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10章 不愿留下来
    回头再说周轩遇到了兴凯集团的油轮,亲切感油然升起,这是一艘十几万吨的大型油轮,比起帆船俨然一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“哇,江舟家里可真有钱,光是这艘船就得好几千万吧?”裴胜男仰着脸啧啧道。

    “几个亿还差不多,这种油轮没有按千万计价的。”昆洋说道,又问,“对了,你们总提虞江舟,她跟周轩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裴胜男没吭声,管清快嘴道:“俺另外一个师娘,看家的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昆洋若有所悟,周轩皱眉道:“别瞎说,什么一个又一个师娘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样说大家都懂嘛!”管清呲牙笑。

    油轮船长邀请周轩等人登上油轮,随后帆船被整个吊起,放在平坦的甲板上接受全面的检查。温迪在上面撒了欢的到处跑,狭小的帆船空间真的是难为它了。

    “周董,遇到了武装的海盗?”一看到帆船的情形,船长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的,由四人驾驶四艘快艇,武器装备非常全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,如果他们将舵打坏,直接就可以登船抢劫了。”船长心有余悸,理所当然猜测周轩名气在外,这才被海盗盯上。

    而恰恰是对方想要活体,周轩这才能逃脱,否则,帆船早就被打碎了。

    “船长,修好帆船大概用多久?”周轩急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该问能不能修好,看情况而定吧。”船长顿了顿说道,“如果修不好,那就乘坐这艘油轮回国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虞董的安排还是江舟的?”周轩笑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,都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会再买一艘帆船继续航行。”

    “周董,不得不说,你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人。”船长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而帆船方面也传来让人欣慰的消息,虽有损坏,但无大碍,半天时间就可以完全修好。只是如果想要达到原来的美观程度,还得靠岸后喷镀。

    周轩表示无妨,他在乎的也不是帆船外形,只要安全性能稳定就好。

    因为帆船下一个目标要去索罗里,船长下令对帆船的防护进行加固,另外对油箱进行扩容,可以保证遇到意外时有充足的燃料使用动力逃生。

    和三十几名船员共同用餐后,帆船入水,昆洋亲自调试,下方打了个手势,完美!

    “船长,真的非常感谢,也替我感谢虞董的关心。”周轩由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我们所能做的,杯水车薪,周董,一定要沿着海岸线走,千万保重啊。”船长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另外,不要对虞董和江舟提及过多关于帆船的事情,以免他们担心。”周轩小声商量,却遭到了拒绝。

    “周董,这恐怕不行。说白了,我们都是兴凯的员工,今日修补帆船的费用需要上报的,瞒不住的。”船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也罢,这件事即便油轮船长不说,也能从其他渠道打听到,与其回避,不如直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温迪,这次你立了大功,但也看到了危险,留下吧。”周轩摸索着温迪的头劝说道,它汪汪叫着回应。

    “就是,把温迪留下吧,等回去后再去接它。你看它在这里跑得的多开心啊。”裴胜男依依不舍的搂住温迪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但是回去后一定要接它走啊!”管清也过来和温迪拥抱。

    温迪茫然看着他们,不知道这次又做了什么和它有关的决定。

    告辞油轮,周轩等人登上了帆船,正准备远行,温迪突然反应过来,他们这是要走,而且,还要把它留下来!

    温迪朝着帆船的方向狂吠,甚至做出了跳跃的姿态,船长连忙拦住它,温迪是见人就咬,不能打,一时间没人敢靠近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温迪焦躁不安的在甲板上跳来跳去,听到叫声,周轩仰起头来,看到温迪正沿着绳梯往下冲,还有一米多高的距离便跳到了海水中,奋力的向着帆船游来。

    “快停下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温迪跳上了帆船,抖了两下身上的水珠,趴到周轩脚下低声呜呜叫着,还流出了眼泪!

    大家看着又好笑又心疼,周轩不顾潮湿抱起它,“温迪,跟着我们太苦了。”

    呜呜,温迪流泪舔着周轩的手,管清看懂了,叹口气,说道:“师父,还是带着温迪吧,她被主人抛弃过一次,如果咱们走了,一定会很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嫌弃帆船小就行,走吧,小家伙。”周轩拍拍脑袋,直到帆船启动,温迪才从甲板上站起来,兴奋地摇着尾巴。

    船长看着帆船消失的方向摇头叹息,那是正西方向。因为海盗堵截,周轩的帆船因此浪费了时间,他还是想走捷径,抄近路将损失的时间找补回来。

    “船长,周董坚持航海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一名水手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旅游。”船长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虞董事想要降服周董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少议论别人的事,回去干活!”

    公海海域,海盗的快艇到达不了这么远的地方,而且靠近赤道风浪平和,一直到需要补给的码头,也没有再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盛产宝石的岛屿国家,外形就像是一枚水滴状的宝石,有着美丽的海滨和恒定的温度。在这里享受轻松度假时光之余,还可以为家人选上一枚价格适中的当地宝石。

    “胜男,要不登岛去选件珠宝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,这里的切工太厚重,适合我妈那种年纪的人佩带。”裴胜男一口否决。

    “呵呵,哪有,高品质的肯定不是你说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本姑娘现在这么有钱,还差一块小宝石吗。不去!”

    “走吧师父,她是怕下去后就被你甩了。”管清嘿嘿笑。

    其实周轩从没放弃过这种想法,他去往索罗里的消息,闫平川一定知道了,周轩最担心他的身体,不要因此再让情绪波动太大。

    不可避免的,裴亚茹又活在担惊受怕的日子里,她又无人倾诉,还得老师多去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裴胜男凑过来笑嘻嘻问。

    “怕自己对不起闫老头!”周轩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敢这么称呼自己的老师!”裴胜男上来就捶了一拳,生疼,周轩捂着胳膊辩解道:“你也经常这样叫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女儿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承认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