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84章 赐给勇者的礼物
    令他们无比开心的是,帝企鹅走到他们身边便没有继续前行,而是围在四周,展开了各种表演秀。

    一个小企鹅把长长的鸟喙伸到父企鹅嘴里寻找食物,一只母企鹅则淘气的啄了下伴侣,逗得伴侣人性化缩了缩脖子,眯着眼睛似乎非常享受这种亲昵的动作。

    裴胜男锁定其中一只最大的,而那只帝企鹅居然一步步走了过来,歪头转身低头展翅等各种摆姿势,像是个模特。

    裴胜男乐颠了,不顾冰面寒冷,趴在上面拍个不停。

    大都是体态娇憨,身体丰腴,但却有一只帝企鹅体态消瘦,走路也无精打采,身边没有伴侣也没有幼小帝企鹅。

    周轩的心莫名疼了一下,与那只帝企鹅对视,二者注视良久,或许,他们都失去了伴侣。

    那只帝企鹅转动下脖子,有点类似的活动筋骨,扑棱棱挥动了几下脱毛的翅膀,嘴里发出高亢的叫声,引来其他企鹅向它看去。

    这是不服输的精神,纵然完整的家庭只留下他自己,也要向外人和同族展示,他还是有力量的。

    眼眶变得潮湿,心想,如果苗霖能在身旁也看到这一幕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“胜男,多拍几张。”周轩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说过好几遍了,这次倒是挺积极!”裴胜男嘟囔道。

    当然要积极,将来再见到苗霖,周轩会挑几张最好的让她看,或者带着她亲自来一趟。一大片云彩遮住了光线,视线顿时变得很差,帝企鹅们也察觉到这点,拽着笨拙可爱的步伐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回去吧,天色暗的这么快,等咱们回去,都要黑透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跑步回去!”昆洋笑着附和。

    看到了这么多帝企鹅,不虚此行,大家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回赶。走到一半路程时,天色就迅速暗下来,只能靠着照明设备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突然,温迪几下蹿到高处,仰头冲着天空狂吠。

    “温迪,你要去吃月亮吗?”裴胜男招呼道:“快下来,我们要回家了!”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温迪还在叫,叫声充满期待,尾巴摇个不停,心情是愉悦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快看,极光!”管清激动的指着地面,裴胜男不屑道:“有没有搞错,极光怎么会出现在地面上?”

    确实有,一些闪动的绿色光斑赫然出现在雪地上,温迪开心极了,从高处跳下,低着头追逐这些光点。

    大家抬起头,任由彩色光亮映在脸上,没错,真的是极光!

    一张巨大的彩色光幕正在天空拉开,云朵识趣的悄然退去,将舞台让给了这自然界的神奇造化。极光出现非常突然,想要瞬间布满整个天空,却在夸张中形成无数彩色的星星,红色、绿色还有蓝色!

    每个人的脸庞都被照亮了,温迪跳跃着追逐那些流动的光束,极光以其绚烂的姿态在天空尽情表演。时而轻薄如雾气,给天空蒙上一层淡淡的轻纱,时而艳丽如彩带,随风飘舞又集卷成团。

    那些光束无视地上注视着它们的人类,在天空尽情嬉戏,周轩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优美的乐章,那是极光与内心的共鸣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绚烂夺目的南极光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,大家一动不动,仰头观看,直到谢幕离去,依然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哇哦,这是上帝赐给勇者的礼物。”戴维激动的泪光盈盈,此次南极之行,收获巨大,足够用一生会回味。

    “唉,看入迷了,照片拍得不够多。”裴胜男颇为遗憾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视觉盛宴,也是心灵的洗涤,周轩面带微笑,带着他的队友们返回科考小屋。打开暖气,沏杯热茶,大家围着小桌兴奋的议论今日所见。

    “温迪,你怎么知道会有极光呢?”周轩摸着雪橇犬的头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还是那副呆萌的歪头侧脸,温迪只是这么看着周轩。

    “这条二愣狗在这里呆久了,肯定看过不少次极光。”管清断言。

    汪!

    温迪叫了一声,算是回应了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走了很久的路,明天就要回家,饭后大家便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“那个,管清跟昆洋还有戴维一个屋,我跟周轩一个。”裴胜男一本正经的分配道。

    昆洋表示无所谓,但是管清却使劲摇头,“俺不,俺要跟师父一起睡!”

    “你都多大了,还黏着师父?管清,你要学会独立好不好?”裴胜男叉腰教训。

    “俺哪里不独立了?你都多大了,还想睡俺师父?”管清反问。

    “咳咳,是跟你师父一起睡,怎么说话呢!”裴胜男红着脸纠正,不是不好意思,是恼羞,有管清参与,跟周轩独处一室的计划肯定要泡汤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不仅管清跟来了,温迪也要跟他们同处一室。

    “不行,让温迪外面睡去,它又不怕冷!”裴胜男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俺怕冷,俺晚上搂着它暖和。温迪,走,咱们睡觉去!”不由分说,管清带着温迪进屋了,还得意的瞥了裴胜男一眼,气的她直骂,“小人精,咋不能死你!”

    “胜男,早点休息吧,明天就回去。”周轩伸了个懒腰,困意上来,也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管清和温迪占据了地上位置,周轩选了个上铺,裴胜男只能从下铺睡。过了一会儿,屋里没动静了,裴胜男慢慢转过身,想要跟周轩说几句话,突然看到两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自己,是管清和温迪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二货,还不睡!讨厌!”

    拉过被子将头蒙住,裴胜男死了心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昆洋给帆船油箱加满油,又认真检查一遍帆船,确认完好之后,招呼大家离开。周轩最后一个走出房间,却看到温迪还不走,正盯着仪器看。

    “温迪,走了,这里不是家。”周轩喊道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温迪不肯动,周轩以为它恋旧,不舍得离开这里,想要进屋去抱它,跐溜一下,温迪躲开,从柜子里找出一个经纬仪,放在周轩脚下,又冲着仪器汪汪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那些先进的监测仪器,周轩等人都是外行,看不懂,但是,此时他却发现一个现象,上面大部分的图案都有变化,但一个闪动的坐标却一直没变。

    走进一看,这是一个信号接收器,而确定坐标的位置,周轩心头一沉,居然距离他们位置很近。难道说,不远处还有一个科考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