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77章 八阵
    目测小岛最长可达百米,沿着弯曲的山石而前,周轩发现这里地势非常平坦,而且呈现规则的弯月形状。

    突然,眼前红光一闪,周轩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轩,怎么了?”裴胜男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,看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周轩这个问题已经问了不止一遍,裴胜男紧紧贴着他,不安的四处看,“轩,你可别吓唬我,我什么都没看见啊!哦,这里树很多,是不是看成人影了?”

    “师父,俺在坟地守过好几年,跟这里的气氛完全不一样!”管清倒是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!”周轩饶有兴致道。

    “坟地里的气氛清冷压抑,在夏天也是这样,所以俺都不用开空调。”管清一本正经分析。

    裴胜男笑出声,“你个孤儿,穷的吃百家饭穿百家衣,在坟地里住草棚,买不起空调就明说!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样的,不是真正的冷,是心里发寒,所以就不觉得热。但是这里,却感觉心里发暖,所以身上也不觉得冷。”

    管清的绕口令将裴胜男绕晕了,周轩却点头认可,冥冥之中被引到这里来,躲避了一场狂风暴。

    这里不同于垂钓岛,可以自由行走,周轩开始放松下来,改变路线,朝着红光出现的地方而去。不多时,脚下踢到了一块凸起,险些绊倒,蹲下用手一摸,不由诧异,连忙用手电一照,凸起蔓延而去,高高低低,竟然是一处破落的院墙。

    抬起头,几棵大树围绕之下赫然出现一间房屋,院墙和房屋之间,还有倒塌的石柱和亭台痕迹,甚至还有一个较为完整的小桥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人住啊?”裴胜男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跟咱们那的人生活习惯一样?”管清的反应。

    周轩的反应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他完全可以断定,这里全都符合三国时的建筑特点。很显然,房屋的主人还精通风水,房屋坐向以及水井的方位距离,都有严格的比例。

    地面还有些凸起的石块,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是八卦图阵法,也叫八阵图,只要不能破除,管教擅自闯入者眼见房屋和大门的位置,却无法靠近或者离开。

    来到现代,周轩曾经读过一首诗,“功盖三分国,名高八阵图,江流石不转,遗恨失吞吴。”

    讲是诸葛亮的故事,至于这位蜀国丞相,周轩不便多加评论,但有一点,以当年的蜀国,攻打吴国无疑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师父管辂在世之时,就喜欢在庭院布置阵法,一旦有人来拜访,喜欢的人就让徒弟领进来,不喜欢的,就在院子里转吧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的阵法已经失效,这些凸起的石块只是代表它们曾经的作用。

    很自然的,周轩按照阵法的破解步伐逐一走过,管清看得出不一般,紧紧跟在后面,裴胜男却在旁边跟着,不解问,“轩,怎么不走直线啊?”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话音刚落,裴胜男脚下一空,一块石头突然陷落,身体不稳向前扑去,周轩眼疾手快将她拉住。紧接着,其余的石块也都陷落下去,与地面山石严丝合缝,成为平面。

    房屋是石制的,木制门窗早已腐朽,或者原本就没有。上方一块石匾,上面可见三个汉隶繁体大字,清月居。

    三个字苍劲有力,一气呵成,毫无半点雕刻痕迹,一般的工匠很难做到这点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一座深海孤岛,为何会出现三国时期的房屋,还有这熟悉的字体呢?带着一肚子疑问,周轩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石桌石椅石床,一侧还有个一人高的炼丹炉,周轩断定,这里曾住着一位高人,而且还是个道士。

    很快,猜想得到了证实,墙上刻着一些画,是个道长云游四方的图形,身旁还有个男孩跟随,应该是他的徒弟。

    肖像惟妙惟肖,看起来很眼熟,也包括那名男孩儿。

    周轩突然想起来,画上的人很像是曾经遇到过的清月道长。联想此地就叫做清月居,周轩错愕不已,原来那名清月道长真是名高人。

    想必门匾还有这些画都不是雕刻上去,而是使用了法力,所以才会不留一丝痕迹,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这里曾经是我们古人居住过的地方啊。”裴胜男欣喜不已,招呼道:“管清,快把所有能亮的东西全部打开,我要拍照!”

    “等明天不行吗?”管清不愿意动弹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拍明天的!快点!”

    靠着先进的帆船,周轩九死一生才来到这里,古人又是靠着什么行进至此?还有,周轩所见的清月道长和画里的是否为同一个人?

    如果是的话,说明清月道长还活着,不能算作是古人。

    很快,外面传来大呼小叫声,昆洋和戴维也赶了过来,他们也诧异于此处为何有个小小的院落,上面还有东方文字!

    “发财了!这个岛屿是我们的!”昆洋激动道。

    戴维立刻摆手,“不能因为上面几个字就断定是你们国家的,不符合目前的国际规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定,先到先得!”昆洋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到了啊?”戴维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到哪里来的房子,还有上面的字和画?”昆洋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国家离这那么远,就算划给你们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南极远不远?不是都安排了各自的站点吗?哪还有嫌宅基多的啊!你这叫妒忌!”

    戴维的脸涨红了,辩解道:“我只是在陈述事实,再说了,你们国家地盘够大的了,哪像我们国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是妒忌!”

    经过暴风雨的洗礼,小屋里外都是干干净净,周轩决定在此将就一晚。裴胜男睡床上,其余四个男人睡地上。

    钻进各自的睡袋,听着外面的风声,大家都美美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周轩睁开眼睛,发现身上压着一条腿,是管清的,睡觉不老实,睡袋拉链已经被蹬开了。比较意外的是,其余人居然都早已醒来了。昆洋和戴维自然是去检修帆船,而裴胜男这个最懒的,现在又在干什么?

    将管清的腿推到一旁,周轩伸着懒腰走出房间,只听咔嚓一声,裴胜男对准他拍了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别拍,还没洗脸呢。”周轩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嘻嘻,原滋原味的照片,不知多少人惦记要看。”裴胜男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发网上,有损形象。”周轩指指有些凌乱的头发,还有没有整理的胡须。

    “不发,就是私底下销售,实在不行,就搞一次拍卖,一张一万块钱起!”裴胜男开始做美梦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侵犯肖像权!”周轩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金钱的动力下,完全忍不住,咱俩可是生死之交,你不能拦着。”

    只要大家都好好的活着,其余不触犯原则底线的,周轩并不在乎,回头再细细看这座小屋,却是越发喜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