又恼羞的脸,裴胜男干脆耍赖,抱住周轩的腰,“这么暧昧的房间,是不是该做点浪漫的事儿啊?”

    周轩被逗笑了,拉着她来到宽敞的阳台,双双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里,看着满天星辰和远处的海岸。

    抽动鼻子,裴胜男在周轩身上嗅个不停,周轩连忙将她推开,指指楼上,“别让管清看到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身上怎么这么浓的化妆品味儿啊?哎呀,这是口红吗,这么一大片,你们,很疯狂啊!”裴胜男几乎要崩溃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想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翻了个白眼,明知自己不是那样人,还故意这样说,将大概情况说了下,裴胜男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,“这个老女人,也有被甩的危机感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说新月姐,其实她也挺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怪谁,要不是为了绿卡,她能嫁给现在的丈夫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不要随意评价。”

    “切,那就说说你的生活吧。”裴胜男语气变得温柔,轻轻靠在周轩肩头,周轩并没有拒绝,揽住了她的肩头,裴胜男差点落泪,柔声道:“轩,其实我知道,你心里只有苗苗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体谅,此次索罗里之行,我不能确定会找到苗苗。但是,即使她不在,我也会等着,并且做好了长期的准备。胜男,我不能欺骗你。”周轩轻声道。

    有眼泪滑到周轩脖子里,两人都装作不在意,裴胜男点点头,嘿嘿笑了,“要不咱们移民吧,这样你就能娶好几个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才不要!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哪个男人不想着三妻四妾,轩,你说老实话,自己是不是也希望有这样的生活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!”

    “男人嘛,当然希望把所有红颜知己都娶回家。但是,我注定做不到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,别讲什么从一而终的废话!”

    “我的老丈人们都太厉害!我可以平衡你们之间的关系,但是老丈人们不得打破头啊?”

    “哪里厉害了?辰爷、闫老头、罗吉野、虞荣……哈哈哈,好像真的都挺厉害啊!”裴胜男笑起来,清点周轩眉头,“我说你怎么这么老实,原来是惹不起老头们!”

    是啊!周轩故意苦着脸,裴胜男笑的更开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