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05章 索罗里
    周轩竖起大拇指,事实就是这样,从挖洞到电梯还有室内设备,总花费远超原来的十亿。

    “政府参与是件好事,但也不该束缚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元会长所说,谁当家谁压力大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起来,元耀星笑道:“不过,按贤士现在的发展速度,政府也会更加信任你,逐步放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时机具备,华人商会将是贤士第一个海外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就等你这句话。周董,期待合作,来干杯!”

    元耀星开心地举起酒杯,周德宽也嘿嘿笑着跟着,倒是周轩跟他碰了一下,高高兴兴的喝完了。

    要学习的东西很多,下午座谈继续,管清一边听一边认真记录,好学上进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管清,能听懂吗?”元耀星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生下来也不是什么都会,俺慢慢消化就会了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急着赚钱娶媳妇?”元耀星打趣。

    “俺是缺媳妇的人嘛,将来俺师父公司做大了,俺得给他当助手。”管清一本正经说道,周轩开心的拍拍他的小脑袋,他相信,这不是戏言。

    聊到晚饭时间,元耀星和周轩还是相见恨晚,意犹未尽,于是又一起吃晚餐。

    饭后,两人单独聊了接近两个小时,碍于周德宽一直都跟在身边,元耀星遗憾的结束见面,互相留下联系方式,希望还可以再叙,并且欢迎周轩去家中做客。

    “听说元会长家就跟酒店一样,真该去看看。”周德宽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也太不识趣了,我跟元会长谈话,难免会提到些商业机密,你作为本地商人,在一旁支着耳朵听,多扫兴。”周轩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二叔不是有私心嘛,再说了,元会长多傲气的人,平时谁能有机会跟他聊天。”看周轩拉下脸,周德宽赔笑道:“大侄子,别生气啊,我还不是发现了货船的线索,急着给你送信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周轩一着急,握住了周德宽的手腕,疼的他龇牙咧嘴一通惨叫,这才松开,催促道:“二叔,快说啊!”

    那艘货船确实存在,并且有人看到了,上面有个神情呆滞的女子,但是并没有停靠而是穿过马六甲海峡往西边开走了。

    “开到哪里去了?”周轩催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大家也不知道嘛!”周德宽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有事儿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真有人看到这艘货船了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小轩,要我说啊,别找了,找到了也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唉,这可是你非得问的啊。有人看到开船的是名英国人,也就是三十岁左右吧,当天照片上的女孩儿就在甲板上晒太阳,一动不动,好像有点傻。而且,而且……”周德宽看着周轩怒视的眼神,只好劝说了,“女孩儿吧,对那名英国人非常依赖,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可能跟了他了。小轩,你现在有身份有地位有钱,不像二叔当年落寞,何苦去找一个残花败柳。反正那女孩儿看着不正常,像是受过刺激或者受过伤,好在那名英国人没放弃她,能给口吃的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周轩脑袋一片空白,如果周德宽所说是真的,苗霖有可能被这名英国人给救了,并且爱上了他!想到这里,周轩心口一阵绞痛,脸色苍白无血色,他不在乎苗霖跟了谁跟过谁,就恨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,却不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打五百万,查出来那艘货船去了哪里。”周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轩,还要去找啊?”周德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找,必须找到她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倔种,这点怎么就不像我呢?找到什么用,看人家恩恩爱爱,一起航海旅游?”

    周轩沉默了,心口在滴血,久久才说道:“我想不了那么远,但一定要对她说声对不起,没有保护好她,我食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危险的地方,去了就是送死!”

    周德宽说完,突然意识到说漏了,捂住了嘴巴,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到底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跟你翻脸。”周轩语气冰寒,让周德宽不由打了个寒颤,犹豫好久,又哭了,一只胳膊揽住周轩的肩头,“小轩,咱周家就你这根独苗,你可不能有闪失啊。二叔害了你一次,不能再害你第二次,以后等二叔死了,周家祖坟也没我的地方啊!”

    周轩对此无动于衷,任凭周德宽磨破了嘴皮,坚持要知道真相。周德宽拗不过他,何况周轩还可以去找别人打听,最终还是说了,确实没人知道货船的去向。

    但是,在经过海峡时,上面的国旗已经换成了索罗里的!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在场之人莫不是打了一个寒颤,那是一个充斥着战争的国度,长期无政府状态下,那里的孩子还没学会认字便已经会开枪。

    又因为地处非洲大陆的最东部,占据天然的海岸线优势,在国内外矛盾以及生活贫苦等各种因素下,催生出臭名昭著的索罗里海盗。过往船只无不是战战兢兢,遇到这伙人不是钱财被抢,要么就是欠下高昂赎金。

    为此,人们不得不改变航道,或者采取其他运输方式增加了成本,因为遇到了他们,钱财损失事小,还有可能送命。

    周轩二话不说,回到酒店就去收拾东西,周德宽慌了,“大侄子,也就是换了个国旗而已,不代表他们真的去了索罗里。万一,万一,是船主心血来潮挂着玩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先往那里赶,你继续留下调查吧,保持联系。”

    周轩已经推开了门,周德宽双手抱住他的腰,哭喊道:“大侄子,为了个女人去送命不值得。你不是有钱吗,可以雇一些当地的人替你打听。只要一百美元,可以雇到很多人给你卖命一个月!讲讲价,十美元也行!”

    “是个好主意,靠岸后,我就这么做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大侄子,你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呢。可千万不能去啊,想想你爸妈,他们辛辛苦苦把你养大,老年丧子,多悲哀啊!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让你爸妈怎么活下去,街坊邻居也得骂你大不孝,为了媳妇不要爹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