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02章 花钱寻人
    “取个名字一万块钱?老周,你可真敢要!”昆洋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一万块对于姬家,多吗,多吗?”周德宽不以为然,明码标价,对方愿意给,这桩买卖就能促成。

    “收了那么多钱,怎么就不好好想个名字呢?”周轩不满,只要是顺耳通畅,大部分人都可以接受,周德宽错得也太离谱。

    “唉,我一看到钱,心就乱了,脑袋一懵,就胡乱编了一个。也是中了邪,你叔我这水平也是名扬一条街,怎么就出了这么大差错!”

    心思都在数钱上,哪会用心取名字,周德宽随便糊弄一个,然而却闹出谐音风波,姬盛大怒,濮梅更是气得火冒三丈,带着四五个壮汉来到起名馆,让他还钱,还得还要赔偿!

    一万块钱早就花完了,上哪里还,何况还有赔偿,周德宽最怕濮梅狮子大海口,要什么精神损失费什么的,十万八万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周德宽吓坏了,濮梅逼得很急,说是以三天为期,让他把钱准备好。

    钱没准备好,周德宽跑路了,为了不使濮梅起疑心,起名馆天天开着,只不过蹲点的是小老板,原来的那个周轩。

    来到马来西亚之后,周德宽还是干老本行,外来的和尚会念经,逐渐稳定下来,并且勾搭上一个本地的富婆,并且还结了婚。

    “你婶子出钱给我开了家算命馆,生意一般,但后来你不是出名了嘛,我就开始转行经商,现在也赚了点钱,在这里算是有钱人吧。”周德宽讪笑。

    “不缺钱还跑来认亲干什么?”裴胜男不满的问道,周轩有这样的叔叔,太掉身价了。

    “侄媳妇,瞧你说的,怎么也是一家人啊!”周德宽赔笑道,大侄子发神经要去航海,身边就跟了一个姑娘,两人关系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哦,裴胜男翻翻白眼,很受用这个侄媳妇的称谓,“那你在这里赚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也就是几百万吧,差得远呢!”周德宽也没隐瞒。

    “这么有钱也不知道帮周轩点儿?”裴胜男不满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啊,这不,钱都掐在你婶子手里,我能掌控的最多一万!”周德宽唉声叹气,摇头摆手:“唉,世人都说嫁到豪门好,其中的酸楚无处诉说啊!”

    周轩哭笑不得,不过,这样的叔叔,手里没钱最好,省得又去寻思其他骗人的点子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婶子为何看重一无所有的周德宽,也有多方面因素,首先周德宽有一张骗死人不偿命的巧嘴,可以替她赚钱。另外,中国男人在世界各地还是很受欢迎的,习惯一夫一妻,而不是娶回家好几个拌嘴搓麻将。

    看了周德宽存在手机里的照片,这个女人不愧是富婆,佩带厚重的黄金首饰,体型也富态,看不出实际年龄,从五十岁到七十岁都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既然能步入婚姻殿堂,两人的感情基础还是有的,周轩对此不过多参与,更不想这个二叔回国给自己添乱,岔开话题问道:“二叔,你对马来西亚的码头熟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熟悉,就这么大点地方,犄角旮旯我都去过。唉,说实话,还是国内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就住在领事馆吧,白天陪我去各个码头转转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大侄子,你可知道叔有用了!”

    “不回家,你太太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她敢,我休了她!”

    事实上,马来西亚人口密集度较高,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发现。第二天上午,周轩人还没到码头,消息已经放出去,不得已又退回领事馆,只能将找人这个任务交给了周德宽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谁啊?”周德宽看着照片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我未婚妻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闹别扭跑马来西亚了?”

    “别打听那么多,二叔,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将那艘货船的情况跟周德宽说了后,他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完成任务。周轩担心他偷懒耍滑,让昆洋和戴维一起跟着。

    一方面,周德宽把周轩当自己孩子看,起名馆的事儿愧对侄子,所以干活很卖力。另一方面,侄子出息了,他也想好好表现,获得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第一天下来,周德宽累得灰头土脸,不过才跑了两个码头,类似的货船不少,挨个打听很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二叔,在这里认识的人多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你想雇人一起打听?”周德宽不傻,很快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也在这里也不能长期停留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得花钱。”周德宽尴尬一笑,“大侄子,你叔窝囊,真掏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个你的账号,给你打五百万,大概一百万就够了,剩余的自己留着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哎呦!周德宽大吃一惊,侄子大手笔一下子给自己五百万,激动的热泪盈眶,擦擦眼泪,“唉,还是一家人,你婶子那人,就跟吸血鬼似的,没够!小轩,这样行不行,钱放你那里,我什么时候需要就跟你张嘴,放我这里早晚让你婶子跟搜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,这事儿就交给胜男处理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一周之后,东马来西亚所有码头都查了两遍,没有发现线索。周德宽直接赶往西马来西亚,奔走于各大码头,继续打听货船的下落。

    一艘货船途经马来西亚,海上来往的船只很多,不会凭空消失,顺藤摸瓜总会找到些线索。

    这天,在西马来西亚的周德宽打回来电话,说是查到了货船的所有者,名字不详,但是名英国人,原来做过红酒生意,但是近一年多来,转为海上生意,跟之前的完全不搭边。还有,这名英国人的心思也不在生意上,捎带着做一些。

    “打听到这人现在在哪儿吗?”周轩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大侄子,你先别着急啊,我一有消息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周德宽放下电话又去查了,听昆洋反馈回来的消息说,他做事非常积极,早出晚归,人也瘦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又是英国人,第一次去英国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,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。总之,这艘货船上有重大线索,周轩一定要找到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