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85章 求救的信号
    “轩,快走啊,干什么呢!”裴胜男进屋催促,发现周轩在仪器前站着,脚下生根一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轩!裴胜男又喊了一声,周轩急急道:“把他们都叫回来!”

    哦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但裴胜男还是跑开,将他们几个都叫了回来。这回,周轩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

    “你们过来看!”周轩指着仪表。

    “看不懂!”昆洋和戴维齐齐摇头,太专业了,他们不是搞这个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个点一直在闪。”管清一语切中要害,周轩赞许点头,说道:“不错,我也发现了这个事实,也就是说,这个位置有活跃的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个科考站?”昆洋摸着后脑勺问。

    “和我开始想的一样,但是,换个角度考虑,可不可以理解成求救信号?”

    周轩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,戴维激动起来,尖声问道:“周轩,你是说,这可能是科考船的求救信号?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这下子炸锅了,大家激烈议论起来,倒是温迪有些无辜,歪着头看看这个,听不懂但却很认真学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轩,你怎么知道是求救信号?”裴胜男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是温迪提醒我的,从它一开始看到这个信号,就条件反射准备救援设备。刚才要离开时,又在看,还把这里的经纬仪给我找到一个。”周轩蹲下身,指指仪器,又对温迪说了句,出发!

    温迪立刻双耳直竖,显得很严肃,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也许真的就是科考船呢,估计开船两个小时就能到,咱们快走吧。”戴维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有求救信号,为什么救援队没有看到呢?”昆洋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但目前不好定论。但从咱们启用发动机仪器亮起,这个信号就一直传过来。队友们,我打算改变主意,取消返航的打算,先去这个地点看看,同意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同意!”异口同声,温迪则晃了下脑袋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将精准的经纬度记录下来,每个人都是斗志昂扬,挺胸抬头离开房屋,临行时,周轩将门带好,依旧没有上锁。关键时刻,这种敞开式的地方可以救人一命。

    而等大家都准备离开时,温迪却从旗杆下方的雪堆里不停的扒,还扭头呜呜低叫求救,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傻妞,赶紧走了!”裴胜男催促道。

    温迪又开始扒,坚持不懈的那种。裴胜男抬起脚,威胁道:“信不信我踢你啊?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可能埋着东西,帮温迪挖两下吧。”管清蹲下身,开始动手,温迪很感动的样子,伸出舌头亲热的舔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时间就是生命,不能在一只狗身上浪费太多,昆洋和戴维都加入帮忙的队伍,裴胜男则负责将挖开的雪块踢到一旁。

    很快,一块布料露了出来,大家一愣,昆洋使劲扒拉两下,整个拉了出来,沉默不语。温迪显得很开心,摇着尾巴看着周轩。

    是美国的国旗,被大风吹落,温迪却捡了回来,由于进不去屋,只好将国旗埋在旗杆之下。知道自己要离开这里,可能永远回不来,却没忘旗杆下有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昆洋忍不住落泪了,“靠,我还以为爱过狗是骂人的,原来这么感人。温迪是不是个小妖精,太遭人喜欢了,我决定要收养她!”

    “不,她是我的!谁都抢不走!”裴胜男坚决不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,大家一起发现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女生!”

    哈哈哈,又是一阵大笑,这个争不过女生,而且昆洋是开帆船的主力,没有精力去照顾温迪。

    “温迪,好样的!”周轩搂住温迪,给它一个温暖的怀抱,至于国旗,就留在屋里吧。再次打开门,将国旗放在里面的小桌上,温迪对这种安排也非常满意,再没有顾虑,跟着大家登上了帆船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过去了那么久,他们还活着!”戴维激动不已,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,眼睛看着前方,恨不能插翅膀飞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不能确定,只能说科考船没有沉没,还能发出信号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一路疾驰,行程非常顺利,不到俩小时就到了,但眼前的情况却非常不乐观。如果科考船就在此处的话,是很难被发现的,因为大大小小的浮冰前方,矗立两座高山,要想进入,必须从两座山中间通过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犹豫之际,冰山一角掉落海水中,荡起的波浪,使得还在很远的帆船剧烈摇晃,可想而知,如果被砸中,该是怎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科考船不会从这里进去吧?他们应该是经验丰富,怎么会冒险去这种地方呢?”昆洋不解。

    “也许里面有什么重大发现,比如发现了曾经生活过的生物化石。”裴胜男展开想象力。

    “太糟糕了,右边那座冰山非常不稳定,一直有雪块掉下来,会把帆船砸碎的。”戴维直挠头。

    毕竟,谁也不能确定这里是否真的有科考船,即使有,也存在上面的人已经全部死亡,只有船一直不断向外发射信号而已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温迪又叫了起来,做出向外跳跃的姿势,它是想作为前头兵,去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船只或者人员。

    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但是这么远的距离,不能牵绳子,何况在危机关头,绳索也会成为束缚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太危险了,全都是浮冰,掉下去爬不上来,或者被冻在冰块上怎么办?”裴胜男不舍得。

    正说着,又有一面墙那么的冰块开始松动,昆洋连忙控制帆船向后方退去,在一片较为稳定的冰层后面躲避。轰隆隆,飞雪漫天,冰块滑落,将中间的那条路也给堵上了,帆船如果想要开进去,风险增加数倍。

    但是,上方却露出更大的空间,里面是环形结构,三面环山,都是又高又陡,如果科考船陷在此地,那么信号是很难发送出去的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科考站点能接收到,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那就是冰块的不断坠落所致。

    “温迪,你能做到吗?”周轩爱怜的摸索着温迪的头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回答响亮,周轩凝视许久,说道:“这样,昆洋,尽量往前开,把温迪送到前方那块冰层上。”

    好嘞!昆洋照做,周轩继续抚摸温迪的头,“好姑娘,快去快回,我们等着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