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13章 尖酸刻薄的女人
    南宫新月气愤难忍,她与酒店之间是口头信用,长此以来都是如此,而且从未拖欠过费用。今天居然被半路杀出来的一个愣头小子给抢了最大套房,一口恶气堵在胸口,像是扣着一个厚重的大碗,让她有窒息之感。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一件小事而已,不要生气。”工作人员连忙劝说道:“酒店说了,除了最大的房间,其余都随便您挑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换一间吧,同楼层总要碰面,不好撕破脸。”南宫新月压住火气,今天可以说是诸事不顺!

    “那个,最后的三间套房都被周轩订走了,酒店的意思是其他套房随便挑选。”工作人员战战兢兢,还往后退了两步,他已经感受到火山爆发的炙热感。

    “什么?让我去跟平民挤一个楼层?”

    南宫新月握紧拳头,修长白嫩的手指嵌入肉里,刺痛了神经,也压弯了指甲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没敢吭声,且不说在这里居住的最低消费,大厅里参观一圈也不是平民可以接受的价格。对于他而言,能在这座酒店任何房间有个住所,就可以让很多人羡慕了。

    “都欺负我。”南宫新月喃喃自语,将眼中的潮湿使劲憋回去,深吸一口气,换上平时淡定的口吻,“算了,去别的去处吧,迪拜也不是只有这一家豪华酒店。”

    是!工作人员如蒙大赦,低着头陪南宫新月离开,刚拐过弯,突然冲过来一物,南宫新月不提防,吓了一跳,失声尖叫。

    是一只狗!

    处变不惊是商场成功人士的共性,何况是南宫新月这样的大集团高层管理,只是她心情郁闷,再加上家庭和事业的压力以及计划被打乱,烦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让她失态的家伙,南宫新月惊讶到了极点,不可思议道:“天哪,这可是伯塔酒店,居然带狗进来?”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我们会有专人看护的。”管家也认识南宫新月,客气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多说什么,咱们走。”南宫新月揉着发胀的太阳穴,踩着高跟鞋往前走,然后却听有人喊,温迪!

    “谁?”南宫新月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却见那只讨厌的狗停到一个丑孩子跟前,还在摇着尾巴,南宫新月简直要气蒙了,“怎么都不说话,刚才谁叫我?”

    “俺在叫狗呢!”管清鼻口朝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教养?”南宫新月火大了,上前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才没教养呢,俺喊俺的狗,关你什么事儿啊!”管清搂住温迪的脖子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在喊wendy!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只狗就叫温迪!”

    你!

    南宫新月只觉眼前发晕,视力有些模糊,只看到一只傻狗歪着脑袋看她,摆出一副与世无争的呆萌相。

    “我们南宫部长英文名字就叫wendy!”工作人员连忙扶住南宫新月,不满解释道。

    嘿嘿,裴胜男等人不禁偷笑,南宫新月却更生气,指着管家说道:“去,把你们王子叫来,就说我来了!我倒要问问,一个七星级酒店,怎么可以让这样的,狗,进来!”

    “部长,请您不要为难我。其实,只是个小小的误会。”管家客气调和矛盾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骂我,你还说是小误会?你不去是吗,我有他的联系方式,我来打!”南宫新月说着就翻包找手机,没找到,这才想起来在工作人员手里,瞪了一眼,拿来!

    工作人员一哆嗦,手机居然掉在地上,不至于摔坏,但更令人尴尬。南宫新月弯腰正要捡,突然一只狗头出现在脸庞,吓得一屁股蹲在地毯上,然后看到温迪叼起手机往她身边靠。

    啊!啊!南宫新月手脚并用,“你个畜生,给我滚开,滚开!”

    “温迪,回来!南宫部长,不好意思,让你受惊吓了。”周轩上前,将南宫新月扶起来,她却厌弃的将周轩推开,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裴胜男有点想急眼,被周轩拦住,还是嘟囔了一句,“吃呛药了啊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好容易站起来,手机还在温迪嘴里叼着,不提定制款的价值,手机通常为私人用品,还让狗给叼了,南宫新月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们把狗当爹当儿子随你们便,在家怎么惯着也随便,但是,不要忘了,对于别人来讲,它就是个充满危险性的畜生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这话也太难听了吧?”裴胜男恼了,不顾劝阻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如此,你们不按规矩出牌,就要受到谴责。这只狗带了疾病怎么办,咬了人要坏了东西怎么办?”南宫新月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温迪在澳大利亚就接受了检查,并且打过了疫苗,是只干净的狗!”

    “我不和你争辩这些,麻烦把手机给我。”南宫新月还在嫌恶温迪,“真是晦气,计划全被打乱,你们这些小人物根本不知道成功人士的时间宝贵!”

    管家连忙去处理手机,少不得擦拭干净并且消毒处理,等回来时,就成功人士素养问题,以及宠物在主人和他人眼里区别的问题,裴胜男和南宫新月已经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来酒店的人,莫不是谦谦绅士和优雅淑女,管家历人无数,两个女人激烈争吵的场面还是头一回见到,有些束手无措。

    “南宫部长,我们的狗吓到你,我道歉。”周轩将裴胜男拉到一旁,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早干嘛去了?”南宫新月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喂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裴胜男在周轩身后垫脚尖问。

    “周轩啊,那个哗众取宠赚眼球的临海人。呵,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,也有很多大牌明星,但是像周轩这样靠标榜正义道德出名的,还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尖酸刻薄,这是周轩等人的直观感受,工作人员也感到很意外,其实老板娘平时不这样的,大方得体,此时表现很像是蛮不讲理的泼妇。

    “唉,都是因为一条狗。算了,俺的错不能让师父顶罪,俺给你道歉,对不起了!”管清拱手作揖,南宫新月哼了一声,可是管清接下来的话,让她的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雌性,何必互相为难呢,你看,温迪都要吓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