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90章 获救的喜悦
    飓风不断将雪块清理干净,甚至头顶上方那个巨大的冰柱也被生生拉起,在疯狂的旋转中又碎成数块,被狠狠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快开船!”昆洋高声喊。

    戴维这才反应过来,随着通道浮冰的减少,帆船确实能缓慢前行了,但是抬头看天,却又心生绝望,因为那漏斗的黑色浓云末端,犹如一根通天的锁链,快速逼近!

    所有人同时向前用力,身体前倾至少四十五度,好像这样可以推进帆船行进速度,可笑又可悲。

    刹那间,黑暗将帆船完全笼罩,随着上层漏斗云的前行飞快移动。可以听到帆船碰撞冰块发出的声响,然而在风力的相助下,遇到障碍便可以凌空躲避,最终帆船升至半空中,处于一种诡异的静止状态,却更令人恐惧。

    慢慢的,帆船开始旋转,越来越快,本就什么都看不清楚,此时更是漆黑一片,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胳膊都交叉缠绕一起,下意识的瞪大眼睛,先后有人晕厥过去,周轩咬牙坚持着,尤其是女性和管清,他们体重偏轻,唯恐飓风中被甩飞出去。

    黑暗不见了,眼前出现小星星,周轩脑袋发晕,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依旧是第一个醒来,睁眼看到明晃晃的日头,周轩一个激灵坐起来,转头看去,瞬间泪流满面。四仰八叉一船人,但都在!

    裴胜男面朝下,一动不动,周轩连忙过去将她扶起来,脸部着地,鼻头都青了,将手指搭在寸口,脉象稳定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胜男,醒醒,不要再睡了。”周轩轻声呼唤。

    裴胜男晕乎乎睁开眼睛,阳光照在脸上格外温暖,近在咫尺,一张清瘦但不失俊朗的脸庞,裴胜男落泪了,将头缩在周轩怀里,不动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胜男,你受苦了,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危险了。”周轩承诺道。

    嗯,裴胜男轻哼了一声,头还晕的厉害,但内心的喜悦和幸福无法用语言表达,重生后第一眼看到所爱的人,并且躺在他的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人们陆续醒来,此时他们的距离受困点并不远,可以看到那里已经被冰雪覆盖,两座冰山整合成为一座,将科考船和已经遇难的队员全部掩埋。

    管清是被温迪舔醒的,高兴的搂住它的脖子不松手,“温迪,俺可不能这么死了,这艘船上,就俺年纪最小,死了是最亏的。哼!”

    汪汪!温迪叫了两声,管清一琢磨,哈哈笑了,“对,对,你是年纪最小的,谁都不能死!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获救了,获救了!”大家发出欢呼,尽情流淌喜悦的泪水,柯比颤抖着嘴唇,百感交集,更为那些没有坚持到最后的队友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“胜清号,胜清号,这里是长城号。”熟悉的本土语言从无线电传来,裴胜男心头一喜,嘿嘿笑了,“咱们国家的救援船只到了,相信很快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柯比队长,这个女孩儿见过吗?”周轩拿出苗霖的照片问道。

    柯比认真看了又看,摇摇头,“从来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其余人见过吗?”周轩难掩一脸失望,结果更失望,所有人看过后,都表示从来没见过苗霖。周轩是相师,他们的表情真诚,不会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个女孩儿对你很重要吗?”柯比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周轩被问过很多次,只能说,越来越重要。找不到苗霖,甚至打听不到她的下落,会让他内疚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柯比队长,你们离开澳大利亚海域时,可曾见到过什么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哦,柯比眯起眼睛,认真思索后,说道:“没有什么特别的,我的队友倒是看到过一艘撞礁的小型货船,应该来自于岛国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看到的?”周轩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有个人回应道,还有几个附和,“我也看到了,撞得可真惨,断成了两截,上面的人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经过的时候,事故应该是发生不久,当时有两个人浮在海面上,已经死了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这个女孩儿?”周轩又问了一遍,换来的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认识的这个女孩儿也在这艘船上?”柯比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确定,但非常有可能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所有细节都回忆一遍,不能疏漏。”柯比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和刚才说的差不多,一艘撞礁的断船,两个死人。至于船舱内有没有人,那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发生这样的事故,你们为什么不救援呢?甚至都没有发出求救信号,就这么离开了?”周轩不甘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那么冷酷无情,在科考船之前,还有一艘船离开,好像还打捞什么东西。所以,以为他们已经请求救援了,就没有再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船,哪个国家的?”周轩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一艘普通的小型货船,星月条旗,我可以确定,是马来西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艘船确实靠近过出事货船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至于它是打捞遇难者还是好奇,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柯比也点点头,补充道:“这件事,他们给我汇报后,我做出判断,已经有人得知了货船出事,我们又着急赶往南极,所以没有管。怎么,我们错过了应该救援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事发时,所有人已经死了。但是数量却不对,这个女孩儿失踪了。”周轩黯然道。

    “哦,天,我感到非常抱歉。愿上帝保佑,让她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柯比也是一脸忧伤,现在的他已经离不开上帝了。

    此时,昆洋已经将帆船靠近岸边,耐心等待救援船只的到来。周轩和柯比互相留了联系方式,周轩强调,如果记起有关那起撞礁事件的细节,务必联系。

    柯比连连答应,然后便是不绝于耳的感激。

    管清听烦了,不悦道:“光说谢有什么用啊,为了救你们,我们扔掉了好多东西,损失大了去了!”

    柯比很尴尬,现在用一穷二白形容他不过分,还是保证道:“周轩,我个人经济状况良好,不知道政府会做出什么安排,我也一定会想办法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会补偿你的。”其余人也连忙表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