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06章 心意已决
    “我不会死的!”周轩肯定说道,然后将周德宽的手指一个个松开,“如果二叔真的为我好,还请再去多打听消息,最好在我到达索罗里之前又有了新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周轩大踏步离开,他的团队义无反顾的跟在后面,同行这么长时间,早就结成了生死与共的真情。

    周德宽一屁股蹲在地上,欲哭无泪,“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,总把侄子往火坑里推。小轩,你可别跟大哥大嫂说是我告诉你的啊!”

    就这么坐在地上,周德宽眼泪都快哭干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儿,他一把岁数了,该替代侄子去找人。可是话说回来,索罗里的子弹不长眼睛,他还不想死。

    帆船到达西马来西亚不到两天时间,居然很快又离岸了,看方向是往西,网友们开始沸腾起来,周轩要去欧洲!

    周轩还可能进行环球之旅!

    登上帆船后,周轩用眼神和大家交流,四张洋溢着笑脸的脸庞充满了信任,还有管清身后探头出来的温迪,歪着脑袋看周轩,好像在说,你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。

    航行一天之后,张磊才发现定位异常,连忙打过来电话,“周轩,不是一直在马来西亚待着吗,这又是要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索罗里!有人发现线索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索罗里,我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里,张组长,我已经耽误太多时间,必须马上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愁死我了,周轩,索罗里比南极还可怕,我知道你不怕死,就想问你最后一句话,你这么追下去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”张磊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对于没有破解的案子,你会放弃吗?”周轩反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不是,咱俩这是两种性质,你少给我设套!由于连年战乱,咱们国家的人已经从常驻机构撤离了,你去了,无法得到安全保障。”张磊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决个头啊你决,周轩,我还等着你改行当神探呢!”

    “张组长,我总渴望自己很快到达最后一站,比如黄海的某个岛屿上,再比如瑙鲁,又或者是冰天雪地的南极。我也没想到航线会越来越长,可是经历的越多,我反而不怕了,就像是外面的世界没有那么神秘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想去就去,别给我作诗!”

    张磊气哼哼放下电话,硬着头皮将这一消息又汇报上去,上级也感到非常挠头,逮不着周轩,劈头盖脸把张磊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虞江舟也来了电话,更是苦劝不停,周轩狠不下心不接电话,但却一言不发。虞江舟像是在唱独角戏,不得已联系到裴胜男去劝说周轩,当然是无效的,现在他们可是在一艘船上。

    “师父,索罗里真的那么可怕吗?”这天晚上,周轩坐在甲板看着璀璨星空,管清凑过来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或许比想象的更为可怕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到那的人都得死,周轩,去了之后,咱们得雇个保安队,另外穿防弹衣,每个人都要配备枪支,最好是AK。”昆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个邪恶的国家,和食人部落一样可恶!”戴维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当人的生命豪无保障时,所有的风度都抛诸脑后,显露的只是动物的本性,没有什么对错。”周轩淡淡道。

    转过头,这才发现裴胜男沉默不语,只是看着天上眨动的星星,周轩给她取来外套披上,“傻丫头,想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跟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?”

    周轩笑了,而裴胜男却哭了,双眼噙满泪水,颤抖着嘴唇极力忍住,然而,眼泪决堤,大颗滚落,看上去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又想到裴阿姨和老师了?”周轩替她擦去泪痕,然而又有两行落下,烫烫的。

    “跟着你,我遗嘱已经写了好几遍,已经对他们无法煽情了。”裴胜男幽幽叹口气,看了眼正在掌舵的戴维,低声道:“我是想到了苗苗,这些日子以来,她到底在承受什么。多么傲气的人啊,出门超跑,一身名牌,到哪里都有人点头哈腰陪笑脸,什么时候看到她都是整整齐齐的样子。可是,现在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说不下去了,她害怕苗霖像戴维的妻子一样,等找到时已经变成干尸,或者一个失去记忆的已经爱上别人的女人,又或者分不清爱恨的傻女人。

    裴胜男和苗霖曾为情敌,对她没有太多友情,但却心疼周轩,从目前的情况看来,无论找到与否,对周轩都将是一个残酷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不去想那么多,天晚了,回去睡吧。”周轩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看着棱角分明的侧脸,裴胜男直想打自己的脸,现在数周轩压力最大,不该提这些伤心事。

    靠近赤道风力不够,周轩和昆洋和戴维商议后,决定出马六甲海峡之后走安全路线,沿着各国的海岸线行驶,以免出现补给不足的情况。另外,也让国内的亲友团稍微放心,不要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。

    国内已经是春末,沿途气候却非常炎热,但一到晚上经常下雨,就能驱散一天的酷热感,较为舒适。海中动物的活跃度也很高,管清还钓到过长达一米的大龙虾,温迪也开心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又发生过鲨鱼尾随的现象,但只是持续两天便消失了,所以,裴胜男和管清设计的帆旗不敢再挂上去。

    这是出行的最佳季节,但是周轩的心却一直悬着,因为,这也是海盗最为猖獗的季节,他们多乘坐小型船只出海,逐渐减弱的印度洋季风势力让他们的航行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由于连连得手,索马里海盗因海上打劫大发横财,多采用轻便灵巧的快艇和重型军事武器,逼迫过往船只留下买路财。装备不断升级,打劫范围也在扩大,危及邻国,令人憎恶。

    而帆船恰恰相反,在风力平稳时,是跑不过快艇的。

    “周轩,等咱们到达索罗里海域,是不是在北面的国家先落脚?”昆洋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索罗里也不是全民海盗,在哪里都是一样的。我是这样考虑的,咱们先往北,在迪拜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周轩说到这里,大家兴奋起来,裴胜男笑道:“迪拜可是有钱人的天堂,轩,怎么突然想起来去那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戴维举起手来,“大概是怕回不来,死之前先去享受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