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75章 偏离航线
    按时间算,确实来得及,但如果风速减慢,帆船速度达不到预期,那么就会增加航行时间。周轩经历过海上风暴,深知其中的利害,此举有点冒险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,但是你们想,目前的风力方向和我们的航程一致,说明什么?”戴维眨动眼睛问道,没人回答,“好吧,说明我们的速度只会因为它的到来增加。而如果这个风团改变了方向,或者在其他地方遭遇阻隔变弱,预期到达时间也会相应增加,还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昆洋首先动心了。

    “科考船那群倒霉家伙还在眼巴巴等着救援呢,早点赶到早点解救他们。”戴维自然是对同胞格外上心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计算,都至少有三个小时的间隔,对于航海安全而言已经足够。如果改道东南岛屿,一来一回便要增加一天的航程。

    好,继续往南。

    周轩终于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嘿嘿,俺只听船长的。”管清笑道。

    不知者无畏,三个航海高手虽胸有成竹,却不敢怠慢,暂时取消轮班制度,三人齐上阵,以确保帆船能尽快到达莫里岛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夜间时分,海上漆黑一片,天与海的区分就是天空更黑,如一只巨大的碗扣住了下方这片沸腾的海域。

    管清一动不动的观看仪表,时刻检测水位线,行驶速度过快,以防突然撞到礁石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“累了吧,来,我替你一会儿。”裴胜男心疼管清眼珠都瞪红了,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俺走开!”管清推了裴胜男一把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真没礼貌!”裴胜男笑着就揪住了管清的耳朵,这下子,管清急了,猛然甩开裴胜男的手,恼道:“你不如俺细心,白天又没睡觉,一个打盹可能就错过了变化的数据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自讨无趣,但却没有发火,管清这么做是对的,谁也不知道海里究竟隐藏着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“呀,水位线不到五百米了,四百五十米!”裴胜男大声喊。

    有点夸张,但非常必要,昆洋立刻调整方向,驶入深水区,不去冒险。

    “行啊,胜男师娘!”管清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别走神!”裴胜男扬手一巴掌打在管清后脑勺上,打得他眼冒金星,“你这是报复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要得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老女人!”

    管清说完,笑嘻嘻跳到一旁,裴胜男还得守着仪表,暂时压下这口气。然而,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那个风团正在扩大,而且风速正在提高,稍作计算,周轩惊出一身冷汗,不好,这样的话,有可能会遭遇前头风。

    就是所谓的擦边,擦一点就是粉身碎骨,昆洋和戴维看到这种情况也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,风速突然增大了?”戴维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遇到了其他小型风团,聚集到一起了!”昆洋分析。

    “不会这么倒霉吧,还是同一方向的风团,这种概率也太低了吧?”戴维直叫苦,又自责道:“都怪我,该改道东南!”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都不要想,掌控好的话,或许可以错开。”周轩面如止水,内心却是惊涛骇浪,他是团队的船长,就算内心再惊恐,也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周轩的淡定让大家的情绪稍微平复些,没别的,只能全速往前开。不能再考虑燃料问题,小帆船在后方滚滚用来的大浪中曲折前行!

    切切实实的飞翔之感,心脏已经不属于自己,一直处于悬空状态,人的身体体能在接受极限挑战。没人觉得这种飞翔很美好,因为一个个浪头就是一堵堵墙,要么砸过来,要么撞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天气骤变,突然间,所有仪表失灵,只能断断续续出现影像,而间隔时间也在增加,已经失去了本身作用,尤其是导航!

    每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无比沉重,昆洋脸色惨白,依旧凭着感觉朝前开。然而等海图偶尔显示时,他们的坐标却一次次在偏离。

    “昆洋,你已经偏离了航线!”戴维着急了,将昆洋挤开,由他来驾驶帆船。

    情况不比昆洋强多少,几个浪头过后,帆船的位置竟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掉头,船上五人无一人察觉!

    天昏海暗,唯有加大的雨势和呼啸阵阵,指南针还有周轩所带的罗盘全部失效,指针一圈圈旋转,每次停止的方向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天爷啊!”昆洋使劲抓自己的头发,带着哭腔道:“周轩,你不是开过起名馆吗,快给我换个名字,是我连累了大家!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慌,管清、你还是关注仪表,一旦有了指示立刻通知。胜男,你准备好救援物品,出现险情后立刻发射求救信号。现在已经不能顾忌方向了,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翻船,只能是,随波逐流!”周轩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瘦小的管清腾空飞起,周轩眼疾手快将他抓住,管清吓得不轻,强挤笑容,“没事儿师父,俺系着安全绳呢!”

    “安全绳、救生衣全都好好检查。从现在起,每个人只关注自身和所负责的工作,不要分心!”

    周轩最后几个字被淹没在震耳的浪涛声中,五人团队都经历过凶涛恶浪,但此时此刻还是感到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失去了方向!

    乌云近在头顶,裴胜男快吓哭了,“这么大的风和雨,烟雾信号发出去也没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是啊,能见度很低,宛如进入了沉沉的黑夜,帆船摇摆幅度很大,一度接近九十度,桅杆发出骇人的咔吧声,似乎随时都能断掉。

    “师父,屏幕又亮了!”管清惊喜呼喊,定睛一看,惊得眼球都快弹出来了,大风将至!而他们的估计是,一小时后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戴维在胸前画十字,嘴里念着祷告词,昆洋喊道:“都这时候了,神神道道的干嘛呢!”

    “要死了,希望上帝能让我和妻子在天堂相遇!”戴维一脸虔诚。

    昆洋飞起一脚,将戴维踹醒,“好好掌舵,其余什么都不要想!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这个粗鲁的家伙!”戴维很不开心,事已至此,唯有等死!

    周轩忧心忡忡,茫然四顾,除了扑打到帆船上的海浪,外面什么都看不见。突然,在他右侧不远处有个红色的影子一晃,等周轩仔细一看,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当周轩以为自己眼花时,那个红色影子又晃了一下,还变小了,似乎在向前移动。