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99章 养不教父之过
    哈哈哈哈,窦明起笑出了眼泪,连连拱手,连口水都要掉出来,合不拢嘴巴。等笑够了,窦明起抱拳说道:“周董,我知道你现在身上的标签很多。名人嘛,没办法,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束缚。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周轩冷冷问。

    “没别人,你我所说的都是秘密!抛开那些虚名,咱们实打实谈生意。”窦明起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美女呢?”周轩指着在不远处走来走去还有海水嬉戏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噗!窦明起又笑了,很显然,他没把那些女人当人看,只不过是玩偶,“给她们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跟我作对。周董,只要咱们合作,我保证第一年分给你的利润至少十亿,哦,软妹币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周轩越发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还年轻,干嘛活得那么老成?好吧,你爱国,道德高尚,我不该嘲笑祖国,我有罪,我检讨!”

    看着窦明起嬉皮笑脸的样子,周轩皱眉道:“你没有罪,现在咱们是两个国家的人,都在为自己的家争取利益。立场不同,当然也无法愉快的合作。窦总,告辞!”

    “周董,别走啊,你说吧,要什么条件!”窦明起见周轩真翻脸了,连忙起身拦住他。

    “贤士公司不是我个人的,具有官方性质,里面的钱更不会随意进入某个人的腰包。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考虑好了,利润打到你私人账户!”

    周轩停下脚步,窦明起还以为他动心了,嬉皮笑脸等着签合同,周轩问道:“窦总,你多少年没回去探亲了?”

    “那穷地方,有什么好回的!”

    “你家老爷子是不是有胸闷气短,而且寝食不安,类似抑郁但有时又表现的暴躁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呦,你怎么知道的?对了,我听说你还懂医术!”窦明起瞪大眼睛,但是后面的话被他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轩等了片刻,失望之极,这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,明知父亲有病,却并没有询问治疗方法或者请回去看病。为了得到铁矿公司的全部权利,连父亲的生死都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的儿子是催命符,但我也得提醒你一句,树倒猢狲散,这是老爷子打下的基业,他要是没了,一切也都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周轩说完就走,窦明起不高兴拉住他一直问什么意思,被昆洋推开,险些摔倒。窦明起骂咧咧的,贤士公司实力远不如他们,还敢诅咒。

    “妈的,标准的富二代。我在国内跟很多有钱公子哥打交道,他这样的还真没见过!”昆洋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钱也没培养出来,可见小时候被宠坏了。”裴胜男附和道。

    年纪不小,但心智极为不成熟,和这样的人合作有风险,周轩回去后将这个情况简单和虞江舟说了下,她也检讨步子迈得太急太大,以后要吸取教训,提前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窦明起父亲身体不好,但不代表在儿子身边没有眼线,得知儿子被周轩教训非但没生气,反而非常高兴,希望能和他见面详谈。

    周轩拒绝了,对方的心思已经不在生意上,而是希望影响儿子,让窦明起改邪归正。养子不教父之过,旁人改变一个人的性格非常困难,周轩没时间,更没有这个义务。

    张磊那边一直没有传来消息,让周轩坐立不安,又找到了陈领事。刚到办公室,正在打电话的陈领事招呼他先坐下,忙完后,说道:“周轩,正想联系你呢。经过多方打听,那艘货船并没有靠岸也没有报备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又装的是什么货物呢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更不得而知。但澳方海警还真见过这艘货船,看吃水线,像是一艘空船。”陈领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起来,像是私人货船了?”周轩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,而且没有货物,又没有明确靠岸地点,总不能是航海旅游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谁会开着货船航海旅游。”

    周轩苦笑,这条线索又中断了,已经等不及国内方面的消息,周轩当即做出一个决定,要开着帆船前往马来西亚,亲自去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对此,陈领事并不感到意外,照例叮嘱注意安全,“准备哪天出行?”

    “今天吧。”

    陈领事微微摇头,也没阻止,“如果要走最近路线,还是得从兆瓦海过去,沿途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岛屿,大部分上面都有居民,除了补给靠岸,尽量不要做太多停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从这里可以先到东马来西亚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,在西马来西亚的可能性很大,不过到了那里,中间那点路程也不算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交代一番,周轩回到居住的小楼,通知大家准备离开。早就习惯了说走就走的航行,只用了十几分钟,集合完毕。

    “胜男,女孩子出门都很繁琐,你却不同。”昆洋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简单干脆的人,出门不喜欢拖泥带水,在家也是这样,双肩包一背就妥。”裴胜男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穷人家的孩子都这样,没东西可带啊!”管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不损我两句难受是吧?我现在也有钱了!”裴胜男追着管清要扭他的耳朵,管清早就哈哈笑着跑向大门。

    细心的人会发现,帆船再次从码头消失,还有人在网上举行竞猜,看周轩这回又去了哪里。给出了好几个答案,回国,去英国领奖,环球旅行等等。

    殊不知,周轩去往了马来西亚,依旧是日夜兼程,扬帆在辽阔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“周轩,已经出发了?”张磊的电话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催张组长啊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寒碜我,已经打听了,但没有实质进展。不过,你去往马来西亚,我会请示上级和马方沟通的,还有这段海域,岛屿众多,不要做过多的停留。只要是正常行驶,安全性要比太平洋强。”张磊也提到了这块。

    “那就中途不靠岸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东马来西亚吧,那艘货船是私人的,拥有者是个假名字。我们查到了对方的运营记录,最近一年交易很少,就算有货,量也不大,像是捎载,有可疑点,但目前还不能下结论。”张磊客观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