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701章 丢人现眼
    那还客气什么,昆洋和戴维推推搡搡,将男人又往人群里塞。

    男人真急了,一把抓住昆洋的手腕,“小子,我是周轩的亲戚,你对我客气点儿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要不是守着这么多人,我非得打掉你的牙不可!”昆洋才不买账。

    男人气哭了,真的哭了,眼泪哗哗往下掉,“小轩哪,叔是对不起你,但那时候是形势所迫啊!可叔也没亏待你,房租没到期,还有屋里的东西不都留给你了吗?我又没有儿女,将来挣下的家产不都是你的啊!你小时候,可是在叔背上长大的,到哪里都带着……”

    周轩心里一惊,直拍脑门,怎么就忘了这茬,自己还有个所谓的叔叔周德宽!因为他学术不精,给濮梅的女儿取了个有谐音的名字被人追打,最后逃到了国外,就是马来西亚!

    从没见过这个叔叔,只是在证件登记上看过照片也不真切,对比这个哭天抢地的男人,还真是他。

    周轩和这个叔叔可没有丝毫感情,也没有什么好感。正是因为他的不负责任,害得原来那个周轩被活活打死。那可是他亲大哥的亲儿子,如果真是那样,周轩父母还不得活活哭死。

    “小轩,你看我一眼啊!我真的是你叔,儿啊,你连叔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?”周德宽不甘心的又喊。

    警察看向周轩,见他没有反应,认定是个假冒的。

    “他还聚众赌博呢!”有人不怕乱的起哄。

    警察的脸色阴沉下来,周德宽吓坏了,连忙摆手,“没有,绝对没有,跟小孩儿闹着玩儿呢。看到大侄子心里高兴,散财,散财!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赌了,赌周轩会把他接走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先抓起来!”警察沉声道,立刻两名强壮的警察上前。

    周德宽看情况不对,掉头就跑,后面的人群却将路堵死,很快被卡住脖子摁在地上,半边脸先着地,还吃了一嘴土。

    “小轩,叔叔对不起你,小轩,叔错了,你可别让警察把我带走啊!”周德宽哭着大声求救。

    周轩这才走过去,蹲在地上看着他,眉眼之间倒是跟父亲周德仁有几分相似,但眼神闪烁,一看就是投机取巧之辈,吃不了苦头。这点,和父亲的老实敦厚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龙生九子,各有所好,也不会全部都成龙。

    “二叔?”周轩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你是我大爷!祖宗,你可算是认出我来了!”周德宽还在地上趴着,周轩说道:“警官,他确实是我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警察一愣,周轩又说:“他欠我们家的,所以刚才我不愿意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交给你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围观人数太多,警察也没有纠缠,松开了周德宽。周德宽坐在地上,第一时间就炫耀,“嘿嘿,看到了吧,我是周轩的二叔!亲叔叔!”

    “别丢人现眼了,赶紧起来吧!”周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咋跟二叔说话呢?”

    周德宽还在摆谱,周轩已经走在前头了,连忙拍拍土就跟了过去,人群发出爆笑,确实是亲戚,但好像关系不那么亲密。

    登上领事馆的车,周德宽眼睛就亮了,厚着脸皮也上去,被昆洋按住了头,“喂,你跟着干嘛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长时间没见大侄子,想得慌!小轩,我才是你亲叔,你得分清远近。”周德宽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,想跟我去水晶宫看看去啊?”周轩逗趣道。

    “这,这,二叔年纪大了,还是你们年轻人去折腾吧。”周德宽讪讪道,大侄子今非昔比,要在以前,敢这种口气跟他说话,早就一巴掌下去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只是愣了一秒钟,周德宽立刻激动的上了车,这可是领事馆啊,一般人连大门都不知道朝哪里开,他却能跟着周轩进去,真有面子。

    前面说过,周轩对这个叔叔没有好感,但他却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关键人物。另外,关于他来马来西亚寻亲的消息,此时已经在网上传播了,可以很好的掩盖寻找苗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小管清!”周德宽笑着戳了管清一下,立刻被躲开,眼睛都不正眼敲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轩,还得是骨血关系,这小子贼着呢,别把你的财产给惦记走。”

    周德宽小声嘀咕,管清却听到了,不以为然道:“这就不是你能操心的了,俺活到你这岁数的时候,肯定不会指着侄子发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俺在这里无亲无故的,不靠着侄子旗号赚钱,怎么活下去。”周德宽理解错了意思。而周轩直皱眉头,自己这个叔叔没少打着他的名义坑蒙拐骗。

    领事馆的杜领事亲切接待了周轩等人,依旧是住在领事馆,安排好房间后,周轩就此行的目的跟杜领事进行了沟通。

    “国内已经通知我了,但是难度不小。马来西亚面积不大,但码头却很多,在管理上也有一定的疏漏,我们追踪到了这艘货船的信息,但登记人名字并不存在,而且在码头并没有停靠。”杜领事如实说道,和张磊所说吻合。

    “从澳大利亚经过后,这艘货船一直没有出现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估计,货船只是悬挂了马来西亚的国旗,至于为何这样做,目前还没有定论。”杜领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艘货船的疑点太多了,马方怎么可以容许一艘没有实名认证的货船通行!”周轩气愤道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事情还有待调查,现在不能做任何定论。”

    杜领事做事滴水不漏,言行上也没有明显偏袒。两人说了一个小时,都是些表面的问题,周轩越发心急,大不了自己去挨个码头找,总会有一些线索。

    闷闷回到居住地,大家正在等着他,其中就有周德宽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怎么不高兴啊?快喝点水。”周德宽殷勤端过一杯茶水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长辈,周轩示意他坐下,这才问道:“二叔,这些日子,你在马来西亚都是怎么过的?”

    “唉,说来话长了!”

    还没怎样,几滴眼泪挤出来了,昆洋直摇头,这哪里像是周轩的亲叔叔。

    在起名馆,周德宽混得半死不活,勉强够房租,属于混吃等屎那伙的。

    直到来了一个大客户,濮梅,为女儿取名字。濮梅的背景,周德宽当然知道,先是夸这个女孩儿多么的富贵,给她取名须得收取双倍的钱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姬家不缺钱,濮梅当即说给五千,让周德宽心里乐开了花,趁机又加码,哪有给单数的,至少一个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